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月薪人民幣兩萬,喜歡買山寨貨,十元商店的那種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作者:指聽

上周,一個有關「無印良品」的新聞把很多人都搞糊塗了。

12月11日,北京高院判令日本良品計畫、上海無印良品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無印良品註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也就是說,日本MUJI以後無權在家紡、毛巾類的商品上標註「無印良品」的商標。

目前某寶的MUJI官方旗艦店中,大量商品描述中的「無印良品」字樣已被去除,日本良品計畫也就此作出了聲明。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身邊很多小夥伴都在感慨「李逵輸給了李鬼」。

畢竟在大多數人心中,MUJI才是「正統」的無印良品。

但也有人驚呼:「什麼?我家門口的那個無印良品居然是個國產店?」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日本的MUJI和北京無印良品,單從裝修外觀來看的確很難分辨

其實,讓人難以分辨的何止「無印良品」和「無印良品」,每個人在逛街的時候都一定看到過類似的商店:

名字一般是四個字,Logo通常是紅底「田字格」;店鋪的裝修以白、灰和木色為主,通常會掛上帶有日語的橫幅和價簽。

賣的東西也很雜,包括化妝品、文具、小飾品收納用品等。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看著有些MUJI風吧,但是店鋪的面積不大、整體風格卻又透出一種微妙的廉價感。

與之相配的則是商品的價格。

在這些店鋪里,有5塊錢的分裝瓶、10塊錢的香水、19塊錢的帆佈包。

盡管店名千差萬別,生意往往都很不錯。

店內從早到晚都是人頭攢動,花個幾塊錢都要排上半天的隊。

為啥這些商店熱衷於把自己包裝成低配版MUJI?

而消費者明知這些產品都是「低仿貨」,想走進店里的心為什麼又攔都攔不住呢?

01

一個重要原因是,在很多消費者心里,日貨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優質」。

而這些店打著「日本製造」的幌子,確實唬住了很多人。

MUJI風的雜貨店流行之初,常規操作就是通過在官方介紹和廣告宣傳中刻意引導,把自己包裝成日本品牌。

比如現在廣為人知的名創優品,就直截了當地將「日本進口、低價優質」作為核心賣點,直接標明在貨架上。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Logo類似優衣庫,商品包裝模仿MUJI,並且大量使用日文,以強化自己的「日本血統」。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無論是零食還是化妝品,都能看出明顯MUJI的痕跡

還在官網上還刻意突出了一位叫做「三宅順也」的日本設計師,並將他奉為自家理念的發起人。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在官網上,這位日本設計師的名字甚至還排在CEO的前面

這些包裝很容易讓消費者相信這是家日本商店,但事實上,名創優品的註冊地在廣州,而CEO也是個中國人。

而當大家終於發現這是個徹頭徹尾的國產品牌後,消費習慣已經養成。

反正東西用著還湊合,也就對山寨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這樣的策略在商業上無疑是成功的。

在短短幾年里,它不僅在國內遍地開花,還遠銷韓國、澳大利亞,甚至把廣告打進了韓劇里。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說真的,看到這一幕我都驚了

看到了名創優品的成功案例,更多商家也打起了「出口轉內銷」的主意。

隨著北歐風的流行,商場了除了日本製造,又多了不少「瑞典製造」。

最近同事在逛商場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家名叫NōME的店,它長這樣: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這家店從內部裝修風格來看跟宜家很類似,還在店里像模像樣地擺出了幾位瑞士設計師的照片。

在網上的宣傳稿中,這家店也稱自己是個「來自瑞典的家居設計店」。

不過如果你仔細閱讀NōME官網上的公司介紹會發現,這家店的註冊地依然在廣州,創始人也毫無意外是個中國人。

所謂的「瑞典總部」其實是設計研發中心,由「瑞典獨立設計師及合作設計師」組成。

然而從店里的商品來看,瑞典設計師的設計風格基本上是這樣的:化妝品包裝學MUJI,電子產品外觀學Apple,服飾設計學Zara之類的快時尚品牌。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就這瓶子,我真的看不出這跟MUJI有什麼不同

更好笑的是,名創優品也推出了一個叫NOME的品牌,兩家店除了在商標上差了那麼一個「橫」之外,從裝修到商品都幾乎一模一樣,連「總部」都同樣設在了瑞典斯德哥爾摩

去年,兩個公司還就誰是「正版」打過一場官司。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商場里的店鋪只是冰山一角。

主打日式、北歐極簡風的網店更是層出不窮。

在某寶上搜索「無印良品」,你會找到幾百家店鋪,包括家具店、文具店、家紡店……

從店鋪設計到商品,都以黑白、木色、格紋為主,全都號稱是「日系性冷淡風”。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仔細看來,這些商品都是對MUJI、宜家的模仿,只不過有些是相對注重質量和品牌的「高仿」,有些則是走廉價路線的「低仿」。

然而,經過大眾傳媒這些年來堅持不懈的科普,現在很少會有人相信這些品牌真的有什麼「外國血統」,但是為什麼還是有人去買呢?

02

不能怪商家總喜歡頂著日式、北歐的名頭賣貨,因為中國消費者真的吃這套。

畢竟很多非極簡風的東西實在是–太醜了。

比如很多年輕人真的不明白,好好的一個碗,為什麼非要在上面印兩朵大紅花?

超市里賣的四件套為啥總是大綠、大紫這些亮瞎眼的顏色?

而家具城那些笨重的豬肝色沙發,又憑啥賣幾萬的價格呢?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這種「可愛」的兒童窗簾我不信你沒見過

與這些反人類的設計比起來,極簡風盡管千篇一律,但起碼不辣眼睛。

所以,盡管人們心里明白那些打著日式名頭的商店賣的完全是在打擦邊球賣仿貨,但也只能「矮子里面拔將軍」。

有趣的是,名創優品的老板葉國富,正是10年前曾開遍學校周邊的飾品連鎖店「哎呀呀」的創始人。

從他的事業之路,我們似乎也能窺見到年輕人審美變化的規律。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當年哪個中學女生沒去過「哎呀呀」

不過,在冒充國外品牌失敗後,這些低仿店鋪不再一味地照搬國外的「極簡風格」,反而試圖引進一些「本土審美」的元素,畫風也開始逐漸跑偏。

即使你住在北上廣深,也一定在家附近的平價商場里看到過「尚X凡品」「優X優品」一類的品牌。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自稱是韓國品牌,但實際商品都來自義烏

雖說是二次山寨,但這些還算是有名有姓的加盟連鎖店,至於不知名的小店就更多了。

在這些店里,你能找到「性冷淡風」包裝,依然掩蓋不住「土豪」氣息金燦燦的鉛筆: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日式風格的貨架上,擺著粉嘟嘟的hello kitty: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有跟「雕牌」包裝幾乎一模一樣,但是只賣10塊錢的香水: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還有怎麼看怎麼不對的小黑裙: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在一些更「低仿」的小店里,還有人買到了會露出大拇指的毛線手套,發圖的網友開玩笑:「這是想讓我點個贊嗎?」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無論從產品類別還是定價來看,這些店鋪的風格都離MUJI越來越遠,反倒像是我們記憶中「買不了吃虧和上當」的街頭十元店。

所謂的日系極簡風在影響著國內商品風格的同時,也在被中國商家的審美改變著。

03

不過話說回來,很多人即使嘴上對這些不倫不類的小店再嫌棄,依然無法阻擋自己走進「XX優品」之類的店鋪。

如今的年輕人或許能花掉一個月的工資去買名牌包,卻未必肯花15元在無印良品買一個掛鉤,在他們眼中,無印良品的性價比實在太低了。

一個亞克力的小收納盒要賣120元,一塊單人餐墊賣30元,頸枕要150塊,床上四件套更是600塊起跳。

這種定價讓普通年輕人不禁高喊:「一個塑膠盒子這麼貴為啥要買,省下錢買點肉吃它不香嗎?」

低仿們也很清楚自己的優勢,畢竟「日本設計師打造」這種名頭已經騙不了人了。

於是在宣傳上也摒棄以往的「國外進口」「日本設計」,轉而改成「物美價廉」。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有網友把名創優品和MUJI的產品價格做過全方面的對比,除了美妝、襪子和零食價格相差不大之外,在其他品類的產品中,MUJI的價格都遙遙領先:衣服、收納產品平均貴2倍;床品、餐廚用品貴1倍;而箱包的價格更是相差了10倍之多。

可以想像,其他的低仿店價格恐怕只會更低。

有位喜愛MUJI的網友曾充滿感情地說:「MUJI賣的從來不是產品,是每一件產品背後的設計思想,還有它輸出的一種生活態度。」

但是很顯然,很多人並不願意為其買單。

對於年輕消費者來說,他們當然知道這些低仿店從設計到產品,都幾乎照搬了他人的創意,也從沒有什麼品牌文化可言。

事實上,他們與網上對買假鞋、買微商化妝品、玩盜版遊戲一類的行為深惡痛絕的,可能是同一類人。

但當想買的東西從那些彰顯了自己愛好和品味的寶貝,變成了收納盒、掛鉤一類無關痛癢的日用小物件後,很多人似乎還是為了少花幾十塊錢,選擇在知識產權意識面前妥協。

這些日用品從外觀到功能都符合他們的需求,同時又看起來彷佛沒有太多研發成本。

太多網友批評MUJI在國內賣的太貴、品牌溢價高,也讓購買「低仿貨」的人們找到了一個台階。

“我月薪2萬,最愛在十元店買山寨”

▲有很多網友認為MUJI「價超所值」

在一些年輕人群體中,安利便宜又好用的低仿貨甚至成為了一種社交。

有網友說:「當有朋友問起我的X馬龍網紅款是從哪里買的,我會熱情地推薦這款花10塊錢買的『平替』,味道真的差不多啊,用起來也不心疼。」

這種行為與當代年輕人每天把「窮」掛在嘴邊一樣。

在這種自嘲式的安利中,他們試圖消解自己的「買仿貨」行為在社交中的可能遇到的尷尬。

或許直到手裡十幾盤單價5塊錢的眼影弄到眼睛發炎,才會在心里埋怨自己:有那點錢,還不如去買正品了。

閱讀原文

貴族品牌哈根達斯已不再受中國年輕人歡迎?

xxxx

南北「稻香村」商標之爭。在中國做生意,11條關於商標的建議。

xxx

從中國古代家、族、國談起,以前商幫發達,卻沒能留下百年企業?

xxx

圖集 / 中國「寵物經濟」興起,預估2020年突破人民幣2000億元。

xxx

網易將代理漫威遊戲,並首發中國正版《寶可夢》

xxx

在香港風光上市才三天,農夫山泉換掉銷售負責人,「半小時首富」親自出馬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