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達】啟蒙,中國電影這十年:觀影水平逐年提高,爛片沒人看

本文來源:毒眸

微信id:youhaoxifilm

作者:江宇琦

2010年伊始,全國各地突然有一大批影迷,冒著嚴寒驅車或者搭乘火車、飛機奔赴東莞,參加一場特殊的「朝聖」——

東莞萬達影城華南MALL店,擁有當時全亞洲地區最大的IMAX銀幕。

在內地IMAX影廳屈指可數的年代,這家影城被很多影迷視作是觀看《阿凡達》的「最佳選擇」。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阿凡達》國內最終收獲13.4億票房

據媒體報道,當時每天早上都會有大批市民、影迷到華南MALL店門口排隊等候購票,黃牛票一度被炒到了七八百乃至上千元,瘋狂程度完全不亞於今年的《復仇者聯盟4》。

而為了方便全國各地觀眾,一些資深影迷還在網上做起了「觀影地圖」,分析各個地區品質比較好的影院。

這番火爆,大大超出了許多從業者的想像。

由於彼時內地元旦檔、春節檔相對冷清,所以很多人起初並不看好該片。

「沒想到點映後電影一下子火了。」

「我記得當時天津站旁邊有個影城在三樓,排隊買票的人一路排到了一樓。」

一位資深影投管理者告訴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阿凡達》的橫空出世給冷清的1月影市添了一把火。

那年我正在南方的一座小城念初中,市里僅有三四家電影院,不少影廳的設備還極其簡陋。

以至於環境較好的影院,隨隨便便一張3D電影票就漲到了七八十元或上百元,對生活費有限的中學生來說簡直是天價。

於是我就這麼遺憾地錯過了這場盛會,進而錯過了「見證歷史」的機會。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網友曬出的《阿凡達》電影票

彼時的我自然不會想到,《阿凡達》不僅點燃了一個寒冷的冬天,它還撬動了歷史。

《阿凡達》是整個2010年代,在內地上映的第一部好萊塢大片,也是過去十年里最先掀起全民觀影熱的一部影片。

以此為節點,內地市場迎來了電影基礎設施的快速增長期,購票的方式、營銷的思路被極大「改造」,春節檔得到了充分激活、成為了內地影市最重要的「動力源」。

受到這些變化影響,之後的十年裡,進電影院觀影逐漸從一種相對小眾的娛樂方式,演變為了全民娛樂。

中國也超過北美,成了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

而我則因此成為了電影愛好者與電影產業記者,從各個角度見證了中國電影的「黃金十年」。

十年前的冬天,《阿凡達》就像一隻蝴蝶,搧動了它的翅膀。

《阿凡達》給中國電影帶來了許多改變,其中之一便是基礎建設。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作為一部史詩級的電影,《阿凡達》在全球範圍內80%的票房(超過22億美元)來自3D銀幕,很多觀眾走進電影院的目的,就是想一睹更立體、真實的視覺影像。

然而彼時內地的影市基礎設施,並沒有辦法滿足大批觀眾的觀影需求。

2010年1月6日下午4時30分,當近500名影迷興奮地湧入東莞萬達華南MALL店時,卻被告知設備出現了故障。

由於現場有很多人耗費了數個小時才抵達東莞,因此突如其來的事故瞬間點燃了他們的怒火。

在觀眾與影院僵持了近4小時,影院經理兩度下跪、保證全額退票並加200元路費補償後,才勉強平息眾怒。

除了放映質量問題,更重要的是數量堪憂。

截至到2009年底,中國內地不過只有640多塊3D銀幕,和大眾的觀影熱情根本不匹配。

因此在《阿凡達》上映後的一個月內,內地又多出了330塊3D銀幕,並由此加速了內地影院數字化改造的進程和新影院的建設。

到了2010年1月底,國務院下發的《關於促進電影產業繁榮發展的指導意見》,則將相關建設的迫切性大大拔高。

提出「2009年至2012年基本完成地級市數字影院建設改造任務,完成部分縣級市數字影院建設改造任務」「2013年至2015年基本完成縣級市和有條件縣城的數字影院建設改造任務」。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關於促進電影產業繁榮發展的指導意見》

自這一時期開始,中國內地的銀幕和影院數便有了指數級增長。

2009年,全國的銀幕總數僅有不到5000塊,但到了2012年時這一數字便接近1.5萬、2015年時超過了3.1萬。

拓普智庫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正式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銀幕數最多的國家,2018年年底時(近6萬塊)已經比美國多出了2萬塊銀幕。

從今天的視角來看,過去幾年銀幕和影院的過快增長,其實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資本的不理性和行業不成熟的影響。

而後也帶來了諸多行業亂象和隱患(點擊閱讀:大地系裁撤數十名中層,影院跑馬圈地的時代結束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影院的建設讓更多人有了接觸大銀幕的機會,也為中國電影產業的騰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這種變化,從2010年起就已經有所顯現。

這一年,全國的觀影人次達到了2.85億,同比上漲了35%,而因為票價也有所上漲,因此內地總票房也首次突破100億,同比增幅超過了40%。

其中《阿凡達》一部電影就斬獲了13.28億、票房占比超過13%,成為內地票房冠軍。

除了《阿凡達》,2010年里很多好萊塢電影同樣大放異彩。

《盜夢空間》賣到了4.6億,成為了當年的話題電影,諾蘭自此成為了很多內地文青的心頭好。

一幫老打星拍的《敢死隊》賣了2.19億,從那之後批片便在中國成了一個熱門生意(點擊閱讀:《摔跤吧!爸爸》之後,為什麼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批片價格也迅速在此後的短短幾年間翻了好幾十倍。

《鋼鐵人2》也賣到了2億元、成了新聞。

而當今年鋼鐵人謝幕時,《復仇者聯盟4》一天的票房就超過了2億……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鋼鐵人」是如今影響力最大的超英之一

對於國產片來說,這一年的榮光依然屬於老一輩的創作者們:

姜文的《讓子彈飛》票房6.61億,這是他迄今為止傳播度最廣的電影;

《讓子彈飛》的男主之一葛優也在這一年三開花,還出演了陳凱歌的《趙氏孤兒》(1.91億)和馮小剛的《非誠勿擾2》(4.81億);

馮小剛成了當之無愧的年度最大贏家,他的另一部作品《唐山大地震》賣了6.73億,是年度華語片冠軍——但這也是他最後一次斬獲這一殊榮。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票房達到9000萬的《葉問》,續作《葉問2:宗師傳奇》在2010年則賣到了2.34億,「葉問」這個IP正式打響。

而這樣的成績,幾乎是港式武打片最後的榮光了——在內地電影越來越火的這些年裡,武打片已和整個香港電影一起走向沉寂(點擊閱讀:別了,香港電影

當這個黃金十年即將完結時,《葉問4》也上演了告別之作,還因為某些原因在改檔上鬧了烏龍,更叫人為這場落幕唏噓。

2010年唯一不那麼順遂的老牌導演,或許要數國師張藝謀了。

多年來,他首次在票房上栽了大跟頭,《山楂樹之戀》票房僅有1.43億、在當年排名第16。這部作品被很多人所記住,是因為捧紅了周冬雨。

她不僅是首位90後「謀女郎」,還在幾年後成了首位90後金馬影后,歷史的更替大概從這時就已經開始了。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山楂樹之戀》

不過風水輪流轉,一年之後張藝謀的《金陵十三釵》以6.09億的票房成績,成為了2011年華語片冠軍(年度冠軍是10.81億的《變形金剛3》)。

但和一年前的馮小剛一樣,自那之後張藝謀在票房排名上再也沒有達到過這樣的高度。

而《金陵十三釵》的女主倪妮,也是迄今為止最後一位被張藝謀電影捧紅的「謀女郎」。

《金陵十三釵》之外,2011年的國產片總體表現有些不溫不火,沒有太多現象級的爆款出現。

不過這年的一匹黑馬,卻給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靠著光棍節營銷戰略,小成本愛情片《失戀33天》賣到了3.57億,是當年成績第四好的國產電影。

往後幾年,愛情輕喜劇都是市場上頗受關注的一個類型。

而要說到《失戀33天》對中國電影最大的貢獻,大概是讓整個行業看到了營銷的力量。

有某營銷公司的老板曾告訴毒眸,《失戀33天》的「以小博大」,徹底顛覆了行業對於營銷的認知、讓很多片方開始重視起其效用:「一直等到《失戀33天》的出現,才算是給行業做了一個好的示範,光吆喝沒用,得選擇對的方法。」

中國電影的大營銷時代,就這麼開始了。

2012年,國產片和進口片當中,各有一部劃時代的電影誕生。

在經歷了四年多的鋪墊後,漫威推出了「漫威電影宇宙」的首部階段性作品《復仇者聯盟》,成為了當年全球電影產業里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該片在中國內地賣了5.68億元,不算多誇張的成績,但卻讓「復仇者」的概念為更多路人所知曉,進而為該IP日後一系列令人震撼的票房紀錄做好了鋪墊。

國產片的「新時代」,則是由《人再囧途之泰囧》開啟的。

當年的《人在囧途》以小博大成為了黑馬,主演徐崢在自己的處女作上巧用了該片的熱度,在好口碑和賀歲檔的助力下,帶動了近4000萬觀影人次,並最終以12.67億的成績帶動華語電影走進10億 的時代。

憑借該片,徐崢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奪得年度票房冠軍的70後導演,打破了2002年以來第五代們對於票房冠軍的「壟斷」。

但《人再囧途之泰囧》的意義,絕不是徐崢本人以及這個IP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它又一次極大地激活了內地的電影市場。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人再囧途之泰囧》上映21天後總票房累計破10億

當年《阿凡達》上映的時候,由於票價、設備限制、進口片下沉難度大等問題,實際所覆蓋到的觀影人群其實有限。

而《人再囧途之泰囧》的大熱,則切切實實帶動了很多非活躍觀影人群,讓更多的人感受到了進電影院看電影的樂趣。

該片的票房突破12億元大關後,《人再囧途之泰囧》的主演之一黃渤曾和徐崢調侃道:「你一下子把自己放到了人生頂端,以後每段都是下坡路了。」

徐崢倒也不以為然,笑著回應道:「這個紀錄很快會被人打破,你信不信?

紀錄當然沒有那麼快被打破,但新的勢力已經在不斷湧現。

次年,單片成績最好的內地導演,是另一位演員轉型做導演的趙薇。

她在北電的研究生畢業作品《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斬獲了7.18億元,助她成為彼時中國影史上單片成績最好的女導演。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斬獲7.18億元票房

同一年,還有一位跨界導演格外引人注意,那就是小說作家郭敬明。

他的兩部《小時代》累計賣到了近8億元,是當年受爭議最大的作品(還有另一部名垂青史的爛片《富春山居圖》),也讓郭敬明繼抄襲風波後再次被置於風口浪尖。

這樣一個並不出彩的系列能在當年大賣,側面說明了內地電影市場的觀眾正在迭代,年輕觀眾的存在感越來越強。

一場行業的變革正蓄勢待發。

而引爆這場變革的「導火線」,其實在《阿凡達》上映時就已經接好了。

由於當年《阿凡達》一票難求,所以很多觀眾大老遠地跑到電影院後才發現票已售罄。

當時網上常常有人發帖求助:怎麼才能買到《阿凡達》的電影票?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叫做「格瓦拉」的平台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通過格瓦拉,觀眾可以實現線上購票、選座,極大程度上減少了此前觀眾買電影票時的諸多麻煩。

格瓦拉就此一炮而紅,也正式開啟了線上票務時代。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隨後幾年,美團、糯米等團購平台進入高速發展期,紛紛開始試水線上電影票團購業務,到2011年年底的時候,全年線上票務購票的票房占比已經接近10%。

看到了市場前景的美團,於2012年將娛樂部門的在線電影票務業務摘了出來,從內部孵化出了一個新的平台——貓眼票務。

貓眼上線之後,接連推出了過不少反響不錯的活動,但讓其名聲大振、為更多用戶所知曉,則要等到2014年的國慶檔。

這年十•一,貓眼和寧浩的新片《心花路放》合作(點擊閱讀:李佳琦都賣電影票了,電影網絡營銷還能怎麼玩?

用預售9.3元的低價票吸引大批觀眾前往影院觀影,在助推影片成為年度華語票房冠軍的同時,還開啟了內地電影市場的票補時代,正式打響了互聯網帶動電影營銷的第一槍。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貓眼上9.3元的低價票補開啟了內地電影市場的票補時代

往後幾年里,票補一直是整個影視行業的重要話題。

據悉,2015年春節檔影片《天將雄獅》上映的前3天,僅貓眼一家就為其補貼了5000萬元,而後幾年更是有「沒1億票補就別來春節檔」的說法。

盡管如今行業里對於票補的評價褒貶不一,但它切切實實帶來了兩大改變:

首先是通過低價票,讓更多的觀眾走進了電影院,讓內地電影市場的發展更快了一步;

其次則是讓貓眼、淘票票兩大平台深入到了產業鏈的中心環節,從而帶動了貓眼娛樂和阿里影業走向產業腹地,成為了如今行業裡舉足輕重的力量,甚至推動了「遊戲規則」的轉變。

從那之後,電影便和互聯網走得越來越近。

2014年之前積蓄下的力量,在2015年噴薄而出。

這一年,全年總票房達到了440億的歷史新高,同比增幅接近50%,全年觀影人次也突破了12.6億、是五年前的5倍之多。

站在今天的視角上回望,這一年稱得上是中國電影商業化大門打開以來,各項數據增長表現最好的一年,內地大盤締造了無數的票房紀錄,讓人感覺充滿希望。

上半年時,大銀幕上發揮最搶眼的電影主要來自好萊塢。

4月,保羅•沃克遺作《速度與激情7》上映,情懷和IP的雙加持下,催生了中國影史上首部票房20億 電影(24.26億),「速激」系列也接替《變形金剛》成了彼時最有影響力的海外IP。

5月上映的《復仇者聯盟2》斬獲了14.21億票房,漫威電影首次在內地突破10億大關。

6月的《侏羅紀世界》悶聲發大財,同樣收獲了14.20億票房。

然而當暑期檔正式到來後,大銀幕的話語權則開始徹底傾斜。

時隔3年,《人再囧途之泰囧》的票房紀錄終於被《捉妖記》打破,並且直接將華語片的最佳成績提升至了24.39億,翻了一倍。

自此,20億的票房對於華語片來說便不再是天文數字。

除了《捉妖記》,這年暑期檔還有一部為人所津津樂道的黑馬,那就是《西遊記之大聖歸來》。

從被嘲諷炒冷飯到強勢逆襲,國產動畫電影多年以來終於再度成為了人們熱議的焦點。

而「國漫崛起」、「國產動畫復興」等話題也就此開始受人關注(點擊閱讀:《哪吒》爆紅、《薑子牙》來襲,國產動畫就真的崛起了?

但遺憾的是,直到今年夏天《哪吒之魔童降世》出現,中國觀眾才再一次因國產動畫而瘋狂地湧入電影院。

2015年之所以叫人充滿希望,也是因為業內新老公司都表現出了極強的創造力。

對很多老牌公司而言,這年稱得上是大豐收的一年,老牌「民營五大」華誼、光線、博納、樂視、萬達都奉獻了不少熱門作品。

當年年底上映的《尋龍訣》(總票房16.82億),更是集合了萬達、華誼、光線三家公司的力量,輕輕鬆鬆就刷新了內地公司主投電影的最好成績(點擊閱讀:民營電影公司的「五大」,早該重排坐次了

在這些老牌公司之外,也開始有越來越多新公司、新勢力湧現。

當年最叫人驚訝的新勢力之一,是靠話劇起家的開心麻花。

一部《夏洛特煩惱》以黑馬之姿(14.4億)闖入國慶檔,讓人們看到了這家新興影視公司的潛力。

雖然日後也曾有折戟,但直到今天開心麻花依舊是喜劇市場最有影響力的公司品牌。

而該片主演沈騰,也順勢坐上了內地喜劇新領軍人的位置(點擊閱讀:誰是新的喜劇之王?

總得來說,2015年中國電影市場的全面爆發是一次必然。

2010年《阿凡達》加速了基礎設施建設。

2011年《失戀33天》強化了營銷意識。

2012年《人再囧途之泰囧》帶動了增量人群。

2014年《心花路放》激發了票補熱情,科技的進步、網絡的發展、受眾的成熟,諸多變革的結果最終共同鑄就了這一年的輝煌。

影市的輝煌,也帶來了資本的瘋狂。

這一年,文娛行業併購、跨界投資成了一門風潮,影院買賣溢價率10倍左右都算「低價」,很多影企的收購、交易溢價率上個班這股都在數十、數百以上。

數據統計,2015年共發生了88起影視業的重組併購,涉及金額高達435億。

而文化傳媒的上市公司,在當年光是增發募資就達到865億元——這些狂熱自然給日後留下了隱患。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圖源:21數據新聞實驗室

在那年的上影節上,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曾分享了他和馬雲見面時的一個細節:

「我和馬雲見了兩次,他跟我說,一般30億元以下的投資項目,不需要我見投資對象,董事會就決定了,我見你就一個興趣點,3000億的電影市場怎麼做?」

那一刻,很多人對中國電影市場未來的猜想是「無上限」。

這股熱情和希望,一直延續到了2016年春節檔。

當年《阿凡達》的火爆,除了拉動影院建設和線上票務,也在極大程度上激活了春節檔。

《阿凡達》之前,內地觀眾其實少有進影院觀影的習慣,很多影院在年三十下午就會關門歇業(點擊閱讀:賀歲檔四十年變遷史

可當年《阿凡達》的火卻燒到了春節,春節7天《阿凡達》共收獲1億票房,成為檔期冠軍的同時也帶火了整個大盤。

當年春節檔票房驟升至3.39億,同比增長120%,觀影人次也達到了破紀錄的855萬。

自此之後春節檔看電影便逐漸成為了中國觀眾的一個「新民俗」,春節檔的票房也一步一個腳印,不斷往上抬升。

到了2016年春節檔,在票補熱的帶動下,春節檔票房猛升到了30.8億。

其中檔期冠軍、周星馳新作《美人魚》更是最終收獲33億,成為了歷史上第一部30億 的電影——往後春節檔便一發不可收拾,成為了一年當中內地市場最重要的檔期。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然而就當人們以為2016年中國電影會繼續向前大步邁進時,大盤表現卻在春節之後急轉直下。

拓普智庫數據顯示,從4月份開始,2016年剩下的9個月里有7個月的票房同比出現了下滑,其中包含了暑期檔的7月和國慶檔的10月均下滑了18%以上。

而最終2016年全年的票房也僅有455億、驚險破紀錄,連續數年保持高增長的內地影市,突然就來了個急剎車。

急剎車的原因很好理解,在經歷了2015年的狂歡後,2016年電影市場在內容供給上並沒有跟上。

單就影片口碑而言,2016年暑期檔、國慶檔影片的表現均不甚理想。

暑期檔票房冠軍是豆瓣評分僅有4.7分的《盜墓筆記》,而國慶檔的種子影片《爵跡》《王牌逗王牌》《從你的全世界路過》評分也都不理想。

憑借《小時代》在罵聲中越戰越勇的郭敬明,這年第一次碰了壁,成本頗高的《爵跡》只賣了3.82億。

國慶檔的冠軍最終歸屬於一部不被人看好的主旋律電影《湄公河行動》,靠著過硬的口碑,該片一路逆襲並最後收獲了11.88億——

這部影片的成功,也讓博納堅定了新類型主旋律的創作思路(點擊閱讀:博納不退潮 | 專訪於冬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主旋律成了博納的招牌

2016年的低迷與《湄公河行動》的逆勢翻盤,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在這對比之後,一些新的思考也逐漸得到了重視:

基礎設施、營銷票補拉動觀影需求的時代是否已經即將成為歷史,大IP、大明星做主要賣點的方法是否也即將失效,中國電影想要更進一步,該上哪去尋找新推動力?

就票房數據來看,至少到2017年上半年,行業里還存著在一些迷茫。

春節檔之後,每月內地票房榜靠前的位置幾乎都被進口大片所牢牢霸占。

4月份的票房同比上漲了57%,《速度與激情8》成為了最大的功臣,單月收獲24.91億的票房成績(最終26.71億),刷新了進口片在華票房紀錄。

在進口大片的擠壓下,國產影片幾乎沒有生存空間,當年端午檔成績最好的華語片《蕩寇風雲》票房占比只有4%,華語片生存壓力還成了話題、上了新聞。

但這並不代表中國觀眾迷信海外大片。

實際上,這一年上半年里也並非所有大片都過得順遂。

衝著破紀錄去的《變形金剛5》,因為口碑大崩盤最後只收獲了15.44億,看似不低的票房其實比前作少了4億;

《銀河護衛隊2》原本也是衝著10億 去的,結果只賣了6.89億,不是影片本身不夠好,而是因為同期出了部誰也沒想到的黑馬——口碑炸裂的《摔跤吧!爸爸》(12.98億)。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摔跤吧!爸爸》(12.98億)

其實到這時候為止,所謂「答案」已經很明晰了。

經過了多年的市場培養,中國觀眾已經開始走向成熟。

《變形金剛5》這樣的超級IP由於質量不佳會被越來越多人所排斥,而《摔跤吧!爸爸》這樣的小眾電影,也能因口碑而在各路好萊塢大片中稱王。

口碑為王,這就是新推動力,這就是影視行業需要的那個「答案」。

到了暑期,《戰狼2》的橫空出世便充分驗證了這一結論。

如果只看豆瓣評分,7.1分的《戰狼2》算不得口碑大爆,但重要的其實是「社交口碑」。

借由微博、朋友圈,《戰狼2》的受眾認知度、路人好感迅速擴散,加之愛國熱情所帶來的感染力,該片成功吸引到大批中老年觀眾進入影院,引發全民觀影狂潮——

1.6億的觀影人次,最終創造了56.85億的票房神話,也給原本低迷的國產片市場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繼《阿凡達》《人再囧途之泰囧》後,《戰狼2》完成了對電影市場的再一次深度激活。

暑期檔往後的幾個月里,內地大盤也一路高走,並且又接連湧現了《尋夢環遊記》《芳華》等,「全家上陣觀影」的影片。

2017年收官時,全年總票房成功突破558.8億,很多人心里頭懸著的石頭終於落下了。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2017年全年總票房558.8億

經過2017年一整年的洗禮,「口碑」已然成為了電影行業里最重要的制勝之道。

2018年春節檔,映前熱度最高的《捉妖記2》受限於口碑危機,很快單日票房就被口碑、熱度兼具的《唐人街探案2》反超。

而到了整個檔期結束時,笑到最後的則是口碑最好的《紅海行動》。

至於這一年的暑期檔、國慶檔,更是沒有一部口碑不佳的爛片,能夠取得理想的票房(點擊閱讀:爛片死於2018年的夏天

口碑致勝的時代,對於觀眾和用心做內容的人來說自然是好事情,可問題是行業是否做好了準備?

往前幾年,由於內地影市發展過快,一部電影往往只要湊齊了「明星 IP」就能賣出不錯的票房(點擊閱讀:誰殺死了中國大片?

但這種泡沫式的繁榮,也導致了彼時行業的浮躁和諸多不理性,而當觀眾不看噱頭看質量時,危機便也隨之而來。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邪不壓正》

「寒冬」,是2018年影視行業的關鍵詞。

一方面內地電影市場票房再創新高、突破了600億,有大批爆款出現,可另一方面內地影企的日子並不好過。

因為現金壓力、政策調整、股價暴跌、商譽暴雷等問題,大小影視公司都開始陷入到困境當中,一些上市公司甚至出現控股股東爆倉、終止上市等問題。

而這種情況到今年已然嚴峻,此前有新聞報道稱2019年共有近1900家影視公司關停。

有人說覺得是崔永元的曝光是危機的根源(點擊閱讀:崔永元的翅膀

但其實整個行業早已是沉疴遍地,而陰陽合同事件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可以說過去七八年里,中國電影市場發展很大程度上乘了人口紅利的「東風」,如今觀眾越來越成熟,中國電影也必須盡快進入下一個階段。

2019年的上半年,並沒有那麼順利。

盡管春節檔期間,《流浪地球》讓行業看到了中國科幻的力量。

而後的《復仇者聯盟4》又將漫威十年的佈局轉化為了42億票房。

可由於頭部影片之外腰部影片的缺失,更多時間里影院的生意仍不好做。

整個上半年結束的時候,內地總觀影人次同比減少了1億(點擊閱讀:上半年減少一億觀影人次的電影市場,值得擔憂嗎?

後面的故事,大家已然是耳熟能詳了。

暑期檔裡,《哪吒之魔童降世》成功救市,在許多影片撤檔的情況下成功挽救了大盤。

等到了國慶檔,《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兩部主旋律電影,又再度掀起了全民觀影熱,一個10月過後2019年的觀影人次終於追平了去年同期。

而到了歲末,各種中腰部影片持續發力,則在此一次幫助電影市場成功「過關」,如今每一天都在創造著新的紀錄。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哪吒之魔童降世》成功救市並成為歷史上首次摘得年度票房冠軍的動畫電影

但是如果細細回顧這幾年中國電影行業的變遷,會發現今年無論是國產科幻、國產動畫崛起,還是各類紀錄被不斷打破,都沒有徹底改變中國電影產業結構性的缺陷——

怎麼持續輸出優質內容、怎麼保證行業的穩定發展、怎麼和越來越多的娛樂方式搶奪觀眾,都是行業急需去思考的問題(點擊閱讀:如何理解中國電影的工業化?

工業化體系的構建需要時間,但是觀眾已經不會在這個過程中留在原地耐心等待了。

「更迭」,這是作為電影觀眾或者行業觀察者的我,最近一兩年里感觸最深的一個詞。

從去年國慶檔張藝謀的《影》反響平平(點擊閱讀:張藝謀尋找張藝謀

到今年春節沈騰等新一代喜劇明星完勝周星馳、郭帆逆襲稱王,再到成龍、馮小剛等老一輩票房保障,屢屢在票房上碰壁,行業的物是人非常常叫人唏噓不已。

最近幾天,《只有蕓知道》的票房終於突破了1億元,這樣的成績甚至比不上一些超級大片工作日單日的票房。

十幾年前在票房市場無往不利的馮小剛為此發了條微博,回憶起當年《天下無賊》破億時主創團隊慶功時的畫面。

「時至今日,天翻地覆」,連馮小剛自己也「不禁感慨,英雄老矣」。

不久前,毒眸聯合燈塔發佈的《2019中國電影市場用戶觀影報告》顯示,2019年新增購票用戶中,19歲以下及20-24歲用戶占比分別達到了18%和24%,是最主要的新增人群。

與此同時,24歲以下用戶在整體購票用戶中的占比也達到了37%,是占比最高的觀影人群。

年輕人已經成為了當之無愧的「觀影主力」,怎麼去滿足從小在各種大片里耳濡目染的Z世代的喜好、和他們對話,而今顯得格外重要。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這是個挑戰,是種煩惱,但也是「幸福的煩惱」。

比起十年前,中國觀眾好不容易碰上一部《阿凡達》,還得大冬天地去影院門口排隊、在陳舊的電影院裡觀影,今天中國觀眾有太多可選擇的內容,也擁有了表達的權利——

《上海堡壘》這樣的影片,甚至沒法在電影院裡撐過半天,我們似乎有理由相信,未來行業會因為觀眾的成熟而變得更好。

叫人沒想到的是,這一切如果追根溯源,很多變化的源頭居然都牽扯到了十年前的《阿凡達》——星星之火,果真可以燎原

而這也不禁讓人對下一個十年里,電影行業可能出現的變化、正在被醞釀的驚喜,充滿了更多期待。

有意思的是,2019年最後一部大體量的進口片,同時也是整個2010年代最後的進口大片的,是另一個史詩級IP《星球大戰》「天行者傳奇」系列的終章《星球大戰9》。

這是《阿凡達》《復仇者聯盟》問世之前全世界最賣座的科幻電影IP,而它的上映也似乎在和10年前的《阿凡達》遙相呼應。

中國電影這十年:爛片死去,英雄老矣

▲上映6天後,《星球大戰9》內地票房破1億

不過《星球大戰9》沒能像《阿凡達》和《復仇者聯盟4》一樣大賣,除了口碑不佳,更是因為這個IP的影響力。

《星球大戰》誕生的1977年,中國電影市場還是一片「封閉」,「星戰前傳」開始放映的1999年里,中國電影商業化才剛剛起步、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這個系列將要上映。

因此比起從頭開始培養觀眾的「復聯」,「星戰」對於多數中國觀眾而言無疑是一個陌生的、沒有情感鏈接的IP。

如同當年沒條件去一睹《阿凡達》的我一樣,因為行業不發達、產業基礎不牢固、觀影意識和習慣沒有被培養起來等諸多原因,很多觀眾遺憾地錯過了太多的史詩、太多的精彩。

可好在到了今天,類似的「遺憾」正變得越來越少(當然因為種種原因還存在),好電影也終究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在楊德昌的代表作《一一》裡有這麼一句話:「電影發明以後,人類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長了至少三倍。

是電影的出現,讓我們有機會去經歷未曾經歷過的事情,有機會和有相似情感共鳴的人共呼吸,有機會去拓展自己思維和視野的邊界,有機會用另一種方式標記生活。

而也或許正是因為這麼多好電影,這個即將過去的2010年代被拉得很長很長,顯得格外難忘。

感謝電影,陪我們度過整個2010年代。

參考資料:

1.《2010年度中國電影產業發展分析報告》 來源:《當代電影》 劉漢文

2.《我國影院數字化十年:發展歷史、現狀及未來挑戰》來源:《當代電影》 劉藩

3.《2010-2016春節檔研究報告:從3.4億到30億,透視產業奇跡背後的洪荒之力緣何而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