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PUA產業簡史】最近PUA新聞很多,PUA到底是什麼?

本文來源: 青年橫財發展會

微信id:xrich666

作者:大海騾 

最近關於PUA的社會熱點很多,大都跟男女戀愛方面的惡性事件有關。

作為一名金錢社會觀察者,我早就注意到了作為斂財手段的PUA產業。

▲「快速推倒,實戰專家,一對一定制輔導」

PUA本來是門搭訕「技術」,可它是怎麽變成生意的?

帶著這些問題,我搞了個考據研究。今天就來跟大家講講中國PUA產業的發展小史。

不良PUA的萌芽

首先,用一句話定義PUA:

PUA,全稱Pick-up Artist,指的是利用一套特定心理學技巧與異性交往的人。

我這句描述說得很中性,沒啥價值判斷色彩。因為PUA在20世紀70年代於美國興起時,的確不是壞玩意兒——它旨在幫助不會跟異性社交的小伙子順暢地搞上對象。

第一個系統提出這門理論的,是一個叫埃里克·韋伯(Eric Weber)的人。

▲How to Pick Up Girls,韋伯寫的PUA理論書

不過,率先傳入華語世界的PUA指南是《把妹達人》和《謎男方法》。

這兩本書都是於2007年在台灣正式出版的。

而幾乎同時,2007年到2008年,一部分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翻譯了一些PUA資料,在國內論壇上與其他人分享。

我找到一些早年混PUA圈子的人寫的回憶文。

據說,當時PUA圈內人多為居住在一線城市的海歸、白領。

這幫人也不是為了約炮,而是為了以「搭訕」的方式多認識異性,打開交際面。

你要說這幫人都特別純情,那倒也不是。

但由於他們以精英自詡,挺看重所謂的mindfuck,不屑於一上來就騙姑娘上床。

世界在下沉,PUA也一樣。隨著越來越多人瞄上這個概念,這套「心理技術」也變得越來越赤裸裸。

中國第一家號稱「主流PUA集中地」的就是下面這個「泡學網」。

如果PUA是個人,大概也會哭喊:你可知「泡學」不是我真名?

更要命的是,泡學很快就變成了真·炮學,不再為了幫男性克服社交障礙而存在。

推倒,成了這套手段裏的「一個重要節點」。

咱們來看看PUA培訓班的課件是怎麽說的。在那裏邊,目標獵物被分成四類:

第一階段:女朋友、「正室」

第二階段:情人、P友

第三階段:單純打P

第四階段:一夜情

一夜情只是位於金字塔底的「初級階段」。

越往金字塔上邊走,PUA學員和目標獵物的關係就越長期化,也摻雜著更多的精神控制成分。

換句話說,中國PUA將把女性騙上床作為「上手」標準,然後才談得上別的。

自2007年起,網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體系化PUA社區。

泡學網、愛約會、超級約會學、豆瓣搭訕學小組等實質上傳播PUA方法的社區一一興起。

豆瓣「搭訕學」小組至今存在,有9.4萬多名粉絲

這些線上社區,喚醒了一些「聰明人」賺錢的心思。

從個人到公司化運作

從PUA社區興起開始,就有一些散兵遊勇式的「導師」陸續登場。

他們大多是早年間就混跡於這個圈子的人,搖身一變成為導師,開始販賣「把妹技巧」。

比如下邊這位劉念,2007年開始教人PUA,到2016年單月收入就超過30萬元人民幣。

他就曾公開宣稱自己同時跟17名女孩交往、睡過400多名女生。

反對者把他稱為「豬精男」

受到這樣聳人聽聞的宣傳的蠱惑,一群抱著不同目的的年輕男性,成為PUA導師們最愛割的韭菜。

另一位PUA「大神」王某宇(網名「浪跡」),則是在2011年開張迎客搞「教學」的。

而從2012年開始,PUA培訓逐步行業化。

2012年巫家民創立了PUASPACE,同樣是他,2014年又創立了壞男孩學院,後者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集合了國內PUA圈子最有名的「導師」。

由於PUA的核心賣點是「技術」,開發理論當然是第一步。

在「初代導師」的耕耘下,一套「成熟的課程體系」漸漸形成。

PUA系列話術(圖源:孔唯唯知乎專欄)

2010年前後,有個網名叫「死囚漫步」的人發明了所謂的「五步陷阱法」。

下圖這套課程體系就是從五步陷阱法衍生出來的。

我的觀感是:這套理論已經不把「獵物」當人了。

女孩們成了PUA的肉礦,要肉體給肉體、要錢給錢,要命也不會拒絕。

PUA培訓班的「核心營銷策略」,是販賣色情。

除了導師直接在自己的宣傳文案裏寫「推倒過XX人」之外,在學員社群裏發「推倒」照片和視頻也是特別重要的拉客方式。

這種簡單粗暴的營銷方式能夠直接刺激學員的欲望,讓他們覺得「導師真牛逼」、「跟著他學肯定能把到妹」。

利潤的驅使,使PUA導師們圍繞推倒數量、推倒速度展開激烈的競爭,百人斬、千人斬,8小時推倒、5小時推倒,這是最有力的營銷

導師和學員的推倒過程,通常被偷拍偷錄成視頻、音頻和圖片,甚至直播形式,被包裝為成功案例,在網上傳播。

「色情營銷已經成為PUA行業慣例。業內人士林楊說,「不打色情牌的,最後被擠得沒有生存餘地。在這個混亂的行業裏,不怕被罵沒有道德底線,最怕被罵沒有技術。」(據《南都周刊》報導)

具體有多賺錢呢?

剛才咱們看過豆瓣「搭訕學小組」,它背後的導師是《魔鬼搭訕學》的作者阮琦。我在網上找到了他2013年全國巡回培訓的課程安排和價目表:

3天實踐課 12周網絡課 

實踐課:小班培訓最多7人,每天兩小時理論課,剩余時間為實踐課。

網絡課: 每周三 20:30~22:30(每周一個主題,一共12個主題,聽完為止。)

另外還能加入專屬QQ群,獲得為期三個月、每周五天、每天至少1小時的魔鬼老師在線指導。

收費:3980元 

結合2013年的物價,這個收費標準相當高了。而《南都周刊》在2017年採訪過PUA導師,問到了單次課學費價格:「普通線上課單節三四千,線下課常常在一萬左右。」

除了課程,甚至還有賣PUA軟件的。

還有更省事的「全包式服務」——2000塊錢包月代聊代約,學員「只要負責去X」。

有些學員花錢上了一堆課,覺得自己也能教學了,就很可能掉進另一個套裡:報PUA導師培訓班。

據培訓機構稱,一旦你當了PUA導師,月入10萬不是夢。而這樣為期兩三天的培訓班也能收至少3萬元/人的學費。

PUA培訓現場(圖源:荔枝焦點)

「業務線」這麽多元,搞PUA的公司能賺多少錢呢?舉個例子,剛才提過的泡學網,背後是「廣州花鎮教育諮詢有限公司」。

這家公司旗下有兩個品牌:一是以男性為主要用戶群的泡學網,二是以女性為目標用戶的花鎮,分別教兩性用戶如何搞PUA,可以說是男女通吃了。

順便說一句,花鎮品牌的創始人就是「情感教母」Ayawawa,專門教女性怎麽釣金龜婿的那位女PUA。

她擅長用「基因學」、「進化論」來包裝自己那一套「兩性技巧」。

書名翻譯過來就是「要拿男人當動物」

現在,花鎮已經成功轉型成了「情感婚姻諮詢機構」,官網相當正經:

在公司動態裏,我找到這樣一段話:

「廣州花鎮教育諮詢有限公司始於2008年,至今已有11年情感諮詢行業服務經驗。公司擁有以冷愛為首的一支資質正規、經驗豐富的情感諮詢師隊伍,建立了自己的互聯網 情感的大數據系統,年營收已超億元。」

「曾入選廣州市政府「2016年創新標桿企業」名單,在2019年廣州市番禺區大學城區域以1232.59萬元的納稅額名列該地區納稅額排行榜第四名。」

再看看其他同類公司

「魅動力(旗下有品牌「壞男孩學院」、「小鹿情感」),從2015年3月至今已完成5輪融資,交易金額達數十億人民幣。」

而制霸成都PUA市場的浪跡教育,也在2017年完成2000萬元A輪融資,甚至宣稱將在A股上市。

你也看見了,PUA在中國的產業鏈已經相當驚人,拴在這條線上的螞蚱們都吃得很肥大。

寫在最後的話

雖然我是一名橫財研究者,看多了各種各樣奇怪的賺錢方式,但研究PUA的橫財還是讓我氣得要吐血。

在攫取不義之財的路上,這些人已經幾乎喪心病狂了。

來看看PUA圈子裏無人不知的「大神」——浪跡的朋友圈廣告。

圖源:小劍暗訪

這種所謂培訓鼓吹的價值觀就是:推倒女孩,就是勝利。影響有多壞呢?

到今天為止,由PUA產生的惡性事件已經很多了。比如有愛滋病患者利用這套手段傳播病毒。

還有PUA學員利用「五步陷阱法」誘導女孩為自己自殺。

前段時間引起全社會震動的北大包麗自殺事件,據部分人猜測也可能與PUA有關。PUA機構浪跡教育的公眾號甚至因此被封。

有靠PUA賺錢的人,就也有反PUA的人。國內最有名的反PUA組織,是廣東女孩孔唯唯創辦的「小紅帽」。

孔唯唯的本職工作是社工,因為一個報了泡妞培訓班後性情大變的朋友開始研究PUA,至今已經做了8年反PUA工作。

許多PUA受害者、學員甚至PUA導師,都會找她尋求幫助,希望她能幫自己擺脫PUA的陰影。

這項工作並不好做。孔唯唯和她的「小紅帽」經常陷入窘境:

有大量 「黑料」都是各大PUA組織相互舉報,特意發給唯唯。

她的微信聯繫人有80%是學員和導師。很多人來刺探敵情,或者軟硬皆施地威脅一番。偶爾還有人來拉她入伙,請她當導師或者銷售。

證據完整的材料,孔唯唯整理出來,發布在網上。網民們罵是罵了,可導師們卻沾沾自喜,反而當作宣傳。

在PUA交流群裏,甚至還有人一邊曬出自己把妹戰績,一邊嘻嘻哈哈地說:「明天又要上孔唯唯老師的微博了。」(據《南都周刊》)

孔唯唯在接受採訪時說,她曾經聽過一種說法:PUA只是一種技術,而技術是中性的。

但她對「中國式PUA」研究得越多,就越覺得其中被灌輸了很多扭曲的價值觀。它並不是什麼「中性的技術」。

還有一個人群也是我關心的,那就是學到PUA技巧並「成功」把妹的學員。他們是不是心滿意足了呢?

我從訪談節目《和陌生人說話》中找到了答案。有位化名林晨的前PUA學員,面對鏡頭說出了自己搞PUA時的心態。

但後來他也表示,自己不再相信感情了,也失去了真心愛上別人的能力。

林晨今年才22歲,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儘管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清真相,決心公開討伐PUA,PUA仍然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為什麼?因為有利可圖。

在你我可能看不到的地方,PUA還在瘋狂「發財」。

Ayawawa雖然曾經被微博禁言六個月,但她「出來」之後依然生龍活虎,至今還在積極宣揚她的「剪刀石頭布」理論。

這套「理論」我就不介紹了,想了解請百度,但千萬別信

說著下面這些話的,是某PUA「大神」。他的公司也依然好端端地活在成都。

各種PUA「資源包」、App,以及似是而非的「把妹秘籍」、「心理學技術」,也還在網上流傳著。

他們,還在繼續賺錢。

其實不管是哪種PUA,坑的都是男女雙方。互相哄騙得來的關係,最後沒有半點真誠,只會讓男女兩性更加對立,沒完沒了地互相欺騙、傷害。

初學PUA的年輕小伙,大多是不善與異性交際、想在人際交往上打開局面的老實人。但最後卻變成了韭菜和被殺的豬。

談一段真摯美好的戀愛,真不用學什麼PUA。對「情感諮詢」之類的培訓班也應該保持警惕。

我想誠心誠意地勸大家一句:要小心,別再給PUA騙錢的機會了。

參考資料:

01.https://zhuanlan.zhihu.com/p/32579693

02.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33062/answer/97222137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