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本文來源:挖數

微信id:washu66

在廣州這麼多年,經常在街上、地鐵上看見黑人,除了皮膚黑,他們通常身材高大、牙齒雪白,只要是他們走過的地方,空氣中都會漂浮著一股香水味。

我對他們一無所知,只是曾經從摩的師傅口中聽說他們打的經常不給錢,或者說好給10塊,下車丟了5塊就走,不知真假。

中山大學城市規劃專業的教授李志剛曾給出數據,他估計廣州有15-20萬非洲人。

這個數量占了廣州人口的1.5%左右,他們通常拿著一個月的駐留簽證,在這里購買便宜的消費品,然後回家鄉倒買倒賣。

為了加強中非友好交流,也為了滿足好奇心,我決定肉身前往廣州的非洲人聚集地-三元里和小北,一探究竟。

走出小北地鐵站,迎面是一個麥當勞,在裡邊就餐的有一半是非洲人,麥當勞隔壁是一個幾十層高的商貿城。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在商貿城徘徊的非洲人非常多,他們貌似對這里的一切都充滿好奇。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一樓的第一間店鋪是賣青藏高原特產的,小哥們對奇形怪狀的蟲草和藥材興趣濃厚,一個勁地用不知是英語還是家鄉話的語言跟店員說話。

而店員不知是冷漠還是聽不懂,絲毫不理睬,直到小哥說了一句 how much,店員才開始啪啪啪開口說。

這家店是整棟樓唯一賣特產的,其他店賣的都是電子產品,幾家賣手機的店面非常受歡迎,聚集了不少非洲小哥。

我瞄了一下手機品牌,都是一些打擦邊球的山寨機,比如sansung和aiphone。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電梯口一間叫BLACK BABY的店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細看是賣假髮的,這棟樓有2、3間賣假髮的店。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拐角處一間店鋪,我看見非洲小哥把他們國家的貨幣放進了店主的驗鈔機,原來這里可以用本國貨幣買東西。

一樓有幾家貨運代理公司,主要負責商品從中國到非洲的清關、運輸等服務,里邊擠滿了非洲小哥,我看到坐在老板位置的也都是非洲人。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除了貨代公司,其他店面的老板都是中國人,我看到很多4、5歲的黑人小孩把這當家,吃百家飯一樣地到處串門,而店老板都像慈父慈母一樣用中文對他們說教。

店老板跟我說很多黑人小孩從小在這附近長大,言行舉止都跟中國人一樣了。

乘著電梯上二樓,這里還是手機店為主,正當我準備好好逛逛時,突然停電了,伸手不見五指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深深的不安全感向我襲來,趕緊開溜,之前就聽說非洲由於供電不足經常停電,莫非只要非洲小哥聚集的地方都會供電不足?!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離開商貿城,我穿過隧道,來到一條叫寶漢直街的街道,據說這里是非洲人最密集的地方。

街道入口有幾家服裝店,里邊賣的都是非洲人訂做的衣服。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老板告訴我,非洲當地競選總統時,很多選民會穿上印有他們心儀候選人頭像的衣服,因此很多非洲人跑來這里下訂單,讓製作各種印有總統候選人頭像的衣服、徽章等,然後運回非洲賣給當地的選民。

服裝店隔壁是一個廣場,廣場上坐著很多非洲小哥,廣場旁邊餐廳上面印著的AFRICAN FOOD(非洲食品)非常顯眼。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走進餐廳,濃濃的咖喱味襲來,我跟服務員說來一份非洲小哥必點套餐。

服務員給我上了一份薄餅和雞肉達勒加那,雞肉達勒加那就是咖喱煮雞肉和鷹嘴豆。

服務員告訴我吃法是將薄餅卷成盆狀,將雞肉、咖喱和豆子倒進里邊,然後整塊塞到嘴里,滿滿的咖喱香。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這頓飯花了我65,細看菜單這里的東西都很貴,一碗白米飯居然要10元,難怪我看隔壁的小哥臉都黑了,憤憤不平的樣子。

走進街道,這時是中午12點左右,街上行人不多,跟路旁的老板打聽了一下,老板說晚上非洲人才多,讓我晚上過來,於是我決定轉戰三元里。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三元里和小北一樣,都屬於廣州火車站外貿商圈,不同的是三元里以衣服鞋包為主,小北則以電子產品為主。

小北過去三元里僅2個地鐵站,出了地鐵一個非洲人都沒有,問了城管才知道他們在附近一個叫瑤台的地方,旁邊一個小哥補充了一句,這里的黑人沒以前多了,我記住了這句話。

到了瑤台,這里有個外貿城,附近的人告訴我很多非洲人會來這里採購鞋包。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走進外貿城,跟想像中人頭湧動的景象相反,這里一片凋零,每層樓大概只有2、3個非洲小哥在走動。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這邊的非洲小哥比較乾脆,廢話沒那麼多,進店開口都是how much、how much直奔重點。

我詢問了一個店老板,回答說這里的非洲人遠遠沒有以前多,原因主要是服裝價格上去了,很多黑人不接受,於是跑其他國家採購了,而服裝價格高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高了。

轉了一圈,這邊的服裝都是為非洲人量身訂造的,大多是40塊左右一件的價格,這個價格大多數人會覺得便宜,但對於非洲人來說卻高了。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離開外貿城路上,我看到一個黑人小孩拉著一個中國男人的手一直哭喊爸爸,男人無奈又憐愛地撫摸對方的頭。

很多非洲男人為了中國簽證,都很願意娶一個中國老婆,我猜反過來應該也成立。

第二天晚上6點,我特意踩著點來到小北,打算了解一下這里的晚市是什麼樣子的。

走出地鐵站,站口的麥當勞一群小哥在排隊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走進寶漢直街,果然如昨天店鋪老板說的,小哥們都拖家帶口出來逛街了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飯店里人頭湧動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菜市場很多非洲大媽用流利的中文跟老板砍價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超市很多小哥在買日用品,一個小哥想買暖風機,結果老板價格報錯了,108報成168,小哥很耐心地跟老板說你看錯了,這是0不是6,我看了一下現在的溫度,才22度。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很多小哥在酒店門口登記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我走過去找一個小哥攀談,他不會中文,我們用蹩腳的英文加手勢交談。

他說這是他第一次來中國,打算在這待3個星期,他說中國好大,還拿起我的腎6前後撫摸了一下,問了我一句 real ? 我說 yes real !

他露出一種看待土豪的神情,我驕傲感油然而生,後面我們互換了手機號碼,不知以後有沒機會聯繫。

酒店再往下走,經過一個廣場,再走進去是一個城中村,我嚇了一跳,這里非洲人真TM多。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她們與店老板用中文談笑風生,好像已經在這里生活多年。

角落里一個縫衣服的大嬸在跟一個小哥理論,小哥傲嬌地說了一句:拿來,你縫的真TM難看,我自己縫(大概意思),大嬸說你這個衣服就要這樣縫。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到處都是租房廣告,價格很便宜,單房一個月才300。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我問老板說是不是很多非洲人在這里租房,老板信誓旦旦說他們都是路過的,讓我放心,我當然不放心。

小哥們熟練地進出蘭州拉面和其他各種小吃店,跟老板像家人一樣攀談起來。

探訪廣州黑人村,我好像來到非洲

在這里行走,我有種我才是外國人的感覺。

我跟路邊一個老板搭訕,老板告訴我這邊的非洲人分兩撥,一撥是短期過來中國採購商品帶回去非洲賣的,這些人一般住在周圍的酒店,在飯店就餐,消費能力較強,不會說中文。

一撥是在城中村里住了很久的,甚至小孩都是在這邊出生,中文流利,他們是這邊的地頭蛇,會向過來採購商品的同胞提供信息,可能也會從中抽一些成。

路上遇到的非洲人個子都非常高,見到幾個差不多2米高的,我感覺男的平均身高可能有1.75米以上。

離開城中村,我總結了一下自己觀察到的現象和產生的原因。

首先是服裝貿易城黑人的減少,我猜這確實跟店鋪老板說的人力成本上升有關係。

近年部分服裝企業把製造遷移到了東南亞,比如耐克早在2009年就關閉了最後一間中國工廠,現在市面上的耐克和阿迪標籤上都寫著越南或者柬埔寨製造。

第二,小北附近的電子商貿城之所以還人頭湧動,源於現在電子行業的全球製造中心還是中國,電子業的供應鏈遠比紡織業複雜,不是說搬就能搬的。

工廠在的地方就有廉價產品,因此還能吸引非洲小哥遠道而來採購。

但未來呢?

三星在2019年10月關閉了中國的最後一間工廠,小米在印度已經建成了第7座工廠,當另一個國家的電子產品比中國便宜時,這些在城中村定居的非洲小哥們是不是又要搬家了。

而那些中國出生,從小接受中國的生活習慣,說著流利中文的黑人小孩會不會非常迷茫?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