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外賣小哥持刀行兇之後,該不該取消「差評」機制,網民吵翻了

本文來源:中新社

微信id:cns2012

作者:吳濤

給差評,小哥不容易;不給差評,自己生悶氣。

最近,發生在武漢的外賣小哥持刀行凶事件持續引發關注。

  【「殺人騎手」背後群像:每單5塊錢,投訴扣100】美團回應武漢殺人事件:不是因為差評

關注點逐漸從事件本身,衍生到了「該不該取消外賣小哥差評制度」,網友展開激烈討論。

是否該取消差評?網友吵翻了

外賣小哥持刀行凶案,有人分析認為是因為差評產生。

雖然商家否認,但是平台苛刻的差評制度引發爭議。

有網友稱,外賣小哥本來就很不容易了,頭上還懸著一把差評的刀,建議取消。

「我從來不給外賣小哥差評,他們特別辛苦,大家賺錢都不容易。相互體諒一下。」

也網友表示,「平台的問題,每次都讓底層相互體諒。」

「差評不能給?花錢買氣受?大家誰容易?」

也有人擔心,在外賣小哥差評制度取消以後,還能否維護自己的權益。

「取消差評以後,外賣員是不是想怎麽送就怎麽送了,我覺得有差評權是一種保障。」

網友習慣看「好評」下單

其實不只是外賣行業,當前差評制度已廣泛存在於快遞、電商、網約車等服務行業。

這已經成為消費者購買商品或服務前的「第一步」。

差評制度由來已久,最早出現在淘寶等購物網站上,經過市場多年的教育,可以說,其影響力深入網友骨髓。

有經常購物的網友表示,「購物前,我習慣看下評論,太冷清的不要,差評多的不要。」由此可見差評的威力。

所以就不難理解,一個好評99%的電商店鋪可賣出幾十萬元價格的商業邏輯。

有店主就等調侃:「幹了幾年電商沒賺到錢,最後一個店鋪賣掉賺了幾十萬。」

差評制度引發的扭曲

差評制度,無疑可提升行業從業者的服務質量。

但走著走著,差評就有點扭曲了。現實中,因為「一個差評引發的血案」就屢見不鮮。

如,網購給出「差評」後,便受到商家騷擾,是不少人曾有過的親身經歷。

據《新京報》報導,家住溫州市蒼南靈溪鎮的陳靈(化名),因為購物給了差評被賣家報復,「一天到晚手機不停提示收到簡訊,都是一些垃圾信息」。

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因為差評收到快遞員送來的花圈」「因為差評遭受『呼死你』」、「因為差評大打出手」、「因為差評放棄尊嚴低三下四『求刪除』」。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差評幾乎成了一把刀,用得好可以切菜造就珍饈,用得不好就是殺人的兇器。

所以就有了商家的「送你一張手寫賀卡 5元紅包求好評」。但實際上是委婉告訴消費者別差評。

消費者說,這不錯,多拿了5元紅包。商家想,「消費者真傻,商品提價10元,留出5元發紅包,自己還賺5元。」皆大歡喜!

後續又演變出現「不發紅包就無腦差評」「心情不爽就隨意差評」。

可以說,差評和「反差評」的鬥爭從來沒有休止過,這既是心理的博弈術又是良心的一桿秤。

差評處罰是否過大?

有分析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差評的影響力和處罰力度太大。進而讓一些看到了「生意」,出現了惡意差評和刪差評產業鏈。

以刪差評產業鏈為例,不法分子要麽「買通」企業技術人員簡單粗暴直接刪;要麽通過套取顧客第三方支付平台賬號、偽造身份證件、更改顧客賬戶信息等流水線服務,讓差評神秘「失蹤」。

無論哪一種,難度之大可想而知,但依然存在,值得思考。

至於差評是否處罰過大?以外賣行業為例,有外賣小哥稱,「跑團隊的外賣員,每月不能超過5個差評,否則罰款。」

有網友稱,「你晚吃一會兒飯沒事,他們有差評就『吃不上飯』。」

▲資料圖:2018送餐員平均月薪城市排名。圖片來源:58報告

報告顯示,2018年全國送餐員平均月薪達7750元。

有行業人員說,「都是辛苦錢,一天工作超過12個小時,很少有機會請假休息,還容易被扣錢。」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助理分析師蒙慧欣表示,對差評的評判,平台需制定完整的考核處罰的仲裁機制,而不是簡單武斷地將責任歸屬於基層服務人員,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差評制度未來如何完善?

有網友建議,增加互評制度。

例如外賣行業,外賣員、顧客、商家三方互評,並給予對應的、合理的獎懲,這樣更加客觀、公平。

不過記者發現,也有電商對差評不太看重,你想投訴都無門,壓根就沒這一說。

這只能說,「我們不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網友建議加入三方評價。截圖

蒙慧欣稱,在尚未弄清是哪一環節出現問題時,無論是商家還是配送員,平台都不應先「一刀切」處罰任何一方,而是先對消費者一方做出補償、道歉,後續再核實責任歸屬。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