熱心公益照顧家人長期挨餓的貴州女孩吳花燕還是走了,募款破百萬只給她兩萬惹議

2019年10月,辛苦的貴州女大生吳花燕的事情被媒體披露後,引人同情,各界踴躍捐款。

  失去雙親的貴州女大生獨力照顧弟弟,每月300元度日,病倒後善款湧入六七十萬

2020年1月13日消息,吳花燕長期身體虛弱終究不敵病魔,已經去世。

之後媒體爆料,募款單位共募得人民幣一百多萬,但只轉給了吳花燕兩萬,其他的還沒轉。

此事引起網民憤怒和議論。

本文來源:北京青年報

微信id:beijingqingnianbao

記者:張月朦

吳花燕是貴州省銅仁市松桃縣沙壩河鄉人,4歲時,母親就患重病去世。

2014年,吳花燕升入高中時,父親患上了肝硬化,因沒錢醫治,堅持了半年後也撒手人寰。

從此,吳花燕和弟弟只能寄宿在同樣很貧困的大伯家,依靠300元的貧困戶低保維持生計。

為了省錢過日子照顧弟弟,吳花燕可以說節約到了極點。

她從不吃早餐,中午晚上全吃饅頭。

大部分時候,一天只吃2塊錢的米飯。

曾有5年多時間,糟辣椒就是她唯一的下飯菜。

由於長期的營養不良,吳花燕從小就身體不好。

高三時期,她的身體開始出現明顯的病狀,整日掉頭髮、掉眉毛。

在那年,弟弟吳江龍的間歇性精神病又發作了,她為了照顧弟弟,嚴重耽誤了學業,最終只能考入一所當地的職業學院。

上大學期間,吳花燕辦理了助學貸款,又同時找了兩份兼職,每個月能賺600塊錢。

本以為日子逐漸好起來了。沒曾想,病魔開始糾纏上了可憐的吳花燕。

▲吳花燕

2017年底,吳花燕失眠無力,腳腫起瘡。

即便如此,吳花燕依然捨不得去醫院看病。

堅持到2018年,吳花燕的雙腳浮腫已經成為常態。

2019年,她連正常走路都成了問題,僅僅幾十米的距離,都要休息好幾次才能走完。

2019年9月29日,吳花燕的高中同學在看望她的時候,發現了她身體的惡劣情況,隨後堅持將她背到醫院接受檢查。

按照醫生的說法,吳花燕的三個心臟瓣膜都有了嚴重問題。

但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是否能進行手術都是個問題。

此外,手術的費用也高達20多萬。

▲診斷證明

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後,吳花燕並沒有打算通知家人,也不止一次地表示要放棄治療。

為此,弟弟吳江龍時常跑到病房外大哭。

吳花燕的經歷被曝光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巨大反響。

同學、朋友、各路網友紛紛伸出了援助之手,有人甚至直接捐出半個月的工資。

幾天時間,就籌集了47萬元。

為表示感謝,吳花燕花了3天時間寫了一封長長的感謝信。

據吳花燕說,治好病後,她要努力成為一名審計員,靠自己的雙手賺錢養活弟弟。

再也不要經歷因為沒錢看病,只能等待死亡的感覺。

曾熱心公益,為山區孩子支教

吳花燕就讀的貴州盛華職業學院此前回應北青報記者稱,學校已免除吳花燕大學學費,且每年為其發放獎助學金7000元。

2019年10月30日,銅仁市民政局回應稱,松桃縣民政局為吳花燕姐弟長期發放低保金,並兩次發放臨時救助金。

鑒於姐弟生活困難現狀,民政部門緊急啟動急難救助程序,解決2萬元急難救助資金。

獲得各界救助後,吳花燕一直在貴陽治療,但因為體重不到60斤,無法接受手術。

1月13日,吳花燕的弟弟吳江龍告訴北青報記者,吳花燕於13日下午因病搶救無效去世,年僅24歲。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雖然家中貧困身體不好,但吳花燕在大學期間還頻頻參加當地各種公益活動,為山區孩子支教。

2019年8月,吳花燕還成為松桃縣的春暉使者。

她相信知識改變命運,想幫助鄉村的孩子走出去。

▲熱心支教的吳花燕

校方對吳花燕的離世深表痛惜。

據介紹,吳花燕從2017年9月入校到2019年12月,共享受政府助學金20650元、學校助學金23000元、學校愛心教師資助17000元,共計60650元(住院前47500元,住院後13150元)。

校方在文中提到,吳花燕是一個積極、樂觀、懂得感恩的女孩,在得到眾多陌生人的關心與幫助後,她曾經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離世,希望能夠捐贈自己的遺體和器官,目前相關部門也按照花燕同學的意願開展工作。

吳花燕曾寫過一首詩,叫《遠方》。

她在詩裏寫道:

最後,我將回到雲貴高原

在貴州最高的屋脊

種上一片深藍色的海洋

在那裏

會有一艘豐衣足食的小船

帶我駛向遠方

閱讀原文

來源:北京青年報

記者:董振傑

貴州24歲的貧困女大學生吳花燕不幸去世後,有媒體曝出中華兒慈會(全稱為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會)9958平台為吳花燕進行了募捐,在吳花燕不知情的情況下多募集40萬元,總額達到100萬元。

對此,北京青年報記者從9958平台工作人員處獲悉,9958平台確實進行了三次募捐,總額為100萬餘元。

其中在2019年11月14日為患者轉款2萬元,剩餘款項將與家屬溝通後再決定如何處理。

工作人員表示,募捐經過了吳花燕本人的簽字同意。

募捐成功後為吳花燕轉款2萬元

據媒體報導,從2019年10月25日開始,9958平台為吳花燕發起籌款,短短5天時間,便籌得600443元。

但吳花燕本人及家人親友,卻是在該籌款項目發布之後,才知道在該平台上,有這麽個籌款項目。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在這個平台籌款,「9958」還先後在另外一個公益平台發起兩期總計40萬元的愛心籌款。

吳花燕的姐姐吳玉榮告訴封面新聞記者,「這40萬的籌款,吳花燕本人並不知曉」。

對於這一消息,北青報記者也向9958平台進行了求證。

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確實為吳花燕募集了100萬元的捐款,並收取了募捐總額的6%作為成本費用,為患者治療事宜轉出2萬元,轉入了貴陽第二人民醫院。

「至於後續的錢為什麼沒有轉,我們跟家屬還有她本人溝通過,因為前期她的身體情況不適合做手術,她想等到做手術的時候再用這筆錢。」

這名工作人員表示,吳花燕去世之後,目前剩餘的錢款仍在平台賬戶上,9958將派人和吳花燕的家屬對接商議解決此事。

「(對於剩餘善款)目前有其他的捐贈人打來電話,願意將這些錢轉捐給有需要的孩子。」

「我們現在不能做出轉捐,是因為還沒有和吳花燕家屬確定下來。」

對於有媒體爆出的40萬元善款吳花燕本人並不知曉的情況,9958工作人員表示,所有進行的募捐均有吳花燕本人的簽字。

「平台進行募捐都會有合規的流程,首先簽訂申請表,有她同意並簽字,我們的所有手續都是齊全的,她的申請表在我們這裡存檔。」

剩餘善款將轉捐其他患兒

9958平台的「進展報告」表示,2019年10月25日,困境中的吳花燕與家人一起簽署了9958救助申請表資料,正式進入9958救助流程,同時9958開通了水滴公益平台。

由於醫院評估病情嚴重,在術後icu費用和長期康復費用無法估計的情況下,於10月28日為患者開通了微公益平台,兩家公益平台共計籌款1004977.28元。

2019年11月14日為患者轉款2萬元(微公益1萬、水滴公益1萬),但因其鄉政府告知家庭和孩子不需要再籌款,由政府來負責,故此9958在公募平台停止了籌資。

9958的「進展報告」稱,後在轉款過程中因鄉政府和家人提出要求留到手術和後期再使用(也核實病情確實反復,一直未達手術條件),所以善款未能進入醫院,而到2020年1月13日卻等來了家人的噩耗通知。

目前已有愛心捐贈人表示希望剩餘善款用於繼續幫助其他困境患兒,9958也會尊重捐贈人意願,並與患者家屬積極溝通款項轉捐事宜,妥善處理餘款。

剩餘善款的處理結果會及時公示告知,歡迎和感謝愛心人士和社會各界的監督。

吳花燕的家屬還向媒體爆出,另外有人在網絡上發起的「護燕行動」,募集到45萬元善款,在吳花燕並未收取這筆錢的情況下,卻發布視頻稱,「已將愛心親自交至吳花燕手上」。

關於這一事件,有不少網友在該視頻平台下的賬號下留言詢問「募捐」事宜,但截至記者發稿時未見回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