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到底錯過了多少成為網紅的機會?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作者:楊二芋

每次提到江西,我都忍不住一聲長嘆。

這個省憑一己之力,錯過了無數次成為「網紅省份」的機會。

只在網友們討論「哪個省最沒有存在感」的時候有那麽一丁點存在感。

行走江湖幾千年,人送外號「阿卡林省」。

▲阿卡林,存在感弱到沒有的日漫主人公,就像圖上的江西。

其實,作為「文能進士冠天下,武必將軍定江山」的歷史大省,江西從來不缺什麼地域特色。

缺的只是一本《現代營銷入門手冊》。

換句話說,這裡的人不是沒有一技之長,可惜總是被別的地方搶了風頭,於是就顯得幹啥啥不行,圍觀第一名。

脾氣再好的江西人也想大罵一句:贛gàn!

「明明,都是我先來的……」

如果不是前一陣江西多地發布了「麻將館禁令」,引起「一刀切」的爭議,可能很多外地人都不知道,江西人打起麻將來跟四川重慶一樣瘋狂。

不僅打得大,一晚上能輸好幾萬,打的場合也這麽野,過年時還有好多人為了麻將打起來。

江西人有多愛打麻將?8年前其實就有過報導。

一女子遭遇車禍成植物人,醫生說喚醒的希望比萬分之一還渺茫,但她的親人沒有放棄,每天都在她身邊呼喚:「打麻將呦,三缺一呦!」

奇跡發生了。

可惜8年過去,一說到「哪裡人最愛打麻將」,大伙兒的第一反應還是四川重慶,甚至於湖南湖北,江西連個提名的機會都沒有。

好在江西人也不太在意,自顧自地走進麻將館,用實際行動和驟變的錢包厚度證明一切。

在僅有1680人的「江西豆瓣」小組裏,從第3頁開始就是去年的內容,不止一名成員發帖稱「這可能是最冷清的一個小組」,都只有1個回復。

為此,有成員發出直擊靈魂的「質問」↓↓

不發帖的江西人是不是都在打麻將,我不知道,但「天天贏錢,盤盤自摸」絕對是每個江西人逢年過節都會用到的祝酒詞。

同樣被川渝人民「扼殺」的網紅特質,還有吃辣。

稍有常識的中國人都知道,四川是麻辣,湖南是香辣,貴州是酸辣;只有去過江西的人才知道,這裡的菜是瞎幾把辣。

這裡的人嗜辣,且不屑於隱藏。

江西撫州有一種名為「辣椒餅」的食物,你以為是辣味的餅,其實是一餅摻了糯米的辣椒泥。

江西人:不是不愛炫耀,實在是習慣了,我們也是出去了才知道我們這麽能吃辣。

在江西人的餐桌上,放眼望去一片紅,每個菜裏可能還放了四五種辣椒:新鮮的青椒、酒泡的紅尖椒、辣椒粉、辣椒碎、辣椒乾……

對於每個在外漂泊的江西人來說,冰箱裏塞滿的辣椒醬就是一口鄉愁。

有當地網友表示,他家就是靠賣辣椒苗發家致富的,買家上來第一句通常不是問多少錢,而是「你這辣椒辣不辣?不辣我回頭可找你了!」

明明是最能吃辣的省份,網紅省市的名單裏卻沒有江西的一席之地。

算上「打麻將」的仇,四川重慶可以說是江西人的一生之敵了。

不但如此,論嗦粉,江西人也絕對不輸湖南人廣西人。

▲圖[email protected]味裏故鄉

南昌拌粉、九江炒粉、新余腌粉、撫州泡粉、宜春紮粉、贛州魚粉、景德鎮冷粉、鷹潭牛肉粉……

保守統計,僅南昌人一天就要吃掉100噸鮮濕米粉,整個江西省每日鮮米粉消費量高達1000-1200噸,是全國米粉銷量最大的省份之一。

不保守統計,每個江西人回家的第一件事,都是直奔粉店,恰一碗粉。

▲圖[email protected]味裏故鄉

論煲湯,江西瓦罐湯也毫不遜色於廣東靚湯。

雞蛋肉餅湯、雪梨肉餅湯、老鴨燉山茶湯、墨魚豬肚湯……大瓦罐套著小瓦罐,出餐只需要60秒,一盅煨湯就和沙縣小吃一樣攻占了全國各地。

不只是吃的東西拿手,江西的電視台在零幾年出過好幾檔能打的節目。

比如被收錄進@千禧bot 的晚間「恐怖片」,《傳奇故事》↓↓

據說,每個江西朋友的記憶裏,都有一兩個從這上面看來的神奇故事,情節之跌宕吸睛,不比浙江地方台的《1818黃金眼》差。

隨便說一個。

有人順順當當活了幾十年,突然發現外地有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連十幾年的鄰居都分不出來。

經過一系列「詭異」事件後母親終於承認,自己當年生的是雙胞胎,但養不起兩個孩子就送了一個出去……

十多年過去,主持人都禿頂又植髮了,這檔節目的片頭音樂一響,還是會喚起一大批江西90後的童年陰影。

據某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同事回憶,有天不小心看到這個台在放湘西趕屍,因為遙控器壞了又不敢湊近關電視,只能害怕地看完了一整期……

可見這個節目也是火了挺久,在全國各地小朋友幼小的心靈裏,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這居然是我們江西的?」

在我們白學家眼裏,總被外省搶風頭的江西應該是這樣:

「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來的……打麻將也好,恰粉喝湯也好,但最後還是那些家伙成為了網紅……」

不過說到事物的歸屬地,有時候江西人自己也很迷惑。

比如大家在茶餐廳裏常點的三杯雞,有多少人知道它其實是道贛菜?

被「台灣正宗三杯雞」的宣傳欺騙多年、以為這就是道台灣小吃的本人特地查證了一下,發現它確實是江西的,感到十分震驚。

帶著一腦門問號去問江西的朋友,再一次震驚於他們本地人也不知道。

有小伙伴痛定思痛,反思了一下這道菜為何成了「台灣傳統小吃」,答案有理有據,但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樣的解釋後覺得江西更慘了……

那些不知道「三杯雞是江西菜」的當地人,震驚的表情像極了他們得知「黃磊陳紅鄧超劉濤這些明星也是江西人」時的樣子。

▲突然發現江西人的姓名大多是兩個字

都不知道是該誇這些人不八卦,還是批評他們一點都不關注娛樂圈裏的老表發展如何。

說起來,江西人雖然會親昵地稱呼同省人為「老表」,但對於老鄉的歸屬感、親切感其實並沒有多麽強烈。

很多人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出於地方語言的隔閡。

當代網友單以為溫州話是魔鬼的語言↓↓

——卻不知江西話也是這個宇宙裏流通不暢的「外星語」。

一方面,外地人根本就聽不懂江西話。

當一個北方人和一個江西人住在一起,倆人都跟家裏通過電話後,北方人一定會覺得室友對自己無所不知,自己卻對室友一無所知。

另一方面,江西人內部也互相聽不懂。

十里一個音,隔座山就聊不到一起了,11個地級市下頭有十幾種方言和幾十種音調。如果只說方言,江西人之間就別想理解彼此了。

江西方言的種類很多。

主要分為贛語、客家語、江淮官話、西南官話、吳語和徽語,其中,贛語是最主要的方言,覆蓋了全省面積和人口的三分之二。

除此之外,省內各地還有一些近代才從外省遷入的移民、少數民族,也說著不一樣的話。數量雖少,但遇到了就只能點頭微笑、訕訕離去了。

雖然經常出現同是江西老表、對話卻雞同鴨講的尷尬情形,但他們在講普通話的口音這一點上倒是出奇的一致。

正如不知道三杯雞是家鄉菜、黃磊陳紅是同鄉、樓下老板在嘀咕啥,一些江西人在聽到外地網友說「你們那兒簡直是賣女兒」時也十分納悶——

啥?江西居然還有彩禮地圖?我們這兒不這樣啊!給我康康,給我康康!哇塞,隔壁市嫁女兒竟然要這麽高彩禮,也算是開了眼了。

你永遠不知道,你的江西室友多年輕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江西人普遍讀書早。

但怎麽也沒想到,有一天會聽到同事說他大學的江西室友,比他小3歲,只能繼續讀研,因為本科畢業才17,未成年不好找工作。

那句話怎麽說來著,你永遠不知道你的江西室友能有多年輕,更不知道你的江西對象能讓你置身於多麽危險的處境。

有個女性朋友,高中時跟遊戲裡認識的江西「小哥」網戀,聽說「小哥」也是高中生,兩個人膩歪得不行,結果見面一看,人家才13歲。

6歲多才上小學、念完九年義務教育就已經快16的絕大部分初中畢業生,感覺人生還沒開賽就在起跑線上輸給了江西小孩。

這裡自古出「神童」,王安石「傷」的方仲永就是江西金溪人。

回看千年歷史,江西真的當得上「物華天寶、人傑地靈」的名號。

光一個廬山,就引來3500多位文人留下16000多首詩詞,其中湧現了不少100w 名篇,爆款率極高。

而著名的「唐宋八大家」裏,就有三位是江西人。

在廬陵文化的孕育下,江西民間流傳著這樣的歌謠:一門九進士,隔河兩宰相,五里三狀元,九子十知州,十里九布政,百步兩尚書。

明朝的《永樂大典》中還有「天下多舉子,朝中半江西」的記載。

想當年,「中國四大書院之首」的白鹿洞書院培養了多少科舉高材生,但時至今日,愣是沒多少人知道它到底在哪個省。

或許還是因為古時今日的差距太大了:

科舉年代的江西,是「不出天子出狀元,不出元帥出宰相」;

高考年代的江西,卻因為「文科500分喜提專科」的奇聞登上熱搜,官方一句「說明江西基礎教育越來越紮實」似乎並不能撫平江西考生的創傷。

會出現這種爭議其實已經很心酸了,但更心酸的還在後頭。

如果說,前幾年被「八大菜系」包圍時,江西還有湖北作伴↓↓

2019年了,5G在東南地區的先期部署省份卻偏偏只繞過了江西↓↓

作為中國內陸腹地的中部省份,江西古有「吳頭楚尾,粵戶閩庭」之稱。

但在2014年以前,江西是周邊六省中唯一一個沒有高鐵出省通道的省,號稱「高鐵窪地」;至今也還是六省中唯一一個沒有985高校的省。

「環江西高鐵建設帶」、「環江西985高校帶」、「環江西經濟新區」……這些外號一度成了江西人自黑住在城中村的「實錘」。

被全世界遺忘的感覺,江西人其實早就習慣了。

儘管大家都背過《滕王閣序》,卻老是記不住滕王閣在南昌;明明知道井岡山是「中國革命的搖籃」,但總是忽略它坐落在江西。

– 你哪裡人?

– 江西吉安。

– 哪兒?

– 井岡山……

– 哦哦,那是個好地方。

憤怒的江西人:

沒有惡意但確實記不住江西特色的外地人:

也許在平時,江西確實不像周邊省份那麽搶眼,不像網紅省份那麽有曝光度,但在危急存亡的年代,江西卻總會發揮出極其重要的作用。

比如作為中國第一大將軍省,江西誕生了325位開國將軍,占總數的五分之一,全國最多,為革命作出了巨大的犧牲和貢獻。

比如三年自然災害時,號稱「魚米之鄉」的江西累計向全國援助了43.5億斤糧食,成為當時全國調出糧食最多的兩個省份之一。

如此種種,不勝枚舉。

雖然自己的家鄉錯過了無數個在網上走紅的機會,導致這些年的存在感低到令人髮指;

但每個江西人做完自我介紹後,還是會很熱情地向外地人推廣無辣不歡的江西菜,安利廬山、三清山、井岡山這些景點。

提及景德鎮時可能還不忘貧一嘴:一定要去看看,反正我每次去博物館看瓷器總覺得是在逛自家廚房。

——也算是為江西早日成為「網紅省份」盡了一份力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