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年輕人聖地】感謝B站,我們這代人終於有了場屬於自己的跨年晚會

本文來源:品玩(中國知名科技媒體)

微信id:wepingwest

作者:巫冬

在2019年的最後一個夜晚,我們這代人,終於在這場晚會上見到了自己真正熱愛的事物,被重視被尊重的樣子。

你見過哪家正兒八經的跨年晚會,開場表演就是一段《魔獸世界》舞蹈秀?

嗶哩嗶哩(B站)舉辦的「2019最美的夜」新年晚會是這樣。

當然,可能也只有B站的晚會這樣了。

跨年和春節晚會,一直以來都是各大衛視每年底的重頭戲。

這些財力和藝人資源雄厚的衛視,通常會請來眾多流量影響力較高的明星,群星雲集齊聚一堂,表演形式不外乎唱歌或跳舞。

而B站是第一家主動籌辦新年晚會的的視頻網站,這場晚會跟我們以往看到的大多數晚會不太一樣,但也並不像「原教旨用戶」想象的那樣充滿二次元氣息。

除了UP主和虛擬偶像,B站同樣邀請了流量明星和歌手;除了舞蹈秀和唱歌,還有樂器表演和軍樂合唱團。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B站晚會的特別之處在於,幾乎所有的表演節目內容,都與B站、國創動漫、影視IP,或者我們這一代人的青春童年記憶有極大聯繫。

開場的舞蹈秀《歡迎回到艾澤拉斯》,每位魔獸老玩家都能在上面看到自己曾經為之爆肝的角色。

看似與年輕人距離甚遠的老演員張光北,在亮相時卻迎來了用戶狂熱的彈幕。

因為他曾扮演《亮劍》中的楚雲飛,而這部劇和《三國演義》都是B站混剪和鬼畜視頻的主要素材來源。

吳亦凡的《大碗寬麵》,創作起因正是源於B站用戶對他綜藝片段的惡搞剪輯。

在90後青春記憶中占了不小地位的五月天,一口氣唱了四首歌,而最後一首《乾杯》,之前就因與B站網頁標題「嗶哩嗶哩(゜-゜)つロ乾杯」被用戶強行認作站歌,今年更是成了B站十周年紀念影片的官方主題曲。

還有周深演唱《千與千尋》主題曲、GAI演唱《哪吒》、胡彥斌演唱《我為歌狂》主題曲、周筆暢演唱《流浪地球》推廣曲《去流浪》……

只看歌手名字,似乎是與其他衛視一樣邀請藝人,但其實他們所演奏的曲目都與影視IP掛鉤,能第一時間帶動粉絲回到作品留下的記憶和情緒之中。

在B站的晚會上,你甚至能看到馮提莫、洛天依,和鋼琴小王子理察·克萊德曼,這三個看起來完全不是一個次元的人物出現在同一個舞台上。

還有在鬼畜區走紅的央視名嘴朱廣權,在這樣一場充滿娛樂性的晚會上擔任主持人,也毫無違和感。

▲圖自:青紅造了個白

這場晚會很B站,也很符合B站用戶的興趣分布:開放,包容,多元,視界拓寬至美劇、英劇、日漫等優質內容,同時也懂得支持國創作品。

在大部分衛視都在請明星演唱流行單曲,假裝自己成功取悅年輕人時,只有B站用「花小錢辦大事」的方式,通過對節目內容的走心策劃,切中了粉絲們記憶深處最細膩的情緒點和真實的興趣點。

即使是吳亦凡這樣的流量明星,所選唱的《大碗寬麵》也與B站用戶息息相關——UP主們個人的二次創作,反向推動了明星寫新歌,這本身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極大肯定。

對B站的主流用戶來說,2020年確實是一個很特別的年份。

80後成家立業,已成為社會中流砥柱;

90後集體進入職場,品嘗到成年人的焦慮和壓力,第一批90後奔三;

00後在更為優渥和開放的環境下成長,即使還在讀書,也已在許多領域展現出了先進的價值觀和思考。

在2019年的最後一個夜晚,我們這代人,終於在這場晚會上見到了自己真正熱愛的事物,被重視被尊重的樣子。

這件事,由屬於年輕人的B站來做,再合適不過。

以下是B站跨年晚會演出陣容:

閱讀原文

大陸媒體的集體「造謠」是這麼回事,其實台灣也差不多..

xxx

中國互聯網人職業發展:三年升高工,七年做架構,十年送外賣

xxx

2019年中國互聯網預判:存量泥濘齷齪來臨

xxx

中國的互聯網公司都怎麼起名的?

xxxx

大潤發文宣翻車,某分店將大尺碼女裝以「爛」分等級。盤點各大企業歧視女性的廣告

xxx

2016 年中國最大的遊戲展會上,遊戲已經不是主流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