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本文來源:網易上流

微信id:heyupflow

作者:放學堵他

提到台灣,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美食?美景?偶像劇?霸道總裁?

統統答錯!第一反應當然是——抓馬!

先科學解釋一下「抓馬」——英文單詞「drama」的諧音,本意為「戲劇」,但現在多解釋為「有戲劇性的」,也就是通常說的「誒,你戲很多吶!」(突然台灣腔)

一般指人或事很誇張、很情緒化、很吸引注意、很戲精。

想想那些年看過的台灣綜藝,再想想其他新聞政論電視劇……是不是想到了一堆戲精本精?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台灣電視節目,各有各的抓馬

台灣的電視節目到底有多抓馬呢?

從內容上就可見一斑。

最有名的《康熙來了》雖然被稱為下飯綜藝,但里面的重口味可不少。

比如《康熙來了之年終總結大會朋友篇》這一期,嘉賓潘若迪居然在節目里大談屎尿屁,稱沈玉琳在自己的沙發上拉屎。

沈玉琳自然不能承認,趕緊辯解稱自己坐到了咖喱便當上面,所以才會在沙發上留下黃色的印記……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更抓馬的還在後面。

眼見自己解釋不能,沈玉琳竟然開始反擊潘若琳,稱他和65歲的保姆泡澡,還說潘若迪泡澡時唱山歌。

如此胡謅八扯,居然還編得有模有樣,氣得潘若迪差點把他踢飛。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屎尿屁混雜著葷腥無忌,再加上台灣腔和綜藝效果,真是又shock又好笑,像這樣有趣的梗,台灣電視節目隨便翻一翻就是一大把,吼,你說台灣節目怎麼醬抓馬了啦!

先來看看綜藝節目,這里面處處是抓馬名場面。

《康熙來了》《全民大悶鍋》《女人我最大》《國光幫幫忙》《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大學生了沒》……

綜藝風格全都不拘小節,主持人犀利尖銳、口無遮攔,許多參演嘉賓也多是通告藝人,這類藝人以跑通告為主,在各個節目中摸爬滾打,自然鍛煉得伶牙俐齒,渾身是梗。

這類節目通常很有料,因為大家超敢說,什麼女明星超私密八卦情事、政界調侃、靈異鬼話……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台灣節目談不到,總之,百無禁忌。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談話之外,惡搞、整蠱的無厘頭套路也是台灣綜藝一大心頭愛

據媒體統計,素顏卸妝、翻明星包包一度成了台灣綜藝的流行主題,此外,什麼陌生人激吻、吃蟑螂、舔腳、比腳臭……各種抓馬情節紛紛上場。

甚至為了上通告,《黑澀會美眉》里十幾歲的美眉都要去學各種抓馬才藝。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那些年最愛的卸妝環節

在另外一檔電視節目《綜藝大熱門》里,為了向觀眾展示女藝人剛起床素顏的樣子,MC居然拿著穿了好幾天沒洗的襪子臭醒女嘉賓。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這誰頂得住啊

而在《娛樂百分百》中,還留下了小S在節目里舔Makiyo腳的抓馬內容。

綜藝節目如此抓馬也就算了,台灣還盛產抓馬電視劇

那些年一起看過的台灣偶像劇,抓馬情節歷歷在目。

365款霸總鼻祖、365種耍酷炫富的方式……想想小時候爛熟於心的偶像劇台詞,是不是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比如2004年的《紫禁之巔》,因為一句「不要再打了」,在表情包界硬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八點檔鄉土劇也沒能逃脫抓馬魔咒。

動輒幾百集一播好幾年,更要命的是極其複雜纏繞的劇情和剪不斷理還亂的人物關係。

要是說綜藝和影視劇都是娛樂產品,抓馬還能理解。可是台灣的新聞節目為何也如此抓馬呢?

你以為播新聞的都是這樣——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那你可是天真了,其實台灣的新聞節目可能表面看起來也如此嚴肅,但一開口,就讓你滿是疑惑——「這樣軟萌的台灣腔,怎麼都不覺得是在播正經新聞!

而且即使是在嚴肅政論節目中,也是動輒就會吵起來。

先不說茶葉蛋和榨菜,比如已經停播的政論類節目《正晶限時批》,某期節目里,主持人大呼「全世界的水果屬台灣的最好吃」,結果農業學家迅速補刀,稱「那並不是事實」。

主持人也是,都不和專家對台本的嗎?

別急,還有後續,在農業專家打臉之後,還有一位嘉賓當場暴走,表示「你居然說台灣的水果不如大陸好吃,我實在聽不下去了!」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嘉賓當場嗆聲,就是這麼抓馬

這位嘉賓,就憑您這銷魂的表情,真的不考慮出演影視劇麼?

抓馬是台灣電視節目的精髓

縱觀台灣節目,我們不難發現它們的節目效果只有兩個字,那就是「誇張」

甭管什麼節目都如同打了雞血的電視購物一樣,主持人和嘉賓都有可能隨時化身咆哮教主馬景濤,似乎他們的台本里就不曾有過逗號、句號、省略號,恐怕都是清一水兒的感嘆號!!!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這一特點在台灣的政論類節目里表現尤為突出。

遮去標題單看節目,總給人一種嘉賓馬上就要喊出「只要998,一個電話帶回家」的感覺。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台灣綜藝教父王偉忠曾經製作了一個系列節目《中國電視史》。

其中講述了台灣電視節目或廣告的一些過程,同時也解釋了台灣節目歷來的抓馬套路。

比如在台灣,不管什麼電視節目都深諳《雷雨》之道,總是喜歡在出現衝突或反轉之時加入打雷、閃電等特效,再不濟就是配上「哇」「啊」這樣的背景音,搞得所有節目都跟情景喜劇似的。

而節目中特有的台灣腔加重了這種抓馬感——台灣腔特別的拖字、咬重音、「啦、吼、誒、吧、呢」一連串語氣詞等特點,魔性洗腦效果奇佳,以至於衍生的表情包都自帶音效。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花里胡哨的「花字文化」是另一個抓馬利器,小s系列表情包的出圈也得益於這些「用力過猛」的花字。

其實,花字的「始祖」是日本上世紀末的節目,而最初的台灣綜藝受到很多日本文化的影響,因此也很早開始使用花字,並且在花字的抓馬力度上加入了獨特的台灣特徵。

此外,抓馬這一特點在節目標題上更是體現得淋漓盡致

比起港媒,台灣節目標題的抓馬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像一檔調解欄目《分手擂台》,期期標題都很吸睛。

什麼《19歲富二代與相差12歲老師不倫師生》《我想要變性,請給我自由》《姊妹陰謀奪取幸福家庭》……感覺和《知音》和《故事會》一脈相承啊!

▲來源:知名博主@蘿貝貝吐槽台灣新聞標題

為什麼台灣的電視節目這麼抓馬?

其實台灣節目的抓馬也有部分無奈之舉。

比起來大規模的燒錢綜藝,台灣節目以抓馬風格獨樹一幟,一方面可以保障收視率,另一方面又可以省錢,何樂而不為。

據媒體統計,2010年前後,台灣同時開播的談話類節目超過40檔。

除了主持人,每期節目的嘉賓在5-10人之間,對藝人的需求量非常大。

為了在省錢的基礎上出收視率,不得不在內容和效果上愈發抓馬。

而日韓綜藝風格的傳入,台灣綜藝開始廣泛吸收「整人」套路,結果效果奇佳。

但其實在台灣電視節目越來越抓馬的背後,卻是相關工作人員的辛酸。

或許他們也並不想誇張,並不想套路,但是抵不住台灣媒體業的衰落。

早期的台灣媒體業是相當繁榮的,1962年台視的成立,成為了台灣電視的開始,之後的1969年和1971年,中視與華視相繼開播。

此後的30年里,三台鼎足而立,平分秋色,產業一片榮景。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當時的三台人才濟濟,經營者善於運營,專業者時有佳作,為後來的諸多節目提供了優秀的模板。

這是台灣電視節目的輝煌,卻也為後面的套路化留下了隱患。

1993年,「有限廣播及衛星廣播電視法」的通過,結束了三台寡占市場的時代,台灣市場進入了百家爭鳴的局面。

可惜台灣的市場規模狹小,最終還是形成了過度競爭,經營者無利可圖,只能削減人力成本和製作費用,最終導致台灣人才外流。

並且為了競爭收視率,電視內容還是向嘩眾取寵的內容傾斜。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國外及內陸綜藝節目的強勢崛起,給台灣的電視節目造成了最後一擊。

在某檔台灣節目里專家給出了確切的數字,台灣最好的電視節目最多只能賣到5億人民幣,但是大陸的綜藝卻能賣到20幾億人民幣,二者早已不是一個量級。

臺灣電視節目,戲真的超多耶

市場狹小,人才外流,資金缺乏……有著這樣的因素,台灣的電視節目真的想不抓馬都難了。

但式微之下,我們也難免會懷念起看著台灣節目下飯的日子,畢竟正是這些抓馬的節目,曾經陪伴我們度過一個個開心與不開心的瞬間。

參考文獻:

[1]賀琬婷.台灣綜藝電視節目衰退原因探析——以《康熙來了》為例[J].戲劇之家,2019(11):83-84.

[2]陳桂清.大陸電視節目在台傳播狀況與影響評估[J].現代台灣研究,2018(05):53-61.

[3]賀琬婷.台灣綜藝電視節目衰退原因探析——以《康熙來了》為例[J].戲劇之家,2019(11):83-84.

[4]陳一鑫. 電視節目主持人「明星化」現象分析[D].河南大學,2016.

[5]王立新,徐文松.當代台灣電視批評方法的多元與嬗變[J].中國廣播電視學刊,2016(02):52-55.

[6]王立新.台灣電視批評發展總體研究[J].台灣研究,2009(05):42-46.

[7]夏倩芳.台灣電視:從壟斷走向競爭[J].新聞與傳播研究,1995(03):62-69.

[8]果紀.台灣電視業的變化[J].當代電視,1988(04):27.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