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社交APP【快手】值不值286億美元?

本文來源:燃財經

微信id:rancaijing

作者:閆麗嬌

「快手太獨特了,沒有一家已上市平台可以拿來對比。」快手傳出正在進行F輪融資消息後,一位投資人感嘆。

這是一家看起來極具創新模式的公司,一級市場投資人及二級市場分析師分別給出了不同參照,但沒有一個統一意見,快手到底像誰?

沒有參照意味著,未上市前,即使獲得快手的最新運營數據,也很難從財務角度給出它的合理估值。

據《晚點LatePost》報導,快手預計將於本月完成F輪融資,融資額將達到30億美元。

融資完成後,快手估值將達到286億美元。有消息稱,這是快手IPO前的最後一輪融資。

一直以來,抖音都被看作是快手最強勁的對手。然而,抖音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也都並未上市。

在二級市場上,目前還沒有一家可與快手完全對標的短視頻公司,一級市場投資者及二級市場分析師更偏向於將快手和陌陌、騰訊音樂等以直播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公司,以及BiliBili、微博等社區型公司做對比。

按照目前的市值看,286億美元相當於4.8個B站,1.5個騰訊音樂,3.9個陌陌以及2.7個微博,與社交媒體Twitter248億美元的市值相當。

多位投資人對燃財經表示,快手本輪估值並不貴。「無論從已形成的變現能力,還是可能形成的變現能力看,快手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TMT領域投資人林啟表示,快手的每一輪融資,投資機構所看中的不僅僅是它的靜態價值,也包括未來潛力。

「在快手的願景中,它會成為一家什麼類型的公司,和誰類比,都是估值的重要依據。」

「如果快手未來對標Facebook,那它當下的價值就是被低估的。」

如果簡單按照F輪融資完成的估值計算(估值/月活用戶數),快手目前每個月活用戶的價值為71.5美元,遠遠低於Facebook每個月活躍用戶230美元的價值。

快手估值應該怎樣估算?如果與消息所稱F輪286億美元的融資金額相比,快手這一輪估值是偏高還是偏低?燃財經進行了研究和分析。

快手資本局

3個月前,據彭博新聞社報導,快手正在以250億美元的估值進行融資。而在創投圈,這一消息從7月一直傳了將近半年。燃財經通過快手前幾輪的投資方,也間接證實了快手正在進行F輪融資的消息。

據《晚點LatePost》報導,此輪融資由騰訊領投,老股東紅杉和3家新股東博裕資本、雲鋒基金和淡馬錫跟投。

「本輪融資總金額將達到30億美元,其中騰訊投資20億。」

這也讓騰訊繼續穩坐快手第一大機構股東之位,騰訊本輪投後持股比例接近20%。按照投後估值和騰訊所占比例,騰訊這輪所拿到新股大約在7%左右。

據企查查資料顯示,騰訊最早是在2017年3月參投了快手D輪融資。此後,快手多輪融資都有騰訊的身影。

去年1月、4月和7月,快手分別完成了來自騰訊的10億美元、4億美元和10億美元融資。

面對字節跳動旗下抖音的快速崛起,騰訊不能缺席短視頻戰場,然而騰訊的微視以及其他十幾款短視頻都未能並列第一梯隊,所以騰訊「豪賭」快手,也在情理之中。

一位接近快手的投資方對燃財經表示,早期快手和騰訊之間也有過博弈,快手在價格上也做了很大讓步。而有意思的是,本輪新晉投資方包括了背靠阿里的雲鋒基金。這意味著,快手在投資方上間接集齊了BAT三巨頭。有分析認為,這樣的舉措有利於快手繼續保持「電商中立」。

今年早些時候,有消息稱阿里與抖音簽訂了70億元年度框架協議,隨後快手也被曝出與拼多多達成了戰略合作協議。

短視頻巨頭與電商巨頭的強強聯合,讓戰局變得撲朔迷離。

燃財經整理公開資料發現,2012年到2019年間,快手共完成了包括天使輪在內的9輪融資,融資金額從30萬美元一路飆升至30億美元。

除了BAT,快手背後還有紅杉、華人文化、光源、DCM、晨興資本、張斐等機構和個人。

▲資料來源 / 企查查  整理 / 燃財經

如果對未上市企業估值,通常情況下,需要先在二級市場找到可對標的上市公司。

燃財經在詢問多位投資人後發現,無論一級市場投資人,還是二級市場分析師,多數人認為,可拿來與快手完全對比的標的很難找到。

燃財經獲得了一份某投資機構對快手的股權投資調研報告,其更傾向於把快手描述成升級版的Instagram。

也有投資人傾向於把快手直接對標Facebook。DCM董事合伙人林欣禾曾經把快手比喻成視頻版的Twitter。

DCM投資了快手B輪,並獲得了超10億美元回報。Twitter目前市值為248億美元左右,但85%營收都來自廣告收入。

有投資人對燃財經表示,看估值是否合理首先要弄清楚快手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以及快手未來想講的故事是什麼。「如何定義當下它是一家什麼公司,其實很簡單 ,就看它的主營業務是什麼。」

快手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快手營收目前主要來自於直播、電商和廣告業務,並稱「三駕馬車」。

由於快手並未公開今年各項業務的營收數據,我們先分別估算一下各部分業務的營收。

而參與投資快手的各投資方,將會基於快手提供的內部數據和盡職調查結果,來給出自己對快手的估值。

首先是直播業務。據公開資料顯示,快手2018年的營收約為200多億元人民幣,其中直播收入為190多億元,廣告及其它收入有20億元。

目前,快手營收主要依賴直播,直播業務貢獻了較大比重。

直播行業營收有個公式,約等於直播用戶總數x打賞付費率x平均每個付費用戶打賞金額(ARPPU)。

假設2019年快手直播打賞付費率和ARPPU不變的情況下,2019年快手的直播業務收入取決於直播用戶總數的增長速度。

▲快手直播官網

根據快手官方數據,2018年年底快手整體日活躍用戶數約為1.9億,快手官方為2019年制定的目標是3億日活用戶。

假設快手今年達成目標,以此數字計算,日活用戶的年增長率大概為58%。我們基於此推斷出快手2019年的直播營收大致為300億元。

其次是廣告業務。今年7月16日,快手商業副總裁嚴強宣布了快手商業化的新目標,2019年年底前,完成150億元人民幣廣告收入。

相比年初定的100億元目標,上調了50%。我們假定快手完成了本年目標,廣告業務收入為150億元。

再次是電商業務。電商業務目前相對另兩塊業務貢獻率較低。

今年7月,快手對電商抽傭比例曾經做過一次公開調整,簡單來說,就是自建電商抽傭從1%提升至5%,第三方電商平台從原來的不抽傭變為抽取推廣傭金的50%。一定時間內,為鼓勵電商業務增長,該50%部分將會返還給商戶,快手電商不會自留。

我們把快手的抽傭比例假定按5%計算。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淘寶直播2018年的GMV為1000億,快手2019年電商業務的GMV大概率不會超過淘寶去年的數據。由此推算,快手今年電商收入最多為50億。

根據燃財經估算預測,快手2019年營收約在500億人民幣左右。

快手值286億美元嗎?

基於快手月活用戶數及營收數據,我們可以採用一些對標公司的單個月活用戶價值和市銷率,來進一步估算快手的估值。

首先看第一種估值方式,用對標公司的單個月活用戶價值(市值/月活用戶數)來計算快手的估值。

我們選取4家在投資人眼中快手可對標的已上市公司,它們分別是陌陌、微博、BiliBili和lnstagram,幾家公司業務形態與快手有部分相似之處,主營業務收入來自直播和廣告。

前3家都是獨立上市公司,財報中均有詳細的運營數據和財務數據。而lnstagram隸屬上市公司Facebook,Facebook並未單獨披露lnstagram的相關數據。

不過,福布斯在lnstagram擁有5億月活用戶數時,曾給出了Instagram500億美元的估值,由此lnstagram的單個月活用戶價值可以估算為100美元。

通過陌陌、微博、BiliBili公布的最新月活用戶估算,這三家公司每個月活用戶的價值分別為68美元、21美元和43美元。

取上述4家的平均值即58美元,假定為快手每個月活用戶的價值,根據快手官方最近公布的4億月活數據計算,快手估值約為232億美元。

但有投資人對燃財經表示,快手的單個月活用戶價值要遠高於直播行業平均值,按照分析師給出的1.2倍-1.5倍溢價計算,快手每個月活用戶價值在69.6美元-87.0美元之間。

以此快手估值範圍約為278.4億美元-348.0億美元之間。

其次,我們再用另一種估值方式計算,即用對標公司的市銷率(市值/主營業務收入)來估算快手估值。

快手旗下有幾種不同的業務,我們先將快手業務拆分,每部分按照業務相近的對標公司的市銷率分別估算其業務估值,最後得出快手總體估值。

在快手直播業務上,我們選取陌陌、YY、虎牙和斗魚作為參照對象,計算出直播業務的平均市銷率。根據彭博數據,這4家企業市銷率分別約為3.9、1.99、5.62和4.69,均值為4.05。

按照上文估算的快手2019年直播業務營收大約300億元人民幣,快手直播業務的估值約為1215億元人民幣,約合174億美元(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為7)。

快手廣告業務上,我們選取微博作為對標對象,微博市銷率約為5.93,按照快手2019年廣告業務營收目標150億元人民幣計算,快手該部分估值約為890億元人民幣,約合127億美元。

如果將快手的電商業務與蘑菇街的市銷率1.42對比,可以得出快手的電商業務估值約為71億元人民幣,合10億美元。

最後,我們將各部分業務估值相加,快手總體估值約為311億美元。

以上兩種估值方法計算出的快手估值僅是作為參考,接近和高於消息所稱的286億美元。在採訪中,也有投資人對燃財經稱,「本輪融資,快手的價格並不貴」。

企業真正的估值,往往還要根據雙方協商和博弈的結果進行調整。

針對一家公司估值,同時需要財務、法務、業務等多方面盡職調查,每家機構背後都有一個精算團隊。最後還會根據與不同投資機構的博弈,有一定的讓步或溢價。

從另一方面講,估值也是一個動態變化的過程,投資機構會看公司未來在講一個怎樣的故事。

「快手每一輪融資都會有未來的發展規劃和願景,機構投資看中的是他未來成長性,而不是當下的靜態價值。」林啟說。

他認為,成長型互聯網公司用財務模型估算其實沒有意義,靜態指標更適合比較穩定、沒有特別爆發性的公司。

增長與壓力並存

燃財經採訪的多位投資人都認為快手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它的商業化潛力也並未完全釋放。

然而,在面對高估值的同時,快手也在面臨激烈的行業競爭和自我考驗。

12月10日,快手大數據研究院發布了《2019快手直播生態報告》,快手直播日活用戶突破1億,其中,快手遊戲類直播日活超過5100萬。

在今年7月,快手首次公布遊戲類直播日活時就曾表示,已經超過了虎牙、鬥魚之和,成為實際意義上的「國內第一遊戲直播平台」。

此外,快手也在試圖拓展更多元的內容形式。

除遊戲外,也相繼在教育、音樂、汽車、媒體號等垂直領域增加發力點,這些垂直內容也會給快手的各項業務帶來新的營收。

快手的社區沉澱極大推動了直播和電商發展。而廣告的商業化方面,作為高度強調用戶體驗的產品,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快手都沒有提高廣告的載入率。由此可見,未來快手的廣告營收還將進一步增長。

與此同時,快手也將面對更大的挑戰和更多的成長壓力。

整個移動互聯網用戶紅利消失,大部分平台都在經歷用戶量到頂的困境,平台紛紛選擇將主要精力放在深挖用戶價值上。

擺在快手面前的難題有很多,其中最基礎、最緊要,也最難解決的就是用戶增長問題。 

此前,燃財經曾經在《快手能完成KPI嗎?一文中,分析過快手當下面臨的局面。

2019年,是快手艱難的一年。這一年,快手開始變得「激進」,關鍵詞變成打仗和補課。

6月,快手創始人宿華、程一笑發布全員內部信,對公司長期的「佛系」狀態提出不滿,宣布進入「戰鬥模式」,並把戰鬥的第一個目標定為:2020年春節前達到3億DAU。

不過,年底將至,快手的KPI似乎完成得並不順利。

此前,快手對KPI做過多次調整,把DAU變為峰值DAU,極速版要承擔KPI的20%,還計劃靠重金贊助春晚拉動增長。種種跡象表明,此刻的快手正處於巨大的增長焦慮之中。

這種焦慮還來自與抖音的競爭。

QuestMobile的數據顯示,抖音9月末的DAU為2.77億,雖然抖音的DAU也在浮動,但從數據上看,快手與抖音的日活用戶數仍然有較大差距。

具體而言,快手和抖音之間的日活差距從今年1月的0.62億,進一步拉大到9月底的1.06億。

▲2019年1月-9月,快手與抖音的日活數據,來源 / QuestMobile

業內人士表示,按短視頻需求的人群占比和頻次計算,短視頻的用戶空間應是社交軟件的三分之一,DAU大約在3億左右。也就是說,誰先達到3億,就意味著誰拿到了這場戰役的主動權。

去年9月,美國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正在尋求15億美元的股權融資,該輪融資後估值最高可達到750億美元。

抖音一直是字節跳動的拳頭產品,業內人士預計,抖音支撐起了字節跳動將近一半的估值。

單從估值而言,快手與它最大的競爭對手字節跳動差距十分明顯。

在可預見的未來,快手還會繼續增長,但面臨的挑戰也不小。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阿里和騰訊雙雙跌出了全球十大市值公司

xxx

狂飆十年的中國互聯網光環不再(穩),我想去國企

xxx

讓騰訊蒸發3800億人民幣的那篇官媒文章已經刪了

xxx

除了罵裁判,中國互聯網八大平台都是怎麽看奧運會的?

xxx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戴字節跳動(抖音)的工牌能光宗耀祖嗎?

xxx

中國的B站正在日本走紅,但走紅的路子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