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愛奇藝因《慶餘年》VIP超前付費惹毛的廣大用戶中,有律師,現在人家要告了

日前因向用戶「扒兩層皮」而受到輿論撻伐、官媒點名的騰訊和愛奇藝,分別作出了回應。

不會改,但是對用戶「不夠體貼」,覺得不好意思。

本文來源:娛刺兒

微信id:haozhugongshe

作者:語境

網友們對「《慶餘年》超前點播50元」這件事的憤怒,不只停留在「聲討」上。

在知乎「如何看待《慶餘年》VIP也要付費點播的操作?」的話題下,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律師吳聲威回答說:「法律人沒有這麽多嘻嘻哈哈,準備起訴。」

12月16日晚,吳聲威在知乎發表文章稱,自己作為愛奇藝忠實用戶,在翻看《愛奇藝VIP會員服務協議》時發現諸多問題,決定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己和廣大會員的權益,並附上了自己擬好的民事起訴狀。

此舉一出,「如何看待因會員看《慶餘年》仍需付費,一律師起訴愛奇藝「超前點播」?」的話題在第二天,被推上知乎熱榜榜首。

一紙訴狀,將視頻平台的「吃相難看」落實到了「會員侵權」上。

順應民意,起訴愛奇藝

柳西在《慶餘年》播出後的第二個周末,一口氣刷完了15集,「從播出開始就一直想看,開始進入等更新模式」。

由貓膩同名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慶餘年》熱播,引起網友對劇情、演員、編劇等多方面討論,有人心急發問:能不能學學隔壁《鶴唳華亭》「加更」?

柳西和其他劇粉的確等來了「加更」,也同樣等來了「收割」。

《慶餘年》的播出平台是騰訊視頻和愛奇藝。

12月11日,兩家視頻平台雙雙針對《慶餘年》開啟了VIP超前點播。

原來,VIP會員可以比普通用戶多看6集,開啟超前點播,相當於在VIP會員的基礎上,解鎖更多劇集。

平台也明碼標價:VIP會員可以選擇單集付費,以3元/集逐集付費觀看,也可以50元直接打包解鎖,享受比其他VIP用戶多看6集、比普通用戶多看12集的特權。

「已經交了會員費,而且從(第一季)1/3的位置就要變相收錢,Netflix好像也沒有這樣啊?」柳西氣急。

還有不少網友對堅持「付費」感到心寒,投入了「盜版資源」的懷抱。

《慶餘年》超前點映的爭議熱度漸漸下降,知乎評論區裏一條關於「起訴」的新評論又引起了網友注意。

律師吳聲威是愛奇藝的會員,也是《慶餘年》追劇大軍的一員。

12月12日,他剛好有時間補上剛剛更新的劇情。追到最新一集時,突然彈出一個付費窗口,他還在納悶「會員難道不可以看最新劇集嗎?」

看到知乎上對「慶餘年付費」的熱門討論,他才知道愛奇藝新付費模式的貓膩,隨手在帖子中留言:「如果有1k贊我就起訴愛奇藝」。

第二天早上,吳聲威沒想到自己的「隨口一說」,真的收獲了1k 贊。

「正是因為大家的支持信任,加上愛奇藝不合理的做法,我才決定順應民意。」吳聲威把原答案改為「我準備起訴愛奇藝」,開始著手準備資料。

「不能提前觀看熱播劇,原有的會員權益蕩然無存,多項會員特權被變相閹割。」吳聲威認真翻看《愛奇藝VIP會員服務協議》才發現,滿滿的格式條款存在諸多問題。

格式條款的定義是,當事人為了重復使用而預先擬定、並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

而當提供條款的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格式條款無效。

吳聲威認為,訴訟狀前五條涉及到的協議內容,就屬於格式條款,並且是無效的。

例如,訴訟請求第一條涉及的條款內容:同時,雙方同意前述免責、限制責任條款不屬於《合同法》第40條規定的「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條款,即您和愛奇藝均認可前述條款的合法性及有效性,您不會以愛奇藝未盡到合理提示義務為由而聲稱協議中條款非法或無效。

吳聲威解釋說,這就無異於強奸犯在強奸被害人的時候,讓被害人簽署一份協議,內容是:「您認可我的行為不是強奸,且我的行為也不屬於《刑法》規定的強奸。」

他的微博評論區有不少律師都表示支持,但最終還需要等待法院判決。

視頻平台的會員套娃操作

「騰訊也有超前點播。」

吳聲威收到了很多網友的私信和評論,告訴他騰訊視頻才是最早試水者。

「會員再付費」的模式要追溯到2019年夏天。當時,騰訊視頻播出的《陳情令》屢次登上微博熱搜,播放量一騎絕塵,騰訊視頻順勢推出了一集6元的單集付費模式。

在《陳情令》播至尾聲時,騰訊視頻開啟了30元超前點播大結局的先例。

30元說多不多,但足已可以在二三線城市看一場普通電影。這種操作一出,立刻引來一片非議,柳西說自己沒有追《陳情令》,但是看到這個消息也有點氣憤。

非議歸非議,這一模式還是讓騰訊視頻收益不菲。據相關數據顯示,騰訊視頻一夜之間收益接近8000萬元。

據「財經下午茶」總結,騰訊視頻2019年下半年的幾部熱劇都採用了超前點播模式:《從前有座靈劍山》《明月照我心》《沒有秘密的你》,且部分劇還與聯合愛奇藝一起點播。

這次《慶餘年》之所以引發眾怒,並引起持續大規模高熱度的討論,主要原因還在於點播時間過早、付費價格過高。

此前的劇集,都是在臨近結局前六集左右采取超前點播,而《慶餘年》共46集,還沒播到一半就開啟了點播;《從前有座靈劍山》12元即可解鎖最後5集,而想要走在追《慶餘年》的最前列至少要花50元。

劇集不是唯一採用付費點播方式的視頻內容,綜藝也加入了會員套娃的大軍。

11月1日,《明星大偵探第五季》在粉絲的千呼萬喚中終於上線。但先導片的「NZND破冰演唱會」卻令人大跌眼鏡——單集定價為10元,芒果tv會員價3元,並且購買後不是永久可看,持續時間為168小時。

▲圖源:微博@明星大偵探官微

粉絲的意見不只在於收費一事,內容才是引起不適的主要原因。

有網友稱,如果節目走正常的付費套路也就算了,但重點是內容貍貓換太子,花錢看的是一群不認識的年輕歌手打歌,與節目內容、嘉賓都相去甚遠。

雖然芒果tv和騰訊、愛奇藝超前點播的邏輯不完全相同,但是對會員「套娃」收費出發點是一致的——提高付費轉化。從劇集提前的時間和付費的價格來看,騰訊視頻和愛奇藝,想要最大限度利用熱播劇實現利益最大化是有計劃的。

很難說超前付費、單集點播不是未來視頻網站付費模式的發展方向。

吳聲威沒有騰訊視頻會員,在回復娛刺兒(ID:haozhugongshe)時,他正在建議一位朋友,希望朋友可以作為騰訊視頻會員針對會員協議做一個研究,訴諸司法。

17日晚,娛刺兒發現吳聲威的朋友「邏格斯logics」(林健)發微博稱將起訴騰訊,對《騰訊超級影視VIP會員服務協議》提出5點異議,同樣附上對騰訊視頻的起訴狀。

「最好的結果是兩個平台都能有所改善。至少在我看來,額外付費50元,單集收費3元的定價挺貴的,我希望能幫助大家爭取消費者的權益。」吳聲威說。

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的難處

在12月17日的「新文娛·新消費」年度峰會上,騰訊視頻和愛奇藝方面都對《慶餘年》引發的爭議道歉,並承諾優化會員服務。兩次回應在當天依次登上新浪微博熱搜。

據36kr報導,騰訊視頻副總裁王娟和愛奇藝副總裁、自制劇開發中心總經理戴瑩都表示,對會員的告知和消費心理把握不夠體貼,未來將更多考慮用戶心理,做好排播的設計和告知工,進一步優化並提升會員的服務體驗,帶來更多優質內容與貼心服務。

同時,王娟也提到了騰訊視頻的難處。

騰訊視頻在不斷探索付費模式的創新,以更貼合用戶的深層次需求,「超前點映」就是在付費模式上的一次新嘗試。

影視行業今年整體虧損嚴重,這也是視頻平台對的新變現模式的探索。

今年10月,華策、華誼、光線、萬達電影、慈文傳媒等上市影視公司公布了2019前三季度的業績預告,多家頭部影視公司業績都較去年同期大幅度下滑。

如今,視頻平台紛紛加入影視行業,平台自制內容比例逐步提升,同樣受到影視寒冬引發的市場動蕩也影響。

騰訊視頻、愛奇藝的會員分別超過1億,優酷、芒果tv等視頻平台也擁有可觀的會員數量。

會員收入已經成為視頻平台收入的支柱,愛奇藝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中,會員收入已經超過季度總營收的50%。

增長天花板是視頻平台面臨的一大難題。

一位影視行業的資深人士告訴骨朵網絡影視:「口碑熱度與拉新效果並沒有強烈的正相關關係。一些大熱劇,它的拉新效果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麽好。」

海外的流媒體中,Netflix是收費最高的,但營收狀況良好。

「羊毛出在羊身上」,Netflix會員的付費價格隨著製作成本提高不斷增長。

同時Netflix實行會員分級,付費套餐分為三個檔位,可以看影片庫中所有的影片和劇集,唯一差距是解析度以及音效。

不過,國內的流媒體平台無法完全對標Netflix,畢竟一邊是互聯網公司旗下的產品,另一邊是專業流媒體出身,而且國內外的版權環境和付費意識也不一樣。

面對視頻網站對新變現模式的探索,的確應該給予包容和理解。但回到吳聲威訴訟的核心和廣大網友最關心的問題——無論是會員單集付費,還是超前點播,都不應該建立在剝削已有會員功能和權益的前提下。

關於「《慶餘年》付費」的知乎話題下,知乎官方設有投票:你認為視頻平台的會員仍需付費的條款合理嗎?96%的知乎用戶選擇了「不合理,會導致套娃薅羊毛」。

但有一個趨勢無法阻擋:未來,各大視頻網站將會加速對商業模式探索。

如何合法合理地設計VIP及內容付費體系,採用提高會員費、會員分級、還是單集單劇的付費方式?則是騰訊、愛奇藝等視頻平台亟需思考的問題。

希望下一次點開視頻,發送彈幕「富貴使我們相遇」的每一個人,都是真心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