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愛國大V《占豪》:統一台灣,時不我待?

本文作者是中國自媒體大V中的大V,早期主談財經,後來經常談論中美貿易戰等時政。

立場鮮明,政治正確,文章閱讀量篇篇10萬+。

本文來源:占豪

微信id:zhanhao668

作者:占豪

原標題:統一台灣,時不我待?

12月21日,環球時報舉辦2020年年會,其中一個議題是「兩岸大勢:2020統一關鍵節點」。

這個議題爭論非常激烈,其中尤以原南京軍區副司令、中將王洪光的觀點最為鮮明和強烈。他表示他非常贊同這個主題,2020年確實是關鍵階段,他對2020年有幾個判斷:

第一個判斷, 就是「台獨勢力」已經在島內占了多數,「統派」已經被邊緣化,且這個趨勢不可逆轉。這是對台灣形勢的主要判斷 。

第二個判斷,和平統一的窗口在台灣已經關閉,大陸民眾與台灣民眾在統獨問題上的意見背向而行,漸行漸遠。

第三個判斷,時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灣、統一台灣的時候,將是兩岸不可承受之重。蔡英文講動員年輕人「芒果乾」(亡國感的諧音),就是這些年輕人已經把台灣作為國家來對待,且這個趨勢越來越快、越來越急。

解放台灣,我們已經說了70年了,就時間而言,真的太久了,統一台灣到了必須提上日程的時候了。

說統一台灣是時不我待,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非常認同。因為要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可能說國家沒有實現完全統一就說我們復興了,那不是自欺欺人嗎?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標誌之一,就是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這一點毋庸諱言,不必爭辯。所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到了最後一個重要階段,那麽統一台灣在日程之上應是應有之意,這個也沒什麼好討論的。

對於上述王洪光中將的三個判斷,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想談談自己的看法。

首先,對於王洪光中將的立場和態度,占豪認為是中國軍人應有的態度和立場,解放軍的高級將領就應該有這種敢於言戰的魄力和勇氣,軍人不敢戰的民族能有什麼希望?

當然,王將軍已經退役,他的觀點是個人觀點,在職的軍人有職責在身說話肯定保守得多,但王將軍應該代表了很大一批軍人敢戰的態度,這是占豪特別贊同的。作為一個軍人情節深入骨髓的人,占豪深有體會和感受。

對於王將軍的三個判斷,第一個判斷占豪幾乎完全贊同。這個幾乎是基本贊同的意思,整體趨勢不可逆這個判斷,考慮到統一台灣「時不我待」的時間因素,占豪認為說得也沒錯,唯一細節上有不同的看法是,雖然整體在未來「時不我待」的有限時間裡難以逆轉大勢,但讓支持統一的人更多,形成一股支持統一的力量占豪認為還是可以做到的。關於這一點,之前占豪文章多有體現。

關於王洪光中將的第二個判斷,我也是基本同意,但也有細節上的意見想補充。

和平統一的窗口在台灣已經關閉這一點我們必須充分認識清楚,因為實踐證明,無論是以民進黨為首的「明獨」勢力,還是以國民黨為首的「暗獨」勢力,他們本質上都是謀求「台獨」,核心都是「不統一」。

「明獨」和「暗獨」之間的差別,是民進黨為首的「台獨」勢力的目的是盡快實現「獨立成國」,國民黨為首的「暗獨」勢力是維持兩岸割裂的狀態,實現長期的「不統一」,未來有機會實現「台獨」再邁出那一步。

對於前者,他們是想盡一切辦法不斷謀求「台獨」;對於後者,他們是暗自等待,如果有確定保證能實現「台獨」的機會,他們才會邁出「台獨」那一步。

再直白一點說,民進黨為首的「台獨」勢力是在推動「台獨」,而以國民黨為首的「暗獨」勢力,他們是在等待「台獨」機會。

所以,我們可以認為,和平統一的窗口在台灣已經關閉,甚至可以說這扇窗從來沒開過,都不過是我們的一廂情願。

過去,大陸民眾對台灣的相關認識不夠,所以還一直希望實現和平統一,但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以及台灣民眾的台獨趨勢,大陸的老百姓對台灣大多數人的那股「台獨」之心認識得越來越清楚了。

所以,在實現國家統一問題上,兩岸的主流民意的確是背向而行,有些漸行漸遠的。

但是,我們也必須認識到,台灣近些年的這些民意變化不是因為大陸對台灣不好,也不是因為大陸發展得不好,而是因為台灣的政客們不想統一,於是民進黨也好,國民黨也罷,他們都在想盡一切辦法愚民,讓台灣老百姓認為今天的大陸還是三四十年前的大陸,台灣民眾因媒體的洗腦而對大陸的無知,台灣青年人因台灣教育的去中華和親日、親美導向,才導致了今天。

那麽,是不是台灣人都不知道大陸的發展情況呢?非也!在大陸生活的台灣人有二百多萬,他們怎麽可能不知道?

台灣人十分之一的人生活在大陸,但台灣人竟然對大陸沒啥了解,這種情況大家難道不奇怪嗎?

那些在大陸的台灣人,他們為什麼不為大陸說話,為什麼不想統一,這才是關鍵。

事實上,和在大陸的台商接觸多的人都知道,大多數台商在這裡是賺大陸的錢,實際上他們是把自己當外商看的,有一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在裏邊,他們內心是或綠或藍,幾乎沒有紅。

因此,我們首先是如何統戰這批人,把這批在大陸的台灣人變成紅色,這才是根本。爾後,由這一批人影響台灣人,這個力量是不容小覷的。

不要忘了,這些工作做好,是否和平統一不是關鍵,關鍵是統一回來後的治理成本會大幅降低。

何況,也只有這樣,才能給和平統一留下那麽一絲絲希望。

而更大的可能性則是,當大軍人民軍隊兵臨城下之時,「台獨」會被迫逃竄,那時候反而會有很多中間派倒向我們,從而不用真的大動干戈就能收回。

因此,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認為,雖然對台灣來說和平統一的窗口已經關閉,但我們為和平統一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因為這不僅僅涉及到統一方式問題,更關乎到統一後的治理問題。

從日本占領台灣到光復有50年,現在兩岸隔離又長達70年,這一百多年所帶來的文化隔閡不是短期內能消除的,所以台灣不僅僅是統一的問題,更要考慮統一後的治理,要為統一後的治理未雨綢繆。

正是在這樣的考慮下,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在兩三年前建議要直接繞過台灣當局,直接對台灣民眾進行管轄,要出台針對台灣民眾和企業的直接政策。

後來,國家出台的《惠台31條》和《惠台26條》也都是這個思路。在這個邏輯下同構不斷加強對台灣民眾的治理,台灣統一只是早晚和形式的事,台灣不可能真的實現獨立。至於統一時間,則完全在我。

關於第三個關於時間的判斷,占豪不認為2020年就一定是統一的最佳時間點,但也不能絕對說沒有這種可能性,因為台灣問題是內政,但統一台灣的問題則是一個非常大的政治問題,這主要分三個層面看:

一、能力層面

統一台灣的問題從新中國成立那天開始就一直存在。

新中國成立後,我們不是不想統一,而是沒有能力統一。

1949年10月金門登陸戰,解放軍9000多人幾乎全部陣亡。金門距離廈門市僅不足10公里,小金門島距離廈門更是只有不足5公里,這麽短的距離以當時的條件都無法解放,何談解放台灣島呢?更何況,台灣背後還有強大的美國。

所以,新中國後的幾十年裏,我們都是沒有解放台灣的能力的,這一點我們必須清楚。

改革開放後,我們逐漸有了解放台灣的能力,但解放台灣的政治代價、經濟代價太大了,如果當時解放台灣,意味著西方全面封鎖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就會被打斷,所以那個時候只要台灣不事實形成獨立,我們也不會出手,所以之前我們對台策略一直是防「台獨」。

進入21世紀後,在能力層面我們武統台灣已經越來越不成問題了,現在解放軍的能力解放台灣可能都可以用小時來計時了。

所以,現階段,解放台灣的能力已經毋庸置疑,可以說真的決心下,就是摧枯拉朽。

二、政治層面

能力沒有問題了,解決台灣本質上就是個政治問題,也就是利益的權衡問題。

說白了,一是統一要付出什麼代價,也就是統一過程的成本;二是統一後的治理成本,所面臨的國際上的博弈成本和因此產生的經濟成本等。

那麽,誰在阻撓兩岸統一?主要是美國,所以台海問題現階段依然還是中美關係的問題。若非美國在制衡,台灣早就統一了,所以拋開中美關係、中美博弈談台灣問題肯定是不對的。

那麽,我們為什麼現在不立刻強硬武統呢?在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看來,道理很簡單,相比現在統一台灣這個時機,發展經濟、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依然是更加優先的戰略任務。

說白了,只要台灣不「急獨」,統一台灣早一點和晚一點並不是核心矛盾,抓住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機遇實現偉大復興,台灣回退只是時間問題;反之,中華民族如果不能實現偉大復興,統一台灣後守住的成本也是巨大的。

所以,相比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個大的目標,台灣統一是必須放在合適的時機來操作的事情。

可能有人說了,你不是說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統一台灣是必須完成的事業嗎?是的,但也有個先後問題。

何謂先後?在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看來,這個標志就是中國的綜合國力超過美國就是一個最重要的時間節點標誌。

在此之前,不到迫不得已,中國不會武力收台;在此之後,收台就必然會有最後時間表了。

所以,除非美國逼得中國不讓中國搞經濟建設和發展,一定要和中國搞個決戰,那麽中國在現階段在統一台灣問題和經濟建設之間,還是會優先選擇後者。

如果美國真的逼迫的中國無法按照既定策略推進經濟建設,那解決台灣問題就會成為立刻的選項。

三、時機層面

基於上述,我們應該明白為什麼現在有能力統一台灣而沒有出手統一的原因,歸根結底是個時機問題。

從時機的邏輯上看,現階段我們立刻統一台灣的選項,是美國逼得中國無法繼續推進改革開放,無法進行可持續經濟建設的情況下,與美國進行戰略決裂時的突破性選擇。

若非到這個地步,我們不會立刻選擇武統。當然,如果「台獨」勢力選擇「急獨」,解放軍當然也是當仁不讓就把台灣給解放了。

至於王洪光中將所說的蔡英文動員台灣年輕人什麼的,那都不是問題,真的必要的時候實現政治軍事上的統一後,台灣的那些「太陽花」們會立刻舉手投降,那幫人鬧「台獨」聒噪得挺歡,但既沒見識也沒骨氣,不必太擔心。

那麽,如果在中美關係還沒有完全破裂的情況下,在「台獨」勢力也沒選擇「急獨」的時候,我們現在顯然是不會選擇立刻武統的。如果現在不選擇武統,那麽合適才是最佳統一時機呢?

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認為,統一台灣的時機是在中國的綜合國力超過美國之後的5年內。

中國綜合國力何時超過美國?占豪認為最早在2025年左右,最遲在2030年左右,也就是中國GDP全面超過美國之時。

如果按照這個時間點算起,正常情況下統一的時間點就是從2025年開始到2035年的10年內。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一切正常的情況下,如果出現中美關係的變化、世界局勢的重大變化或台灣島內的重大政治變化,時機來了隨時可能實現統一。

而只要沒有這樣的大的突然性變化,時間點應該就在2025年至2035年,也就是5到15年之間。

這個時機到底怎麽選,取決於全球的政治格局以及中美實力的此消彼長。

基於上述,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的看法是:

一、統一台灣,時不我待。我們要做好隨時武統的準備,以應對可能出現的時變之需。

二、統一台灣,除了軍事斗爭準備,我們需要做更多政治準備,尤其是很多政策準備,要為統一後的治理做好統戰工作,做好人才培養工作,做好制度安排,我們要吸取香港的教訓,總結澳門的經驗,要基於台灣的實際情況對未來統一後的治理做出上層建築的安排。

三、統一台灣,我們要有藍圖規劃,也就是說要做好時間安排,不同預案下要有不同的安排,以應對不同的變局。

統一台灣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我們制定嚴密的規劃穩步推進,要讓統一成為各方博弈中的唯一選項,讓統一變成純時間問題,讓各方為了利益不得不圍繞這一確定的事情博弈。

只要這些工作做好了,那麽到底是武統還是和平統一,完全取決於現實需要,我們只需要推進計劃即可。

如此,時間點或者契機到了,統一就順理成章地實現了,這應該是我們的態度。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