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醫生殉職後,土豪《朱一旦》新作不搞笑,諷刺醫院維穩;《丁香醫生》聲援文被禁止分享

2019年12月24日,平安夜,北京一位醫師在救人的崗位上,遭病患家屬割喉奪命。

救人的醫生慘死,病患則繼續接受治療。

惡劣的醫鬧問題再次受到關注。

12月29日,網傳病患轉院後獲得免費治療(為了維穩)。

隨後院方出面闢謠。

▼網路瘋傳的圖片

輿論撻伐,

相關單位的維穩壓力浮現。

12月28日,曾扳倒保健巨獸《權健集團》的知名醫療媒體《丁香醫生》發文聲援,標題是:「這一次,懇請大家不再沈默」

此文卻遭微信祭出罕見的壓制手段:禁止分享。

無論是網址還是分享功能,都不能點擊。

12月29日,以黑色幽默作品走紅的當紅大V《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發表新作。

這個作品不搞笑,談的是正經事:醫院維穩。

影片最後,朱一旦的團隊剪了許多醫師宣誓畫面,莊嚴隆重。

土豪朱這是很明確的表態。

他給這影片的標題是:「雖然凝視深淵,但依舊心向光明。」

以下是朱一旦的影片:

以下內容來源:丁香醫生

微信id:DingXiangYiSheng

原標題:這一次,懇請大家不再沉默

2019 年 12 月 24 日是平安夜,人們沉浸在祥和快樂的節慶氛圍中。

一位醫生,卻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她叫楊文,是北京民航總院的副主任醫師。

當天六點,一位患者家屬來到楊醫生身後,突然掏出一把尖刀,兇殘地扎向了她的脖子。

短短兩分鐘,楊醫生的頸部嚴重損傷,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兇手目前已被作為故意殺人罪嫌疑人依法逮捕。

但可惜的是,楊醫生最終因傷勢過重,經搶救無效,於 25 日凌晨離世了。

為什麼要如此殘忍地對待一位醫生?是因為醫生不能治愈所有疾病嗎?是因為醫生不能讓人起死回生嗎?

還是因為醫生不能讓死亡永不到來嗎?

但事實上……

醫生不是無所不能的神啊!

一位醫生在自己的墓志銘上這樣總結自己的職業生涯:「偶爾治癒,常常幫助,總是安慰。」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必然,是疾病奪走了生命。

醫務人員是用自己的知識、技術、關懷,為患者從疾病的魔爪中,爭取多活一點時間的機會。

這是一場輸贏不定的戰爭,所有的醫務人員和患者,是共同前進的戰友。

我們共同的敵人,是疾病。

楊醫生並不是第一位倒在血泊中的醫務工作者。

據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下屬公眾號「RUC 新聞坊」統計,僅 2009~2018 年的十年間,中國大陸媒體共報導過 295 起傷醫事件,362 名醫護人員受傷。

2001 年以來,至少有 50 位醫務工作者因為暴力傷醫事件而失去生命。

如果「醫生」成了一種高危職業,如果「救人」要以生命為代價。

那麽不遠的未來,也許將沒有人願意把「治病救人」作為自己的人生理想;也沒有人願意念出那句「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醫學誓言;更不會有越來越多優秀的年輕人,願意加入到醫療行業。

這絕不是我們所希望的未來。

中國有三百多萬醫生,所有一線醫護工作者不超過一千萬。

就是這樣一群人,守護著十四億人的生老病死。

他們不是神,他們有家庭、有理想,他們會疲倦、會失望,他們是身邊的你我他。

每一件白大褂下面,都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為什麼我們今天要說這些?

丁香園丁香醫生十幾年來一直深耕醫療健康領域,攜手中國醫護人員一起為國民的健康服務。

丁香醫生的每一篇內容,背後都有醫務工作者的付出,是他們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把知識寫成了科普文章。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丁香醫生。

暴力傷醫事件的出現不止一次,對於中國醫護人員長期處於高危的工作環境,生命安全沒有任何保障,我們非常痛心。

我們不想再看到這樣的悲劇接二連三地發生——就如同我們不希望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司機、教師、或是律師群體中。

此刻,丁香園丁香醫生將把頭像和圖片換成黑白色,為逝去的同袍致以深刻的哀悼。

我們也懇求所有丁香園丁香醫生的朋友們能不再沉默,和我們一起,為中國的醫務工作者發出一點點微弱的呼聲。

您可以轉發這張海報,也可以以海報中的相同姿勢(雙手握緊拳頭交叉於額頭前)拍照,發到朋友圈,共同為時刻工作在生命危險中的白衣天使聲援。

他們需要聽到你的聲音。

你可以像丁香醫生的同事們一樣聲援▼

我們希望你們,丁香醫生的朋友們,能夠參與到其中。

醫患從來都不是敵人,請讓醫生可以放心地將後背交給病人。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