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哥在CBA】我們虛構了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豪哥上籃動圖,請點擊

本文來源:蘇群

微信id:suqunbasketball

作者:蘇群(《籃球先鋒報》總編輯)

關於林書豪在CBA的爭議,這個賽季從未停止過。

這是因為,我們用兩套完全不同的規則在看待他。

書豪為此也很糾結,曾經抱怨對他的防守動作太大。

但我不認為這是問題的根本,我們必須從既有的規則中跳出來,把他當一個純粹的籃球運動員看待,並且置於CBA的環境之下。

上周五我帶4歲的兒子去首鋼現場看球,北京對浙江。

兒子已經兩次去首鋼現場看林書豪了,他很早就知道要看白色球衣的7號。

但讓4歲的孩子保持專注很困難,尤其在首鋼大比分落後、現場非常安靜的情況下。

那場比賽,北京隊最多落後達到31分,兒子百無聊賴,看到吉祥物鴨子跳舞才興奮起來。

第三節結束時北京隊落後26分,兒子說要去華熙玩滑滑梯,我只能帶他離場了。

走的時候,書豪12中1,第七次投三分球時命中了惟一的進球。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書豪在CBA的突破越來越難,只要進入三秒區就被一堆防守圍堵。

多數時候他只能靠投籃來獲取得分,這讓他拿高分變得很困難,直至對浙江那場完全失去了方寸。

第一次最困難的比賽來自北京德比,馬佈里安排了弗格去防他,並用中鋒進行大延誤,阻止他突破籃下,書豪只得16分,第一次在20分以下。

進入12月,書豪在第12場比賽才第一次達到30 ,對廣州拿了36分創下賽季最高。

事實上昨天對山西之前,書豪只有這一場30 。

他的平均得分不足25分,排名所有外援(包括只打1場的新來外援,以及已經被更換的外援)第17位。

圍繞書豪到底是不是合格的外援,爭議四起。

CBA的觀眾,看慣了黑人小外援大殺四方,以前有人拿過82分,今年瓊斯拿過59分,得40 家常便飯。

書豪打了19場,只有兩場30 ,這算什麼「外援」,他是不是根本不合格啊?

我來解釋這里面的矛盾症結。

首先,CBA的規則和NBA完全不一樣,沒有「防守三秒」,所以收縮三秒區更加容易;其次,書豪其實是中國人,但大家把他等同於黑人小外援,希望他打出黑人球員的得分表現。

在這里,我建議大家看一本書《人類簡史》,有助於理解我的解釋。

這本書是牛津大學的歷史學家寫的,以色列人尤瓦爾•哈拉里。這本書提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

無論是現代國家、中世紀的教堂、古老的城市,或者古老的部落,任何大規模的人類合作根基,都在於某種只存在於集體想像中的虛構故事

怎樣理解「虛構故事」的說法呢?

所謂的虛構故事,其實說的是規則。

哈拉里博士是個無神論者,他認為:在我們這個地球上,在人類社會中,國家、政體、法律、貿易規則、貨幣、宗教、婚姻等等任何體系,都是虛構出來的,不象人、動物、森林、草原、大江大河,是實體存在。

鑒於上述觀點,我認為我們在CBA虛構了一個書豪——美國外援林書豪。

▼動圖,請點擊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浙江隊防林書豪突破

看多了CBA就會知道,外線持球的外援,基本上都是美國黑人球員,這是一種客觀的實體的存在,所以在球迷腦海中,「外援」這個概念,通常等同於美國黑人外援。

林書豪來CBA以後,他的身份是「外援」,這就是一種虛構的身份,必須服從虛構的外援規則——四節六人次。

球迷對他的期待,跟期待哈德森、吉佈森、瓊斯得高分是一樣的。

但書豪作為一個球員、一個打球的人、一個客觀實體,首先是東亞的黃種人。

這一點不會因為他在美國出生、受美國教育、在NBA出名而有所改變。

如果我們以虛構的「美國外援」身份去要求他打出美國外援的高分,就會和現實產生巨大的衝突——書豪不會場場30 。

▼動圖,請點擊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在北京隊,由於一開始讓書豪打1,這樣可以最大程度地發揮他的個人能力,所以各隊都把他當成「核心小外援」來防。

從強度上,我不認為跟防其他黑人小外援有本質區別,但因為他是中國人的身體、美國外援的身份,書豪更受重視,防守隊員的信心也更足。

我問了CBA一名能力不錯的後衛,球隊也主要安排他去防書豪。

他跟我說:

「我覺得身體素質上的差距不會像和有些黑人外援那種差距那麼大吧,防馬尚、富蘭克林、瓊斯這種,你即使用全力都不一定能防下,可是防書豪就不會那麼讓人絕望。」

「其實他還是偏向1號位的,會分享球,他這個大局觀和組織分享球的能力,很多黑人外援是沒有的,所以雖然身體素質方面並不是說特別特別爆炸,但是別的方面就非常優秀。」

這是CBA球員的真實感受,一方面覺得他能力優秀,但他不是黑人小外。

看了上面浙江和廣廈防書豪的一些動圖,我們也可以發現,教練通常會採取這樣的安排:用一個防守強人死纏,擋拆後或者大個子延誤,或者強側橫移封堵。

▼動圖,請點擊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如果我們從林書豪身份的「虛構故事」中跳出來,把他還原為一個客觀的實體,再置於CBA的規則之下,就不會對書豪提出過高的得分要求。

可是大部分球迷不會這樣做。

他們會對比書豪在NBA和CBA的不同表現,對比書豪和黑人小外的得分,然後表示失望。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文章開頭說,我們是在用兩套完全不同的規則來看待他,一套是不同的籃球規則,另一套是不同的身份規則。

當我們跳出這些虛構的故事,把書豪當作一個打球特別好的東亞黃種人,而不是黑人小外援,就會實事求是地安排他的打法。

比如在對山西隊的比賽中,書豪的打法有了非常大的變化,他不再執著於持球打1,而是打2打無球,讓方碩打1,由此獲得了更多的投籃空間。

▼動圖,請點擊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這場比賽書豪兩分球13中8,三分球5中4,雖然只有罰球5次,但不再會因為持球闖入人堆而被撞得東倒西歪,一舉拿下了32分。這是他本賽季第二場30 。

北京隊的陣容結構是一頭沉,外線控球有方碩和劉曉宇,內線一直非常薄弱。

所以這個賽季他們原本簽了尤度和漢密爾頓兩名大外援,以獲得內外平衡。

書豪的簽約是臨時改變的計劃,得知他願意來CBA打球時,大外已經簽下了。

再簽書豪,是看上了他的人氣號召力、他的中國文化背景(會說中文)、打球的團隊特質。

▼動圖,請點擊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我們虛構瞭一個什麼樣的林書豪?

▲林書豪主防富蘭克林

同時,書豪還是非常聰明和投入的高球商隊員,在防守上毫不惜力。

對山西這場球,書豪主防CBA最出色的黑人小外之一富蘭克林,結果富蘭克林三分球6中1,全場只得20分,是本賽季的最低。

《人類簡史》的作者說,這個世界的故事建立在虛構的想像之上。

我想說的是,這個世界最終的決定因素是power,即實力,那些虛構的規則也有可能被實力打破。

林書豪在NBA打出「林瘋狂」,引起全球轟動,原因是在同一種(籃球)規則之下,一個東亞黃種球員,在一群黑人球員中成為領導者,這打破了人們對不同人種身體的認知,形成巨大反差。

而在CBA,書豪和中國球員的身體處在同一起跑線上,如果我們在他身上強加一個「美國外援」(即黑人小外)的虛構身份,只會帶來失望。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