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是中國乃至全球互聯網讓人失望的一年

「2019年可能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這是美團創始人王興的名言。

他發表在社交媒體上,當時是2018年12月。

2018年普遍被視為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不過王興說這句話的時候,說是引用段子。

只是這個段子似乎只有他看過,所以大家都當作是他講的。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本文來源:衛夕指

微信id:weixizhibei

作者:衛夕

2019年過去了。

許多年後,當我們回顧中國互聯網的2019,毫無疑問會發現它是互聯網商業史上極其讓人失望的一年。

去年我們在熱議「騰訊沒有夢想」,今年我們發現似乎整個中國互聯網都失去了夢想。

這個行業似乎沒有了澎湃的激情,大家不再仰望星空,有張力的故事消失了,有的只是妥協、平庸、失望、茍且以及狗血…….

王興在2018年結束的時候說「2019年或許是過去十年中最壞的一年,但可能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如今看至少前半句無疑已經確認,如果你不同意,請不要急於反駁衛夕,請接著往下看——

一、2019年是增長成為瓶頸的一年

當增長成為一個行業的熱門詞匯的時候,從某種意義上代表著這個行業的增長變得困難。

2019年就是互聯網增長觸及天花板的一年,也是行業遭遇瓶頸的一年。

而這背後我們可以從三個數據中一窺究竟——

根據Quest mobile《2019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中國移動互聯網月活躍用戶規模9月已達到11.33億,截止到9月全年只增長了238萬,增長率只有可憐的1.3%。

而去年這個數字是4607萬,2019是人口紅利真正走到盡頭的一年;

除了用戶數,增速停滯的還有用戶時長。

中國移動互聯網月人均單日使用時長的增速從2018年12月的22.6%,下降到了2019年9月的7.3%。

國民總時間高速增長的時代結束了,競爭變成存量博弈。

不再增長的除了總用戶及用戶時長,還有手機出貨量。

根據中國信息通訊研究院數據,2019年1月~11月,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3.58億部,同比下降5.4%,這意味著支撐移動互聯網的發動機正在失速。

互聯網巨頭中,百度是最先感受到寒意的,開年Q1就報了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的財報,而這背後是網絡廣告業務僅3%的增長和春晚巨額的支出…..

BAT的中的「B」逐漸被字節跳動的Bytedance所替代;

騰訊的增速也在放緩,這家創造了自從上市以來平均每個季度幾乎以50%速度增長奇跡的公司,今年前三個季度的營收增速下降到了20%以下;

微博依然熱鬧非凡、熱搜不斷,但掩蓋不住股價的下跌的事實,而這背後是2019年Q3微博的收入同比增長僅僅為1.65%,為上市以來歷年最低;

滴滴今年的日子也不好過,順風車業務沉寂500多天後只能低調悄然試運行,而上市似乎依然離這家公司比較遙遠;

只有阿里、美團、字節跳動和拼多多還維持著較高速度的增長。

但當整個行業進入存量博弈的時候,一家的增長就意味擠壓其他玩家的空間——用戶在一個App的時間和支出多了,投入到其他App的時間和支出就會減少,中國互聯網的競爭與廝殺從未如此激烈;

和行業艱難前行的還有疲憊的互聯網人,「996ICU」運動就是這種情緒的集中爆發。

全民大討論讓心力交瘁的互聯網人,開始反思以健康和青春為代價的付出是否值得。

但很顯然,討論歸討論,各大國內瀏覽器不約而同地直接屏蔽了996ICU的訪問,加班依然是2019眾多互聯網人的宿命……

畢竟,在這動蕩的一年中,沒有被裁掉已經是某種意義上的幸運了。

二、2019是沒有互聯網新產品的一年

如果你動手列一份清單,列出最近一個月內打開使用過的App,其中有多少是2019年新鮮出爐的?

相信很多人的答案只有一個——和平精英。

的確,2019年的互聯網新產品市場貧乏的讓人失望;

其實,互聯網巨頭們在這一年中上新的App並不比往年少,據不完全統計,快手在今年一年生產出了7款App,如:快看點,快手青春記等;

往年的App工廠「字節跳動」今年相對克制,推出了但也推出超過11款App,如:飛聊等;

而騰訊排除了遊戲產品和部分工具產品,就推出了15款產品,如:輕聊,燈遇交友等,然而這些新產品目前看幾乎都沒有受到市場的廣泛認可;

8月底在朋友圈刷屏的換臉App——ZAO被很快證明可能存在信息安全的風險,而主打一張照片視頻換臉除了在開始引發嘗試的新奇之外,並非一個普通網民高頻的痛點,炫酷並不代表真實需求,於是很快就歸於沉寂;

8月27日,快播創始人王欣推出的主打零工經濟的「靈鴿AI」測試版曾上線一天。

據王欣稱,當天有近100萬人註冊,但由於產品穩定性、法律問題等尚未解決,之後便迅速下架。

今天,在App Store里搜索「靈鴿」時,會有一個山寨的也叫作「靈鴿AI」的App,但其並非王欣團隊出品,靈鴿並不「靈驗」;

9月2日,在小紅書被下架之後的第36天,微博孵化的主打「清爽社交圈」的新產品「綠洲」開始公測。

一時間邀請碼刷屏,迅速登頂App Store免費榜榜首。

然而兩天之後就因Logo抄襲風波下架。

盡管微博動員了眾多明星在奮力推廣,但據七麥數據,綠洲在12月份大部分時間在App Store免費榜都位列100名開外,微博想依靠綠洲迅速打開局面的想法,目前看在短期內難以實現。

2019年入選App Store年度趨勢應用的作品有:《VUE》《WIDE 短視頻》《快手》《Spark Camera》《潑辣 24》《FlipaClip:卡通動畫工作室》《Tayasui Sketches》《Unfold》。

這些主打自我表達的App,沒有一款誕生在2019年。

2019年互聯網產品表現貧乏的原因,主要是在4G移動互聯網這個產業周期內,大部分人的大眾需求經歷過接近十年的競爭,已經被已有產品較為充分地滿足。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巨頭還是新晉創業者往往都將新產品鎖定在垂直領域,因此迅速在大眾領域曝紅的可能性本身就會降低。

而有些在細分領域表現突出的應用,由於人群的效應也很難出圈(如主打視頻相親的「伊對」),因此在2019,我們就看到了一個貧瘠的新產品市場。

或許,下一個全民火熱的新產品需要等到下一個產業周期。

三、2019年是新技術依然屬於鏡花水月的一年

科技行業發展的前提是底層技術的發展和進步。

比如Windows開啟的個人電腦圖形界面,網景開啟的瀏覽器時代、谷歌開啟的信息搜索時代、iPhone開啟的多點觸摸時代、3G、4G帶來的移動互聯網的繁榮……

2019年業界寄予厚望的眾多新技術民眾期盼能在行業落地,然而現實是無情的——

呼聲最高的5G在2019年依然處於萌芽狀態。

盡管2019年4月3日,美國和韓國相隔幾個小時先後率先宣佈5G商用,但現實是美國只是在明尼阿波利斯和芝加哥建了寥寥無幾的基站,而韓國為搶首發當天總共只發放了6台5G手機;

倒是在基建狂魔的中國,三大運營商宣佈到年底5G基站要達到13萬個。

但很遺憾,由於5G基站輻射距離遠小於4G基站,13萬個基站的覆蓋度依然是幾乎不可用的狀態,運營商的5G套餐也是猶抱琵琶半遮面,而寥寥幾款價格高昂的5G手機也讓普通消費者望而卻步。

什麼?你說紅米推了1999的5G手機,呵呵,現實是它要到2020年1月才開賣,以小米的調性,你覺得那時候你能搶得著?

如果說5G還算呼之如出,那麼前兩年風光無限的區塊鏈今年可謂跌入谷底。

人們忽然發現這個理論上顛覆「古典互聯網」的技術除了發幣離現實生活是如此遙遠,智能合約的美好願望目前還只是鏡花水月;

盡管阿里、騰訊等眾多大公司繼續在研究區塊鏈底層技術,但至今尚沒有殺手級的實際應用,

2019,我們依然生活在「古典互聯網時代」,Facebook的Libra遭遇了強力監管;比特大陸上市無望而兩個創始人卻先開始了控制權的爭奪戰…….

落寞的還有物聯網,盡管小米、百度、阿里甚至很多家電巨頭都在爭搶Iot的戰略先機。

但很顯然,和美國市場不同,僅靠低價智能音箱鋪砌的出貨量難以撐起Iot龐大的夢想,各家基本都對自家音箱的用戶時長三緘其口。

很顯然,只會回答「成語接龍、親戚稱呼」的智能音箱,還難以成為Iot的中樞。

在真正的低功耗低成本解決方案出現之前,沒有5G加持的物聯網在2019年依然和前兩年沒有本質不同。

再說VR和AR,在理論上,二者都是極具顛覆性的技術,然而2019年這個行業依然處於寒冬,豪賭VR的HTC今年沒有拿出足夠亮眼的產品。

行業聲量最大、還在苦苦堅持的Facebook號稱今年自己的新產品Oculus Quest極其受歡迎,甚至生產線生產速度都趕不上需求,但據SuperData預計,截止到2019年Q3,Oculus Quest的銷量僅僅約40萬台。

高盛在2017年在投研報告中對VR行業有樂觀、自然和悲觀三種估計。

其中悲觀估計到2025年,VR至少會成為800億美元和主機遊戲一樣大的市場。

目前看,高盛看起來還不夠悲觀,要知道主機遊戲廠商之一的SONYPS4銷量已超過1億台,Oculus在未來5年能超過這個數嗎,我反正沒有信心;

自動駕駛、量子計算、3D打印、機器人等新技術在2019都沒有消費級的突破,新一代技術革命大眾還需要更多的耐心……

四、2019年明星創業者倒下的一年

移動互聯網的高速列車造就了一批創業英雄,滴滴、字節跳動、陌陌、美團等等都是這個高歌猛進時代的受益者。

如今,這輛高速列車按下了制動按鈕,創業的道路從來都是九死一生,每年都有大批創業者倒下,2019年似乎較往年更加明顯,今年轟然倒下的明星創業者數不勝數——

羅永浩,這位十多年前就是十大網絡人物之一的明星創業者,過去幾年公司多次被死亡,但這位手機界的相聲演員似乎總能絕處逢生,然而異常惡劣的2019年,彪悍的羅永浩也挺不住了。

公司及堅果手機的品牌賣給了字節跳動,在新一代堅果手機的發佈會上,不見了羅永浩的身影。

今年,他第一次因為債務糾紛上限制消費的名單,被網友口誅筆伐。

為了還債,不得不為微商站台、賣電子煙,這些絕對是那個天生驕傲的文藝青年羅永浩未曾設想過的。

同樣進入限制消費名單的還有首富之子王思聰,微博上個性張揚的富二代,對罵張蘭、調侃劉強東、DISS 陳歐、點評各路明星…….

被稱為娛樂圈的紀委書記的王思聰同時還是一位投資者,旗下的普思投資了遊戲直播平台——熊貓TV。

2019年3月,紅極一時的熊貓TV宣佈倒閉,不僅投資打了水漂,同時賠償的無限連帶責任的20億擔保,已經遠遠超出當年王健林所說的:先拿5個億讓他練練手的試錯額度,地主家也沒有了餘糧。

2019鬱悶的還有90後戴威,北大學生會主席出身的他2年前還是身價30億的創業明星,但這位年少輕狂的創業者不會想到ofo的沒落來的如此之快。

2019年寒冬北京的熙熙攘攘的馬路上,ofo小黃車已不多見,所剩不多的自行車中間多半還有是無法騎行的壞車。

在ofo退款界面裡,排隊退款的人已超過1600萬。

才成長3歲的 ofo 卻已進入暮年,當初拼盡全力和跟摩拜殊死廝殺,如今這個行業的老大卻變成了低調潛行的哈囉出行。

如果說羅永浩、王思聰和戴威還只是被法院限制了高消費,那麼暴風的馮鑫則在2019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7月28日,暴風集團突然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

兩年前羅輯思維跨年演講大會上,暴風集團還是羅振宇口中的神仙公司,2019年的馮鑫卻鋃鐺入獄,而暴風股價從最高327跌至如今3.5,跌幅達99%,資本能載舟,也能覆舟。

這一年,無數創業公司倒下——愛屋及烏倒了,陶吉吉倒了,樂峰網賣了,團貸網倒了,小黃狗倒了,熊貓TV倒了,尚品網倒了……

2019,風停了,豬掉下來了!

五、2019年是硬件廠商平庸的一年

2019的手機市場廝殺空前激勵,殘酷競爭背後難掩整個行業的乏味與瓶頸。

發佈會上各種高大上的新技術和新名詞,阻止不了整體出貨量的下滑。

普通消費者唯一的感受是——新買的手機貌似和一年前、兩年前買的手機並無本質的不同。

一直引領行業創新的蘋果,在今年秋季的發佈會上例行更新了更快的處理器和更多的攝像頭,其他依然是熟悉的味道。

而和公眾預想的一樣,5G並沒有出現在今年iPhone發佈會的現場;

而作為全球銷量第一的三星,如果把最新發佈的Note 10和S10+擺在一起,除了屏幕開孔位置的變化,普通消費者很難感受到二者有神馬實質性進步。

而三星今年也悄然關閉了在中國的最後一座工廠。

國產手機廠商的競爭更是進入了「地獄模式」。

這背後源於華為被谷歌「拔網線」的黑天鵝事件——5月,華為被美國列入貿易管制實體清單,谷歌暫停安卓技術支持,海外占比幾乎一半的華為相當於一條腿折了,被逼到絕境的華為只能把寶全線壓至國內市場。

於是,國內市場被迫加速洗牌,小米、VIVO、Oppo份額被強力擠壓,無一幸免,魅族淡出,錘子被賣……

瀑佈屏、90Hz刷新率、四攝、超級快充、1億像素…..

手機廠商真的已經足夠努力了,但行業整體遭遇的瓶頸沒有哪一家廠商能單槍匹馬突破…….

血拼DXOMark的評分無疑折射了整個行業並沒有找到新的增長點和新的故事;

數碼博主「何同學」一語中的——當年讓iPhone打敗諾基亞的難道是那顆30萬像素的攝像頭嗎?

噢,「何同學」的視頻是今年手機圈為數不多讓人興奮的點了。

神馬?折疊手機?

噢,且不說它2019年高昂的售價和一系列結構上的奇葩Bug,你覺得它真的是手機的未來嗎?

手機行業逐漸變得像PC市場一樣乏味,往年我還會經常看一看各大廠商的發佈會,今年似乎完全沒有了興趣…..

六、2019年是中國互聯網充滿狗血的一年

在主流互聯網平庸、妥協的同時,2019年互聯網圈的注意力也被諸多狗血事件所占據——

2019年的劉強東過的並不順利,去年發生的明尼蘇達事件由於女主的民事訴訟在今年4月再次發酵。

在雙方你來我往的多次爆料中「羅生門」再一次上演,微博爆料、剪輯的視頻、錄音、媒體人站隊……

一波又一波的操作讓吃瓜群眾對一狗血事件有了一個更立體的概覽;

盡管輿論不再一邊倒,然而結果卻是劉強東卸任政協委員,章澤天遠走劍橋,劉靜堯則消失在了公眾視野,而京東的市值悄然被新晉對手拼多多超越。

去年還在微博上點評劉強東事件的李國慶,不會想到今年自己會成為了撕逼事件的主角。

之前李國慶和俞渝的公開表現,只讓公眾認為這對創業夫妻檔在經營當當時發生了嚴重分歧,直到李國慶摔杯怒斥、俞渝朋友圈長文痛訴之後,吃瓜群眾才反應過來。

兩人之間刻骨銘心的恨已遠超大家的想像,不管這場鬧劇最終如何收場,它都是2019年中國互聯網並不光彩的一段插曲。

如果說劉強東、李國慶的狗血是情非得已「被」吃瓜,那麼幣圈小生孫宇晨今年一波眼花繚亂的操作,則刷新了公眾對於炒作的新認知。

5月宣佈拍下和巴菲特的午餐,7月則宣佈因病放棄和巴菲特共進午餐。

然後在羅永浩被限制消費時宣稱願意出100萬請其代言,還宣稱拿出1000萬元幫李國慶開啟事業第三春。

接著是宣佈資助網易被裁員工,然後推出了「二維碼發給我」的撒幣活動將爭議推向高潮。

終於,一頓操作猛如虎,他的微博帳號如今已經不見了蹤影!

狗血成為常態的行業注定難以持續健康發展,衛夕由衷希望,2020年的中國互聯網少一些狗血、多一份溫情;少一些笑話、多一份理性;

七、2019年,也是全球互聯網表現平淡的一年

令人失望的不僅有中國互聯網 ,全球互聯網在2019年的表現也並不令人興奮。

在歷史上曾為中國互聯網提供諸多參考的美國技術行業,似乎也失去了方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Facebook因為隱私問題今年被美國政府罰款50億美元,劍橋分析事件的陰影始終籠罩著這個巨頭,雄心勃勃推出的數字貨幣Libra盡管以中國競爭威脅作為擋箭牌,依然沒有逃過美國政府嚴苛的監管,上線遙遙無期。

Facebook在短視頻這個賽道上推出對抗Tiktok的對標產品——Lasso也表現平平,上線後的4個月內,在美國下載數量只有區區7萬。

而離職的聯合創始人甚至在《紐約時報》撰文——《是時候拆分Facebook了》。

小紮是一個意志堅強的人,每年會公開一個自己的年度目標,而今年他的目標是——修復Facebook,目前看,小紮並沒能完成這個目標。

谷歌也好不到哪裡去——廣告收入增長不及預期。

在本土和歐洲都面臨著巨大的反壟斷壓力。

旗下的自動駕駛公司公司Waymo產品量產遙遙無期,摩根士丹利將Waymo估值下調了40%,從1750億美元下降到了1050億美元;

寄予厚望的雲遊戲項目Stadia 在11 月 19 日開售,結果收到了核心玩家滿屏的吐槽,雲遊戲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谷歌這次玩砸了。

而兩年前推出的VR系統Daydream,谷歌今年直接宣佈放棄……

公司兩位放眼未來充滿想像力的創始人佈林和佩奇也在今年宣佈退休,把權杖交給了個性穩妥的印度裔職業經理人桑達*皮猜。

中美兩家最大的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不約而同選擇在今年退休,江湖少了他們的傳說,這個行業的無趣程度貌似又增加了一點點。

共享經濟巨頭Uber,在上市後股價下跌了33%。

截至到9月30日,Uber第三季度虧損11.62億美元,這是其連續6個季度虧損。

而Uber創始人、前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則在離開公司前套現了25億美元。

今年上市的另一個新貴Slack的股價,自6月份以來下跌超過40%,投資者似乎並不認可這家To B公司長遠的發展;

被孫正義寄予厚望的眾創空間WeWork10月宣佈上市中止,創始人離職。

估值從最高470億美元跌至100億美元以內,要知道軟銀在這個項目里就累計花費了近190億美元。

Twitter2019年股價下跌了接近40%,最近一次大跌居然是因為廣告系統的兩個Bug導致的廣告收入的不及預期;

很遺憾,2019年,一直引領互聯網潮流的矽谷並沒有給行業帶來很多新的好消息和新的故事。

就連神劇《權力的遊戲》也在2019年徹底爛尾了…….

尾聲

2019已經在寒風中慢慢落下帷幕。

互聯網行業在這一年走的異常艱難,大的背景首先是宏觀經濟增長的壓力,2019年Q3中國GDP增長6%,為1992年以來最低,沒有一個行業能置於宏觀形勢之外。

其次整個行業的人口紅利逐漸見底,國民總時間增速幾乎停滯,行業沒有新鮮血液和新故事。

最後是整個行業走到了本輪技術周期的末端,而新一輪技術周期尚在孕育還未開啟。

2019是失望之年,期待2020是希望之年,為中國互聯網祈禱,衛夕和各位互聯網人共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