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騎手」背後群像:每單5塊錢,投訴扣100】美團回應武漢殺人事件:不是因為差評

2019年12月22日,武漢發生外賣騎手持刀傷人事件,被害人送醫後不治。

輿論熱議。

12月23日,美團外賣發表聲明,否定了原本熱議的「差評」問題。

因該筆訂單並沒有差評資料,是因取貨而起口角。

美團聲明如下:

以下是新聞影片:

一位發布現場多張照片的目擊者感嘆:不要隨意給差評。

本文來源:鳳凰網科技

微信id:ifeng_tech

作者:鄭媛

一位持刀殺人的外賣騎手撕破了冬至夜前的平靜。

22日下午,有網友在微博爆出一位外賣配送員在商場持刀傷人,身著黃色騎手服的配送員在社交網絡引發熱議。

在刺倒傷者後,這位外賣員並沒有逃走,而是解開了騎手服,抽了根煙,淡定地接過了工作人員的遞過來的水,直到警方聯合保安人員將其制服。

這位遇刺的傷者在警方的通報中已經「失去生命跡象」。是因為一個「差評」?還是其它口角?理由目前還不得而知。

在一片「好評保命」、「善待外賣小哥」的評論中,這位32歲的配送員的配送員生涯宣告完結。

而大家並沒有提及的是,外賣員的過激行為背後,折射了外賣巨頭的紛爭中,還存在不完善運營機制和利益分配格局。

外賣員無刑事前科,是口角、爭執還是差評?

從該配送員的騎手服和頭盔,可以推斷該外賣員為美團外賣的騎手,記者從相關人員獲悉該騎手並沒有刑事前科,初步推斷該案性質很有可能是「激情殺人」。

據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發布的公告稱,受害人為佰港城員工,嫌疑人為32歲的外賣配送員陳某。

雙方發生口角,陳某持刀將周某刺倒。經120急救人員對受傷男子檢查發現,該男子已經無生命跡象。

在事發兩小時後,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向美團公關部門求證,該部門人員表示正在和警方溝通相關信息,並表示該事件可能不是網傳的「差評」所致。

一位目睹了現場的路人告訴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現場也無法確認爭執是否是因為差評引起,他表示,只見「外賣小哥和店員推搡了幾句之後,就拿出刀砍了」。

儘管一再強調不是因為差評所致,網友針對此事一致的論調為——「不要給外賣小哥差評」。

一位外賣配送員對鳳凰網科技表示,在他所在的地區,如果遇到一單差評,專送騎手需要賠付80-100元,「如果不慎遇到客人投訴,則需要賠得更多」。

現在5公里的單眾包騎手可能就只能拿到5塊錢,如果要賠錢真的很抓狂」,一位餓了麽平台的騎手告訴鳳凰網科技。

據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了解,外賣騎手分為眾包騎手和專送騎手兩種,眾包騎手可以作為兼職選擇性接單,派單比專送遠;而專送騎手則需要全勤「上班」,有較為固定的商家和路線,差評需要賠付較大金額的罰款。

外賣配送員作為互聯網科技發展而後生的群體,一度曾因「月入過萬」而備受關注。同時,他們也是互聯網巨頭競爭的重要砝碼,為配送費而拼時速、單量是常有的事。

不管是因為差評,還是個體一時的激烈情緒,配送員激情殺人事件背後,折射了外賣補貼時代褪去之後,還有不少痛點有待解決。

層層分包下來,送外賣掙錢越來越難

「月入過萬」曾把這個職業推上了頂峰,但是配送員小裴不這麽認為,他覺得,層層分包下來,送外賣掙錢是越來越難了

小裴是從今年7月份開始成為「美團外賣」的騎手的,他向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做外賣騎手是門檻最低、來錢最快的方式,而選擇美團則是因為美團「名氣大」。

他表示,雖然沒有趕上美團大肆補貼外賣的那一撥紅利,作為全職專送的他,勤快點一個月也能掙到八九千塊。

他表示,在他所在的區域,一單外賣的底價為8元,如果要達到一萬元收入,每天需要「跑」13-14個小時,並不輕鬆。

「7月剛來的時候每單最低有10塊,現在已經沒有這麽高了」,他說道,「但是這個價格還算高的,有的地方每單才3-4塊錢」。

▲騎手小裴展示他在外賣平台的月收入

「要快,一定要快」,在提及配送員超時、差評的原因時,他告訴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美團的優勢就是快,如果不快就沒有優勢,因此才會有「賠付」等機制,在這種機制的激勵下,騎手才會出現不遵守交通規則的情況。

12月19日,美團副總裁兼美團研究院院長來有為曾透露,今年從美團獲得收入的外賣小哥有370萬。

而在這龐大的人群背後,美團僅提供了一個平台,讓這個平台能夠轉動起來,還需要更多的服務商和站點管理人員。

「通常一個區域會有一個固定的服務商、站點的管理人員」,層層中間商下來,越來越不好掙。

還有一位外賣配送員告訴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自己的一身裝備都要求在站點購置,而價格還要遠高於市場價。

「一個印著Logo的頭盔需要80元,一個配送箱需要200多元,一件衣服也需要八九十塊錢」,而這些裝備在網上都能以更低的價格買到,這位配送員抱怨道。

生死背後,是巨頭的角逐

根據Trustdata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外賣行業發展分析報告》,美團外賣交易額已經擴大增至65.1%,與餓了麽的膠著競爭狀態一直持續至今。

從美團的財報來看,外賣業務一直使其營收最高的業務。而外賣配送的成本能否進一步壓縮,是其實現進一步盈利的關鍵所在。

▲美團近5個季度的總營收及外賣營收

2019年Q3季度的財報顯示,274.94的季度營收中,有115億元來自外賣收入,並且,餐飲外賣業務實現了連續兩個季度的盈利。此前美團CEO王興在財報後電話會議上,將盈利歸結為規模經濟效益。

王興表示,美團外賣已經成為了市場第一的品牌,但是還需要獲得更多的市場佔有率,所以在未來這塊的投入相對會逐漸放低,也會不斷提升騎手的效率

要實現王興所說的規模經濟,一方面要持續擴大規模;另一方面則要提高外賣員的人效比。對於騎手來說,意味著要有更好的服務態度、更快的配送時長、更標準化的操作流程。

美團作為「Eat better、Live better」的倡導者,在擴張規模階段,更願意將利益讓渡給商家和消費者,只有建立了消費者口碑,美團才能在商家端獲得更大的規模,為其帶來更多的盈利可能。

而這種做法,是兩家巨頭品牌共同的選擇。落實到外賣騎手時,則會出現消費者惡意投訴、平台不合理罰款、配送員承擔商家責任的情況。

一位餓了麽騎手告訴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在平台推出了超時賠付功能後,遇到了消費者惡意「薅羊毛」的行為,消費者投訴便能獲得賠付,而同時配送員則要被罰款。「申訴了幾次,有兩次配送還是沒有申訴成功」。

結語

不管是「超時賠付」,還是差評懲罰機制,無疑是為了保證消費者的服務質量。而夾在其中的配送員,需要承擔中間的絕大部分不可控因素。

小裴告訴鳳凰網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自己在做配送員以來只有過一次差評,「當時真的想哭」。

而對於這份給他提供生計的外賣則又愛又恨,他感嘆道,「掛在車上,怕被風吹冷,放在外賣箱,顛簸不可避免會弄撒,很無奈」。

閱讀原文

「美團」招股書顯示,買下共享單車「摩拜」是個財務大坑:「預期不會進一步拓展此項目」

xxx

中國新經濟六巨頭大比拼,哪家員工人均創收最多?(一個小米員工抵得上11個美團?)

xxx

中國短視頻爆發的時代真的來了;300萬名外賣員,以後兼差拍短片。

xxx

中國會上網叫外賣的人近1.5億,市場巨大引來大量看不見的「黑餐館」。

xxx

中國外賣巨頭【美團】機器人送餐服務上線。人力成本上升,機器人替代方案勢在必行。(附影片)

xxx

「大眾點評」可能要被美團改名或放棄,累積多年的資料將併入美團單一APP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