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熱門電視劇《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本文來源:河豚影視檔案

微信id:htysda

作者:王雅莉、王半仙

《慶餘年》全集資源泄露了!

昨天晚上11點左右,《慶餘年》全集資源泄露的消息在網上炸開。

很快,微博、豆瓣小組、貼吧等論壇都呈現出爭分奪秒存資源的奇特「狂歡」景象。

在豆瓣某小組,一個發《慶餘年》全集資源的帖子一小時蓋了兩千樓。

一個鏈接被和諧了,馬上下一個鏈接就跟上。

一時間,組里所有人都在討論《慶餘年》資源泄露一事,拉群的拉群,私發的私發。

盡管有人提醒傳播盜版是違法的,但這樣的聲音總被淹沒。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從年初春節檔7部大片資源泄漏,到前不久剛完結的《親愛的,熱愛的》半道流出全集,再到這次的《慶餘年》,影視盜版問題為何屢禁不止?

視頻網站超前點播在前,觀眾們能否看盜版報復在後?

娛樂資本論和一些業內人士聊了聊這個雖然老生常談,但又關乎影視行業未來的大問題。

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咨詢律師後發現,由於視頻網站的損失大多是間接的,舉證非常困難。

在舉證困難的情況下,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版權方能夠得到的賠償金額上限是50萬。

遠無法彌補資源泄露造成的損失。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參考之前網曝《陳情令》最後點播購買人數約為520萬,憑借六集創造了1.56億的額外收入。

如果泄露的這剩下二十多集,平台能以50元超前點播的價格打包出售,收入肯定要超過這個數目,對於平台來說,這次是一堪稱億級損失的資源泄漏事件。

半夜全集資源泄露,視頻網站被盜版分流

這不是《慶餘年》第一次資源泄露。

早在《慶餘年》在視頻網站上線第一周後,網上已經流出7-8集的百度網盤資源,此時VIP用戶也只能看到第6集。

除了網盤之外,盜版視頻網站也上線了《慶餘年》最新內容,用戶甚至可以直接在盜版視頻網站上追劇。

在流出的盜版視頻內容中,最顯眼的就是視頻上部的博彩廣告壓條,看不出視頻來源自哪里。

泄漏兩集還只是較為輕微的狀況,實際上同一時期社交平台上甚至已經有30元看全集的消息流出,但消息真假並未被鑒別,在社交平台討論小組內也未出現全集內容的討論。

第一周過後,《慶餘年》盜版資源更新始終比官方渠道多兩集,超前點播開放前比VIP用戶多,超前點播開放之後,依然比超前點播用戶多。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有網友做了個不同用戶看《慶餘年》追劇進度的圖,網盤用戶一馬當先,實在讓人窒息。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盜版到底是從哪來的?

最早泄露的兩集資源來自海外。

在全集資源泄露前,用戶在YouTube上搜索慶餘年,可直接看到無角標的《慶餘年》視頻內容,並且始終領先國內兩集。

「海外偷跑」讓騰訊視頻海外版WeTV首先受到用戶質疑,但在12月10日,微博@騰訊視頻辟謠,表示「《慶餘年》在騰訊視頻WeTV海外版的具體更新節奏始終與國內一致」。

而可以佐證@騰訊視頻的是,泄露的盜版資源並沒有騰訊視頻的角標。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直到12月16日晚間,愛奇藝因為操作失誤將30-33集的內容放出,並且不需要超前點播也不需要VIP身份,普通用戶也可以觀看。

雖然愛奇藝立馬糾正了錯誤,但內容已經流出。

而在今天凌晨,《慶餘年》發生了迄今為止最大的事故——全集資源泄露。

一小部分愛看盜版資源的網友狂歡了起來,有動手能力強的,靠硬搜找到全集高清資源;有朋友遍天下的,到處問人也能找到資源;還有不想找資源但願意花點小錢的,直接微博上買。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用戶中流傳的可以觀看《慶餘年》的盜版視頻網站

現在微博搜索《慶餘年》,內容向微博和盜版資源向微博各占一半。

在許多求盜版並且傳播盜版的用戶口中,他們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報復視頻網站的超前點播動作,為了「不被割韭菜」。

實際上不管一部劇有沒有超前點播,都有被盜播的可能,《慶餘年》不是第一部。

今年夏天熱播的劇集《親愛的,熱愛的》就在播出一半後泄露出全集資源,但泄露的不是像《慶餘年》一樣的高清版本,而是視頻截圖上始終帶有「僅供東方衛視查閱」水印的送審版本。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更早之前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泄露出的版本則是還未添加特效的剪輯版本。

還有《風箏》《延禧攻略》《人民的名義》等大熱劇,也都曾遭遇過盜版問題。

這對劇集熱度以及平台收益造成的負面影響是無法估計的,@慶餘年官微多次在微博警告不法分子並呼籲用戶尊重版權,語氣用詞一次比一次懇切,但泄露情況卻一次比一次嚴重。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始作俑者到底是誰?影視盜版產業鏈猖獗

所以,為什麼盜播現象屢禁不止?

像《慶餘年》這種大規模的資源泄露,背後的源頭到底在哪?

有人發現,在《慶餘年》泄露的一集資源中,有一名演員吊的威亞沒有擦除,這是否能說明資源是從後期環節流出的?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在整個後期流程中,特效公司拿到的樣片一般都是部分鏡頭,而且都帶水印,極少有公司能拿到這麼完整這麼乾淨的版本。」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透露,此次《慶餘年》泄露的資源明顯是最後的成片,不太可能是從後期製作公司處流出。

至於片中的威亞為什麼沒有擦除,可能只是穿幫。

那會不會是負責配音和調色的公司出了問題?

一位熟悉後期製作流程的從業者告訴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負責這兩個步驟的公司確實有可能拿到完整版本,但很多時候,製作配音的人不需要高清的畫面,負責調色的人拿到的版本也沒有配音。

像《慶餘年》這種高清且聲色俱全的版本,經手的人同樣極少。

最重要的是,目前流出的版本沒有任何水印。

以往電視劇泄露的資源,大多是發行環節送審時所用的版本,上面都會打上「送審樣片」「僅供XX使用」能字樣,普通的發行人員接觸到的也都是帶水印版本。

像這種不帶片頭片尾,畫面高清且沒有水印的版本,接觸到的人屈指可數。

「聲音、畫面都在手里,還在打水印之前就能看到,這樣的人只要你想查,應該很容易查到。」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至於是通過何種方式泄露的,則更難確定。

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了解,在製作環節,工作人員傳輸母帶一般是通過硬盤人肉攜帶;在發行環節,國內發行人員一般也是通過硬盤傳給播出平台,除非是走海外發行。

因為硬盤傳輸成本比較高,發行方會採用線下硬盤攜帶 線上雲盤傳輸的方式。

這麼說來,《慶餘年》播出第一周時,比官方多泄露出來的兩集就有可能就是在走海外發行時,通過雲盤泄露的。

但昨天泄露的全集則是另一回事。

因為國產劇走海外發行時,一般不會給全部,只會提前多給幾集。

黑客通過技術手段盜取,也是資源泄露的主要方式之一。

只要片源聯了網,黑客就可以通過技術手段直接從網上破解和盜取資源。

國內影視盜版黑產鏈如今已經很成熟,一個影視盜版團夥內部可分為技術部、銷售部、推廣部和運營部等多個部門。

在技術端,昨晚《慶餘年》全集原片泄露後沒多久,就有人把視頻轉碼上傳到個人運營的盜播網站上,賭博、色情小廣告一應俱全。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這些在線看的盜播網站,背後基本上都有博彩網站的身影。

他們也是個中間商,獲得高清裸片後,就忙不迭地打上賭博廣告,獲取大量流量。

目前網盤里遍地飛的《慶餘年》資源,很多都轉了好幾手,不僅加了賭場廣告,清晰度也銳減。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還有一部分資源通過網盤的形式流出,負責運營的人員會把壓縮和加了廣告後的資源層層下發,由銷售部門制定價格直銷和分銷。

微博上許多加微信給資源的帳號,都是分銷的下線。

整個影視盜版產業鏈上,收益來源主要是「黃賭毒」廣告主和買資源的C端用戶。

所以,此次高清裸片的流出,根源恐怕還在片方內部。

但隨後的傳播,則有一套成熟的盜播產業鏈在背後推波助瀾。

損失已然造成,不可挽回。

盡管官方已經在努力補救了,不僅官微在線收網友發的盜版鏈接,傳播重地百度雲和諧速度也很快。

從昨晚開始,原版資源就被盯上了,發送時不是有敏感詞發不出,就是發出來後被秒刪。

但隨著這版高清裸片被壓制成各種不同的版本,加上不同的廣告,「分身」成無數個不同的片源,官方的打擊難度也越來越大。

後續連鎖反應,恐造成億級損失

《慶餘年》全集資源泄露,對官方的損失到底有多大?

最直接的損失就是後續播放量的下滑。

而播放量下滑帶來的直觀影響就是,《慶餘年》後續的廣告招商難度陡增。

很多劇都是邊播邊招商的,尤其是大熱劇,因為播放效果好,上線後吸引的廣告收入往往占大頭。

去年的大爆劇《延禧攻略》,演員都在開播後被叫去拍中插廣告,開播後帶來的廣告招商收入占總收入的95%以上。

短期利益的受損只是一方面,粉絲更擔心的是,因為《慶餘年》後續市場表現不佳,片方和平台就不拍第二季了。

在《慶餘年》官微發出的聲明下,有粉絲疾呼「拒絕盜版才能穩住第二季」。

遭遇史上最全最清盜播,《慶餘年》能否完成年度KPI?

但更多的是一種對之前點播策略不滿的泄憤式傳播。

誰都知道這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

但很多看盜版的用戶都會以此合理化他們的行為,好像平台不做超前點播他們就不會看盜版了一樣。

看盜版爽是爽了,然後呢?

多少內容方會因此寒心,視頻網站推會員推了這麼多年,沒想到觀眾的版權意識還是這麼淡薄。

譴責盜版,提高版權意識是一方面,但觀念的進步有賴於技術和制度的完善,什麼時候買賣盜版、看盜版的成本高了,什麼時候《慶餘年》們才能迎來真正的好時代。

遺憾的是,在打擊盜版方面,中國的技術和法律都顯得十分無力。

在技術層面,目前源文件的傳輸雖然有種種防范措施,比如打水印、用硬盤線下傳輸等等,但總有更先進的破解技術出現,讓影視公司大吃一驚。

比如今年春節檔影片大規模泄露一事。

大年初二,電影才剛剛上映一天,春節檔包括《流浪地球》在內的所有影片就齊齊在網上出了資源。

這還不是槍版,而是帶映前廣告的高清版本。

不是盜錄,難道是從影院端口輸出的?

還是哪家公司破解了母盤製作公司的密鑰?

誰知道呢。

如果是從影院終端泄露的,一般來說,每個放映服務器里面都有水印編號,所有通過這台服務器放映出的數字電影都會被打上觀眾肉眼看不到的水印。

一旦出現盜版,用設備檢測,就能得到這個盜版流出的放映服務器位於哪家影院。

但最近幾年,盜版的機器是改造過的「幽靈機」,無法定位到電影廳。

這也是今年春節檔影片紛紛流出盜版,但卻難以追蹤的原因。

在防盜技術更先進的電影領域尚且如此,更別提每個環節都漏洞百出的劇集領域了。

在法律層面,「違法成本太低」是現階段反盜版無力的主要原因。

娛樂資本論就此咨詢了北京清律律師事務所鄭厚哲律師,他表示,盜版商可能承擔民事、行政直至刑事法律責任。

從民事上追責,起訴盜版方需要版權方舉證,但對視頻網站來說,如果沒有公權力的介入,視頻網站自行調查侵權的效果一般比較差。

而在獲得賠償上,視頻網站的損失大多是間接的,比如盜版傳播後付費量減低,視頻點擊量下降等,這些指控往往無法證明和盜版直接相關。

如果要依據盜版方的獲利來定賠償金額就更難舉證了,因為盜版方並不會配合。在舉證困難的情況下,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版權方能夠得到的賠償金額上限是50萬。

這50萬相對於視頻網站的付出是九牛一毛,但民事官司持續時間長舉證又難,往往一拖再拖,這時影視劇早就完結了,也達到不到威懾盜版行為的目的。

如果從刑事責任上來進行追責,從立法上盜版方構成犯罪的門檻確實不高,盈利3萬或者營業額5萬就需要承擔刑事責任。

並且在今年年初,國家版權局發佈聲明表示在電影領域要對嚴重的侵權盜版分子採取刑事手段打擊。

電影和劇集同屬版權保護的範圍內,「但在這方面執法機關實際操作中彈性較大,一般沒有達到嚴重後果的話很難作為刑事案件處理。而民事訴訟又面臨舉證難賠償低的狀況。」

目前盜版案件中刑事判決的例子也較為少見,2014年出現首例盜版視頻網站的刑事判決,犯罪嫌疑人被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罰金人民幣2萬元。

到了2016年才出現首例因盜錄、盜播電影而判刑的案例。

今年春節檔影片的泄露,最後國家版權局追查的結果是,據《中國知識產權報》報道,前不久,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就陳某、林某等8人侵犯著作權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該案涉及盜播《流浪地球》《廉政風雲》等熱門電影。

最終判處主犯陳某有期徒刑4年6個月,其他被告人有期徒刑2年10個月到有期徒刑10個月不等。

但這幾個人是不是始作俑者呢?

很遺憾,並不是。

這幾位只是搭建盜版影視網站,從網上找原片轉碼、加賭博廣告和傳播的人。

事實上,在盜版影視黑產鏈上,絕大部分人都是這種中間商,真正的原片是哪位大人物抖出來的,不得而知。

所以,對版權方來說,中國影視劇反盜版之路任重而道遠,還需整個行業,包括觀眾一起努力。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