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小品 / 不要小瞧樂觀的人

本文來源:豆瓣

作者:關漓

作者自介:座標上海,一個長得像成龍的女性。

小區對面拆遷,在挖一條河。

挖出來的泥土都堆在岸邊,後來,泥土都被曬乾了,長出了很多雜草。

有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爺爺,帶著一把鋤頭,把草都拔掉,再把那些大顆粒的土坷垃,敲得細細的,蓬蓬鬆鬆的,撒上了一畦菜籽。

這些泥土很肥沃,很快,就萌出了菜秧子。

陸陸續續不斷有人來種菜,現在,河岸兩邊都被種滿了蔬菜,有的大包菜已經開始收包了,緊緊的一大顆,開在更大的菜葉子中。

因為菜很多,需要的工具也多,有兩個爺爺在菜地中搭建了兩座簡易的小木屋。

前不久才拆掉的村莊,填平的菜地,再一次默默成為了村莊和菜地。

估計等河完全挖好,岸邊的菜又要鏟掉,種上好看的樹木,做成城市的綠化帶。

於是爺爺們抓緊最後的時間,撒菜籽、澆水、捉蟲子,叉腰站在岸邊,看著白菜包菜菠菜蹭蹭地長大。

以前我問過點點一個問題:「你有什麼煩惱嗎?」

點點說:「我就擔心小行星撞擊地球。其他就沒有了。」

後來,我將這個問題追問了下去。

「點點,那你有為自己煩惱什麼嗎?」

「我怕小行星撞地球,我就死掉了。」

「……其他呢?你有沒有擔心爸爸媽媽的什麼事情呢?」

「就是怕小行星撞地球,你們倆也會死。」

按照這個邏輯,只要小行星不撞地球,我們家小朋友就沒有其他煩惱了。

總體看來,這是個很樂觀的女生。

今天戲劇老師發他們聖誕節要表演的視頻,我在中間看到了粉嘟嘟的點點。

總是演後媽、祖母、媽媽這樣的角色,點點今年終於拓寬了戲路——她要演一隻豬。

角色分配好的那天,她回來無比激動地跟我說了這個消息,我詫異的是,演一隻豬,到底有什麼好高興的?

點點興奮地對著我喊:「你知道嗎!我演的是最大的那一隻!!」

我發現,讓她開心的點,真的非常奇特,學校九連環比賽,點點得了全校倒數第一,我擔心她會難過,她告訴我:「點媽!我解出了一個團環!」

我是不知道什麼叫團環,但是我能想像,全部小朋友都解開了他們的九連環,只剩點點一個人,孤獨地擺弄著那個叫做團環的東西。這不值得難過嗎?

不久,她把這件事情寫進了她的演講稿裏,把倒數第一圓成了一個梗……

有天放學,她是蹦著出來的,在校園裏跳得老高,問她什麼原因,她激動得喊叫:「我不知道!!我就是高興!!」

世界上居然有這種高興?

回家的路上,她保持著特別高昂的情緒,跟我說,肺活量測試她是一千九百多,比第一名少了一千;跑步她比小伙伴快了一微秒;考試卷子發下來,分數剛好是期中那次分數反過來。

小到一微秒的快樂,我是從來沒有體會到的。

如果讓我演豬,山那麽大的豬,我可能都會不高興,甚至我都不想演後媽,會因為當不上公主掉眼淚;

倒數第一可能是我人生的絕境,說不定這輩子都不願意再碰九連環;

我更不會——明明知道明天就要把菜鏟掉,今天晚上還要撒下最後一粒菜籽。

如果小行星撞地球……撞吧~

我不在乎蔬菜和地球,只在乎眼前的一丁點得失。

所有的事情會想到最壞的結果,跟點爸和諧了幾天,我在心裡暗自咯噔:壞了,沒準明天就要吵架了。

吵架之後,我會想:我就知道總是這樣。

他給我發紅包,我也要懷疑:這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嗎?

就連如此樂觀的點點,我都會悲觀地想:她會不會是假裝的,其實,她跟我一樣,容易難過。

每天早晨,一起上學的小馬都要給我普及一條知識點,關於宇宙、行星、核彈、颱風、氣象。

每天放學,一起回家的小馬都要在路邊撿幾塊石頭,扔到小河裏,然後歡快地在小路上奔跑,跑得路上揚起塵灰,他不知為何歡呼:「我在研究衝擊波!我看到了蘑菇雲!蘑菇雲!」

四個同路的小孩,成立了一個「拯救地球」小組,在地球儀上尋找2022年,人類可以避難的場所。

其實我有點愧對他們,感覺自己不值得被拯救。

但是地球毀滅前一秒,爺爺們還在種菜, 小孩們在尋求新居,樂觀可能會是人類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我完全相信,他們一定會救我到安全的地方,並且不會讓我挨餓。

如果世界上真的沒有什麼值得我高興的事,現在我願意為了他們,感到驕傲。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