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刷屏的紫禁城美照,很多都是他拍的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2020年故宮雪景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本文來源:人民日報

微信id:rmrbwx

作者:謝玉潔

2020年1月6日,又是一個被故宮雪景刷屏的周一。

這個冬天,北京的雪比往年來得多,但時間總是不巧。

2019年12月16日的那場大雪,和這次的雪,都下在周日晚上或周一,而周一故宮閉館。

不能親眼看到故宮雪景,大家難免遺憾。

但幸好有「故宮攝影師」,通過鏡頭帶我們共賞雪中的紫禁城。

張林,就是「故宮攝影師」之一,故宮官微發佈的美照,很多都出自他手。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拍攝中的張林 攝影/盛馨藝

我在故宮拍照片

每一次知道北京將要下雪,張林的心情都有些複雜。

一方面是躍躍欲試的激動,期待著自己能留下故宮更美的倩影;另一方面也有點隱隱的擔憂,同樣的景色拍了這麼多次,這次怎樣才能拍出新意?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2019年故宮雪景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為了盡快進入狀態,張林一大早就來到了宮里。

7點半,張林拿著相機來到太和門廣場,太和門依然緊閉。

很多人以為,周一閉館,故宮的工作人員便可以獨享故宮美景。

而實際上,閉館時太和門內的中軸線區域全部關閉,除非特別申請,工作人員也不能進入。

而宮門重重,每一道門的鑰匙都需要單獨申請。

為了拍照,張林提前向開放處提交了申請。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2020年故宮雪景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8點半,張林和另外幾位攝影師跟著開放處同事來到太和門前。

鑰匙入鎖孔,太和門被緩緩推開。

雪中空無一人的太和殿廣場一點點展現在張林眼前,「感覺腦子都放空了」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2019年故宮雪景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張林2014年「入宮」,可看到雪中閉館的故宮,這也才第三次。

巧的是,這個冬天就有兩次。

不管是第幾次,雪中靜穆的紫禁城總有一種魔力,既讓張林深感震撼,又令他的內心無比沉靜。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2020年故宮雪景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有重要任務在身,張林沒有時間去慢慢欣賞。

他總想拍盡可能多的地點,又想每一個地點都拍盡可能多的角度,但時間有限。

如果是正常開館的日子,為了不讓路面的積雪影響遊客安全遊覽,工作人員一大早就會來清掃。

哪怕是閉館的周一,工作人員依然勤勞。

張林必須爭分奪秒。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拍攝中的張林 攝影/李睦麟 來源/@故宮博物院

為了讓大家能更快地看到故宮雪景,張林還特意找了一名同事做「攝影助理」,拍到一半時,就讓同事把其中一張相機儲存卡跑步送回辦公室。

一名「少年」在雪中的故宮奮力奔跑,手中緊握的,不是十萬火急的密旨,而是儲存卡。

這場景,有種穿越時空的浪漫。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2020年故宮雪景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拍攝時,張林還經常會遇到一些「老朋友」,比如有一次就遇到了曾經「駐紮」在自己部門院里的宮貓「三十兒」。

「三十兒」長大後,和另一個部門的「虎子」為愛走天涯。

多年以後重逢,「三十兒」依然冷峻,身邊依然是「虎子」。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三十兒(左)與虎子(右)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在故宮上班是種什麼體驗?

很多人肯定都幻想過,晚上的故宮什麼樣?故宮未開放區什麼樣?在故宮上班是什麼感受?這些問題,張林都可以「揭秘」。

有一年元宵節,張林申請晚上進宮拍滿月。

皓月當空,宮殿清晰可見。

那一瞬間,他仿佛置身於數百年前歷史語境中的紫禁城。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元宵節的故宮 攝影/張林 來源/@故宮博物院

還有一次,他幫故宮出版社拍攝一組故宮里太湖石的照片。

工作人員帶著他七拐八拐來到一處未開放的宮殿,門一推開,院內荒草叢生,「落葉滿階紅不掃」。

他沒有注意宮殿的名稱,直到現在,仍不知道那次自己去的到底是哪里。

不說這些特別的經歷,單單每日日常,已足夠令人羨慕。

張林所在部門的辦公室位於「十八槐」旁的一個四合院。

院內松樹蒼翠,幾只宮貓在打盹,餓了就到辦公室里蹭點吃的。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張林辦公的小院 攝影/莊穎

吃過午飯,隨意走進一個展廳,看看書畫、陶瓷、雕塑;或者依循花期,到不同的宮殿,賞賞桃李、海棠、紫藤、丁香……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攝影/張林 來源/微故宮

「原來文物可以拍得這麼美!

張林為故宮拍攝了很多驚艷的照片,但攝影並非他的所學專業。

不過,他之所以在攝影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也離不開他的專業。

本科時,張林被調劑到了博物館學專業。

看到這個專業名稱,他就懵了,但是他還是漸漸喜歡上了這個專業,「也許是因為我比較內向,喜歡和物打交道。」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張林拍攝的文物照片 來源/@柳葉氘

因為專業,張林開始常常去博物館。

拍攝文物照片作為資料,也是學習的一部分。

正面隨便一拍,一張中規中矩的文物「證件照」便有了。

直到有一次,在首都博物館,當他蹲下身來,看到浸泡在蒸餾水里的織物,造型呈現出動人的幾何美感時,一個迷人的世界向他打開了大門,「原來文物可以拍得這麼美!」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張林拍攝的文物照片 來源/@柳葉氘

從此,張林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為文物拍攝「藝術照」,著迷於尋找最恰當的角度、光影、氣氛,這個愛好一直持續到現在。

他走過國內外許多個博物館,拍下不計其數的照片。

因為這些照片,他在文博圈里小有名氣,微博帳號「柳葉氘」有40多萬粉絲。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張林拍攝的文物照片 來源/@柳葉氘

讀研後,張林進入北京大學考古學及博物館學夏商周考古方向學習,參與過不少考古實踐。

畢業時能進入極其難進的故宮,他頗有些謙虛地表示,是靠了點「小聰明」。

當時,他認為自己的專業知識並不突出,便揚長避短,報了攝影崗位,結果「一舉中第」。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張林拍攝的文物照片 來源/@柳葉氘

我在故宮,不只拍照片

雖然張林進入故宮時報的是攝影崗,平時也拍攝了這麼多故宮美照,但在他看來,自己的身份卻並不是網友所說的「故宮攝影師」,攝影僅僅占他工作的十分之一。

準確地說,張林是故宮博物院資料信息部數字傳媒組的一員。

「資料信息部」?聽上去有些複雜。

張林的解釋言簡意賅,負責「數字資源的采集、加工、利用、展示、研究」。

而數字傳媒組的主要工作內容,屬於「展示」這一環。

從網站到微博、微信公眾號,再到App、小程序,數字傳媒組通過各種方式,讓更多人了解故宮和故宮的文物藏品。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張林介紹「數字故宮」產品 攝影/吳雯欣

張林的主要工作,既包括運營官方微博、微信公眾號,也包括參與線上新媒體產品的策劃、跟進。

「我們組就是故宮里的互聯網公司。」張林這麼說。

運營社交媒體,張林和同事們的要求是每一條都必須是精品,準確和專業是最基本的要求。

每條微博、每篇微信都要經過非常嚴格的「三審制度」。

遇到專業性強的內容,還要把稿子拿給院里的專家審核把關。

在準確的基礎上,從選題到文字、從配圖到排版,他們都願意花時間去細細打磨。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在活動間隙,張林抓緊時間改稿。 攝影/朱楷

2020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一系列活動即將展開。

張林的工作多了起來,忙著和不同的合作方溝通對接,加班算是家常便飯。

但他和同事們都願意付出時間,去嘗試更多新鮮有趣的合作方式,期待碰撞出新的火花,把故宮文化傳遞給更多人。

畢業後就來到故宮,故宮的建築、歷史、文物,以及可愛的同事們,讓張林迅速愛上了這里。

文博行業的待遇普遍不高,故宮也一樣。

「生活得下去」,張林帶著玩笑的語氣說。

離開故宮?他沒考慮過。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張林拍攝的同事 來源/@柳葉氘

當記者問到「什麼時候覺得這份工作特別值得」,張林不假思索就給出了答案。

2019年2月,故宮官方微信公眾號「微故宮」發佈了自己當天拍攝的一組故宮雪景照片。

這篇名為《故宮下雪了!收圖!》的微信文章在朋友圈迅速刷屏,閱讀量超過500萬。

而且在發佈之前,故宮官方微博和微信就收到了無數評論和私信,催攝影師快去拍雪景。

「當時覺得,故宮雪景真的是全國人民的雪景,大家都在期待。

那些刷屏的故宮美照,原來是他拍的

△2019年故宮雪景 攝影/張林 來源/微故宮

是的,在張林看來,這份工作最讓他欣喜的時刻,不是在月色下漫步故宮,不是獨自欣賞雪中無人的故宮,不是涉足罕有人至的宮苑……

而是,他通過自己的工作,讓更多人欣賞到了故宮的美。

博物館學出身的張林,還在繼續努力。

故宮博物院,既是宮殿,也是博物館。

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工作,讓更多人在被故宮的「風花雪月」吸引之後,能進一步關注到故宮作為「博物館」的一面,感受故宮的文物藏品之美、歷史文化之美。

感謝張林和他的同事們

為我們帶來

故宮的瑰麗雪景

閱讀原文

魔都上海新增多個新地標,上海最美歌劇院、天文館、藝術中心……

xxx

圖集 / 我在十字路口抓拍快遞員,你差不多是第3000個了

xxx

圖集 / 《八佰》好男兒以熱血洗山河:當年報章雜誌裡的「八百壯士」

xxx

美國有很多中國春節活動,這是美國旅遊局整理的總覽。

xxx

北京不只是一個「大城市」,它還有許多「鎮」

xxx

俄羅斯攝影師鏡頭下的中國,驚艷了全世界!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