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BATJTMD等中國互聯網巨頭們的錢都花去哪了?

本文來源:連線Insight

微信id:lxinsight

作者:青松

「2019年可能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美團創始人王興的判斷或許並沒有錯。

回望過去的2019,資本市場同樣延續著2018年底至今的寒冬。

臨近年關,卻不斷傳來暴雷、裁員、倒閉的壞消息。

在這種環境下,巨頭們花錢更加謹慎了,這一年來,BATJ(百度、阿里、騰訊、京東)、TMD(今日頭條、美團、滴滴)的錢,都花到了哪裡?

曾經被質疑正在變成一家投行的騰訊,今年也罕見地謹慎了起來。

騰訊此前發佈的Q2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騰訊新收購聯營公司和增加對現有聯營公司的投資共計84.59億元,去年同期,這一數字為319.76億元。

而曾經大手筆投資的美團,在這一年只發生了兩起投資,分別是5.3億美元投資理想汽車、1.2億美元投資OPAY,左手投資未來出行,右手佈局支付平台。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圖源天眼查

連線Insight從天眼查了解到,過去的2018年,美團在海內外投資筆數超過10筆,涉及金額近50億美元,投資領域更是涉及出行、餐飲、消費、科技等諸多領域。

降速,然後變得理性——這是2019年的美團,面對資本寒冬所採取的禦寒手段。

但事實上,對早已習慣通過對外投資來擴張商業版圖的BATJ以及TMD來說,這同樣是他們的真實寫照。

寒潮之下,越來越「吝嗇」的互聯網大廠,花的每一分錢,都更加考慮回報。

歲末將至,連線Insight獨家整理了2019年以來互聯網大廠在資本市場的運行軌跡,試圖看清寒冬裡的「資本秘密」。

阿里、騰訊領跑,美團滴滴謹慎

即便資本市場並不景氣,騰訊和阿里,依然是同比最為活躍的兩家。

天眼查數據顯示,2019年至今,包括騰訊、阿里、百度、京東、字節跳動、美團點評、滴滴在內,共發生了183起投資相關事件,在這其中,騰訊以94起居於首位,美團則只發生2起投資事件。

具體數字表現為:騰訊94起、阿里34起、百度16起、字節跳動19起、京東14起、美團點評2起、滴滴4起。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數據源於天眼查,連線Insight制圖

36氪未來智庫曾撰文指出,2019年1-10月,騰訊共計參投至少56筆交易,占到同期一級市場總計交易量的1.6%,這些交易的合計金額約在491.5億元,占到同期一級市場總計交易金額的8.4%。

阿里巴巴則共計參投了至少25筆交易,這些交易的合計金額約在547.3億元,占到同期一級市場總計交易金額的9.3%。

而據和訊財經報道,截止目前,阿里、騰訊和京東均保持了數百億元投資規模,這其中又以阿里投資金額為最高,達到1146.10億元,市值嚴重縮水的百度,也達到了88.32億元。

從屬第二梯隊的字節跳動、滴滴和美團,整體投資總額偏低。

投資額最高的字節跳動為22.17億元,最低的滴滴出行則僅僅對外投資近2億美元,美團雖然只參與兩起投資案例,但投資額高於滴滴出行,為6.5億美元。

巨頭瞄準B端市場 

消費互聯網紅利漸盡,各大互聯網巨頭開始將眼光瞄準B端市場,一個明顯的信號便是,企業服務正在掀起一股投資熱潮。

2019年以來,騰訊、阿里、百度、京東、字節跳動,在企業服務領域均有相關投資。

在這其中,力度最大的是騰訊——天眼查數據顯示,騰訊在企業服務領域投資數量為20起,占到其投資總數的近五分之一。

字節跳動也加速了其在這一領域的佈局,連線Insight了解到,在企業服務領域,字節跳動參與的投資數量有三起,從投資數量來看,僅次於教育培訓領域。

企業服務領域在2018年曾經歷過投融資短暫低潮。

援引鉛筆道此前報道,中國企業服務領域投融資自2014年開始明顯增加,從2013年的327起融資,增加至914起,2015年增至1701起,再到2016年,這一數字已經達到2395起。

但從2017年開始,熱度開始下降。

2017年,企業服務領域融資數量下降至1680起,2018年,融資數量更是只有814起。

但2019年以來,這一領域正在回暖。

鉛筆道統計數據顯示,從10月8日至25日,在短短的18天內,這一領域已獲得55起融資,總投資金額高達48億元人民幣。

這意味著,B端之爭正在愈演愈烈,習慣了「投投投」與「買買買」的BAT,自然是不能繞過的「三座大山」。

IT桔子數據顯示,從3月6日至11月28日,騰訊在企業服務領域投資數量為17起,雖與天眼查數據略有出入,但可以肯定的是,2019年,企業服務是騰訊投資板塊中最為重要的一環。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騰訊2019年投資領域分佈,連線Insight注意到,在眾多的投資項目中,騰訊的投資輪次多為C輪及以上,這說明,此前「廣撒網」的騰訊,在B端這條路上,想要走得更加穩健。

而在投資金額上,從明確公開披露金額的情況來看,以人民幣為單位計算,騰訊數千萬級別的投資只有4起,數億元規模的投資則有9起。

除此之外,3月27日,騰訊以20億元人民投資明略數據D輪融資;10月18日,其再以10億元人民幣參與樂高燈科技——發票兒B輪融資。

相比之下,阿里與百度在這一領域的投資略顯低調。

IT桔子數據顯示,2019年至今,阿里共計投資6家企業服務平台,在這其中,自1月8日以1.03億美金並購DataArtisans和3月25日以5.17億人民幣戰略投資百望雲,此後的金額都停留在數千萬級別,投資規模有所下降。

百度在企業服務領域的投資案例為4起,最高金額為5.5億人民幣投資漢得信息。

文娛傳媒,阿里騰訊互不相讓 

從投資數量上來看,2019年至今,企業服務占據主流,但從金額上來看,文娛傳媒卻是最為花錢的領域。

連線Insight根據桔子數據披露的公開信息統計得出,2019年以來,包括BATJ和TMD在內的七家互聯網公司中,企業服務相關投資總數為39起,涉及金額為53.4億元;

文娛傳媒領域投資總數為28起,涉及金額卻高達164.1億元。

不同的是,企業服務領域,騰訊以22起投資數、超35.1億元的投資額獨占鰲頭,但在文娛傳媒這一領域,騰訊與阿里則兩強對峙,互不相讓。

IT桔子數據顯示,過去的2019年,阿里在文娛傳媒共計投資7家平台,累計金額為80.7億元;

騰訊則投資了17家平台,累計投資金額為74.4億元。僅僅是阿里和騰訊,便占據了投資總額的九成以上。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數據源於IT桔子,連線Insight制圖

但兩者打法並不一樣。

兩個頗有代表性的案例在於,阿里巴巴作為領投方參與了網易雲音樂7億美元的融資;騰訊則領投了快手IPO前的F輪融資,總額高達30億美元。

事實上,早在阿里戰略性投資網易雲音樂之前,便有蝦米音樂與網易雲音樂進行合併的市場傳聞。

騰訊新聞《潛望》有報道指出,一位在線音樂業內人士曾透露,蝦米每年虧損幾個億,沒有人敢買。

報道中提到,阿里此前通過FA團隊向市場潛在買家接觸,之所以傳出蝦米有被賣的可能,是因為蝦米背後站著強大的阿里巴巴,「通過蝦米搭上阿里巴巴,增加自己生存的安全性。」上述知情人士如此說道。

但隨即不久,網易與阿里巴巴共同宣佈達成戰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團以20億美元全資收購網易旗下跨境電商平台網易考拉。

同時,阿里作為領投方參與了網易雲音樂此輪7億美元融資。

「某種程度上,這意味著,蝦米已經被戰略放棄。作為目前阿里音樂僅剩的有用戶存在感的產品,蝦米出局標誌著阿里對音樂業務的操作思路已被重新修訂。」

騰訊《潛望》如此指出。

緊接著,高曉松卸任阿里音樂董事長,專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

阿里大文娛板塊迎來了新的變革期,這也一度被解讀為阿里為對抗騰訊系音樂所作的策略性轉變及調整。

另一邊的騰訊,則選擇多次領投快手。

2017年,短視頻行業成為風口,立足於下沉市場的快手迅速成長為估值數十億美元的獨角獸,與抖音分庭抗禮。

不肯錯過短視頻風口的騰訊,採取了兩手抓的策略。

一邊投資快手,另一邊,繼續扶持自己的短視頻項目。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騰訊多次投資快手,圖源IT桔子 連線Insight從天眼查查詢得知,從2017年開始,騰訊便開始參與快手的融資,甚至,從D輪到如今的F輪,騰訊從未缺席。

物流、電商、零售:京東、阿里加大佈局 

縱觀阿里2019年的投資分佈,物流,是最為核心的部分: 3月11日,阿里戰略投資申通快遞46.65億元人民幣;8月1日,再次投資申通快遞99.82億元;11月8日,以233億元投資菜鳥網絡;11月20日,投資新鮮嚴選天鮮配億元及以上人民幣。

看得出來,對阿里來說,物流已經成為其最捨得「花錢」的領域。

先是參與百世快遞的成立,再是重金投入並控股菜鳥網絡,緊接著宣佈5年投入物流產業1000億元,最後入股中通和申通,阿里為了加固其在物流產業的競爭壁壘,已經做了足夠多的投入。

援引和訊網對業內人士的採訪,「阿里聯手菜鳥入股快遞企業,只是其佈局整個物流行業的冰山一角,後續將把更多資源投入到數據技術研究、智能倉儲配送、全球物流樞紐以及針對不同品類的行業物流解決方案設計等層面。」

反觀京東,明尼蘇達事件帶來的陣痛剛剛得以平息,又不得不直面來自拼多多的挑戰,內憂外患之下,京東2019年的投資戰略,在於重點佈局多元線下零售場景和下沉市場。

12月7日,京東集團副總裁、戰略投資負責人胡寧峰公開對京東2019年的投資進行了回顧。

他指出,2019年以來,京東先後戰略投資了五星電器、新潮傳媒、迪信通、彩生活、生活無憂、汽車街等多個項目。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京東2019投資分佈,圖源IT桔子

IT桔子數據顯示,2019年,京東投資額突破10億元人民幣大關的企業共有四家:

企業服務領域的特斯聯,京東投資20億人民幣;

廣告營銷向的新潮傳媒,京東戰略投資10億;

電子商務領域,京東戰略投資五星電器12.7億元人民;

至於物流環節,京東投資Go-Jek 10億美元。

雖不及阿里大手筆投資物流,但從企業服務到廣告營銷、到電子商務、再到物流,京東想要構建的,或許是一張萬物互聯時代下、全方位的新零售網絡。

信息流 搜索,字節跳動吃了百度的奶酪?

百度與字節跳動,一家是依靠核心搜索技術混跡中國互聯網20年的老牌企業,一家依靠算法推薦為基礎、憑借多款APP的打法走出來的互聯網新貴,在2019年的投資單上,竟然有著不少相似之處。

至少從投資領域來看,企業服務、人工智能、內容,是這兩者共同關注的賽道。

IT桔子數據顯示,百度的14起對外投資中,威馬汽車、東軟控股以及知乎,是投資金額最高的三家。

具體來看,百度參投威馬C輪融資30億元、知乎4.34億美元融資,並出資14.43億元投資東軟控股,是百度近年來最大一筆投資。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百度的AI圖景,圖源百度官方微博

連線Insight從東軟控股官網獲悉,東軟控股是一家投資信息技術、醫療健康和教育培訓的高科技投資與管理企業。

和訊網此前報道稱,本輪投資完成後,雙方將主要在智能城市、智能教育、智能醫療等關鍵領域進行合作,推進產業智能化變革,據悉,百度CTO王海峰還出任東軟控股董事。

一邊押註人工智能,另一邊,在內容領域投資知乎與果殼網,李彥宏心心念念的,除了AI前景,還有內容生態與信息流,這也恰恰是字節跳動想要建立的護城河。

字節跳動2019年最大的一筆投資,當屬虎撲。

今年6月初,虎撲官方宣佈,獲得字節跳動的Pre-IPO輪投資,金額為12.6億元人民幣,此次投資過後,字節跳動持股比例為30%,已經超過虎撲創始人兼CEO程杭,成為虎撲的最大股東。 2019年,互聯網巨頭們的錢去哪瞭?

▲圖源IT桔子

不僅如此,8月27日及10月11日,字節跳動分別戰略投資互動百科和36氪傳媒,互動百科投資金額尚未披露,36氪傳媒的投資額為2400萬美元。

這體現出雙方對於內容生態、信息流和搜索業務的重視。

此前,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就曾提出,他已經親自領兵信息流業務,而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也曾在內部強調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的重要性。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8月16日,字節跳動以5.3億美元投資理想汽車,百度與字節跳動的投資版圖,越來越相近了。

投資更理性 

對滴滴和美團來說,2019年,他們的投資成績單並不算亮眼。

滴滴的四筆投資,分別流向金融、汽車交通、企業服務以及旅遊這幾條賽道,最大的投資額,指向旅遊領域的Oyo Rooms,投資額為1億美元。

只是如今的OYO,被爆出數據造假、高管離職、管理混亂,正在面臨著一波接一波的危機,國內市場能不能保得住,還是未知數。

即將年滿十歲的美團,出人意料地踩下剎車,王興發起全員討論,未來幾年,一路狂奔的美團要打造企業文化、人才建設被提上高位。

回過頭看,無論是依然積極前進的騰訊和阿里,還是謹慎克制的滴滴與美團,都無法避開不算樂觀的創投環境。

36氪未來智庫分析指出,結合2010年至2019年11月11日的投融資數據進行簡單推算,2019年全年,投融資交易筆數很可能跌至2014年前水平,2019年全年投融資交易金額也很有可能跌至2016年前水平。 

隨著2019年進入尾聲,巨頭們的投資到了本年度的收筆時刻。

它們依然在拼殺爭奪資源,寡頭割據的趨勢也在蔓延,只是如今,巨頭們的投資選擇更趨於理性,而這種理性,還將會持續下去。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