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有一半中學生上不了高中

本文來源:上流UpFlow

微信id:heyupflow

作者:鐘亦可

深圳家長大概經歷了最跌宕起伏的一周。

從家長代表「雪媽」發文呼籲,到文章迅速擴散輿論發酵,最終到官方暫停2019綜評填報工作。

已試行一年的《深圳市初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指標體系》終於暫時退出舞台。

被逼瘋一年的深圳家長深深吐了口氣:我真的太難了!

在深圳,有一半中學生上不瞭高中

▲暫停消息一出,家長紛紛留言稱慶|來源:微博

而綜評暫停之前,在深圳,要想參加十年磨一劍的獨木橋高考,先搶到普高名額再說。

要想搶到普高甚至是名校名額,先把你家孩子綜評提到及格線再談。

綜評成為高中錄取的一項重要考核標準,你就說,家長怎麼能佛系!

深圳的中學生們都在幹什麼? 

先來看看,這次因家長集體發難而被叫停的綜評是個啥。

這套被稱為「家長和孩子共同的噩夢」的深圳市初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指標體系,從去年10月開始試行,一共分為思想品德、學業水平、身心健康、藝術素養、實踐創新5個大類和25個小類。

隨便列出幾個小類項目感受一下,包括了參與公益活動、志願服務、社區服務、與國際友好學校交換學習、聯合調研、參加國際事務會議、非母語學習情況、研究性學習參與情況、校外各行業機構參觀學校情況、參與海內外研學、參與社會調研等各種。

不需要太費力也能看懂,這張打分表絕對是教育界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重大教學實踐突破。

一個綜評達到A的深圳中學生履歷,甚至能吊打一個優秀大學畢業生的課外社會實踐履歷。

除此,這張表格的填寫還有規定的采集頻率,有的是每學期一次,有的是每學年一次,有的要求在實踐結束後兩周內填寫,有的則是初二下或者初三上必須完成的規定動作。

一本《深圳市初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指標體系說明》的複雜程度,也就比梵文版的《九陰真經》好懂一點點。

中學生從進入初一這個戰場開始,就要摒棄一切無法為綜評和中考加分的愛好,所有的課餘時間活動務必以「對加分有益」為第一參考指標。

一到周末,深圳各處都被身穿「紅馬甲」的初中生擠占了,暴曬半天只為湊夠義工工時。

甚至連義工名額也要搶,「搶著扶老奶奶過馬路」真的不再是段子。

不光如此,一到有文化藝術各類展覽的時候,但凡能夠打卡加分的地方,目之所見皆是初中生和他們的社畜家長們,拍照蓋章領證書,打卡完抓緊閃人。

甚至有人在湖北博物館參觀的時候,都能碰到從深圳家長組隊帶孩子一起來的研學團建。

「綜合素質評價」是不是孩子的減負尚不清楚,但絕對是家長的增負。

為了讓孩子能有學上,深圳家長真的太難了。

社畜家長們下班回家後,還要面對一本比《母豬的產後護理》還要難讀的綜評說明書的時候,他們的內心可以說是完全崩潰的。

面對甲方的刁難,實在不行還能剛一剛,可光是看見「綜評B以下的不能考省級高中」這一條,就足以讓深圳家長把所有血淚硬生生地憋回去。

就這樣,深圳綜評憑借其過於複雜和過於難搞的填報體系,甚至還衍生了一系列淘寶閒魚的代辦代填業務。

照這個邏輯來看,一個深圳初中生綜評高不高,靠自己是沒有用的。

主要還得看你爸媽有沒有空帶你去博物館課外調研,送你去國際交流遊學,下班後幫你去做義工搞垃圾分類,完了還得花錢雇人幫你填寫綜評材料。

有網友吐槽,深圳的綜評不是搞得太虛,而是搞得太實在了,將每一處能培(折)育(騰)孩(家)子(長)的大小分項都落到了實處。

深圳中考殘酷在哪兒?

它殘酷就殘酷在,這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絕不是。

深圳家長們理想中的中考是這樣的,根據《深圳市2019年高中階段學校第一批錄取標準》,260分以上符合報考條件的考生就有機會在深圳就讀普通高中。

今年中考之後的現實是這樣的,「均分95讀不了深中,均分93讀不了紅嶺,非深戶不到391分讀不了普高。」

因為四大名校深中、實驗、深外、深高的錄取最低分數線分別是439、436、433、432(深圳中考滿分460)。

在深圳,考高中可能比考大學還要難。

在深圳,有一半中學生上不瞭高中

▲來源:深圳新聞

2018年深圳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顯示,深圳全市有普通中學390所,初中畢業8.28萬,但同年高中招生僅有4.6萬,學位少了將近一半。

2019年,深圳共8.5萬人參加中考,但全市公辦普通高中僅能提供3.5萬餘個學位,即使加上民辦高中的招生數額,這也意味著在深圳,至少有一半的中學生上不了普通高中。

儘管近幾年,深圳正在大力引進教育資源,朋友圈時不時就會傳來深圳教師年薪三十萬的廣告,但能開到這個年薪的學校大概率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據市面上已有的民辦普高招生信息統計,學費最低的每學年要2.16萬,最高的甚至能達到每學年20萬元,是普通家庭無法承受的生命之重。

深圳速度,從小學生開始抓起 

因為初中生的時間,你根本耽誤不起。

在所有的深圳鋼琴老師的心里,都有一個統一且習以為常的認知,鋼琴十級基本是一件要在小學六年級以前完成的事情。

不止是鋼琴,其實絕大部分課業之外的興趣愛好都是如此。

從邏輯倒推來看,在深圳只有一半的人能夠考入高中,中考的發揮影響高考的決戰名額,而初中的表現又會影響中考的發揮,因此,將大部分能完成的都堆在小學提前完成,就成了大部分深圳家長和老師從不宣之於口的共同默契。

還沒進入初中,人生的戰役就已經提前打響。

在深圳,有一半中學生上不瞭高中

▲上流君和深圳的朋友聊天,發現這是一種普遍焦慮

其他城市高考決戰看高中,而深圳高考的決戰戰線硬生生地提前了十年,從幼兒園開始展開摸查排底、小學全面夯實基礎,只待進入初中,就吹響向高考宣戰的全面號角了。

在這種對比之下,深圳的小學生可能比社畜還要努力得多。

不止要文化功課樣樣精通,還要語言、樂器、舞蹈、聲樂、棋藝、美術、編程各種興趣愛好同步學。

對於小學生而言,課外輔導班都是5門打底,3門起報。

甚至有很多小學生把美術輔導當成自己的解壓時光,只是因為上課可以光明正大地隨意亂塗亂畫。

不少廣州、深圳地區的家長還會在小學六年級之前為孩子報考英語KET、PET(劍橋大學考試部開發的英語五級水平考試中的前兩個級別)的等級考試,只因為聽說這個證書對於小升初遞簡歷有很大的幫助。

在深圳,有一半中學生上不瞭高中

▲英語KET、PET考試所需辭彙量

這個考試在廣東地區的難搶程度到了一個什麼境界,在鄰省湖南、江西、貴州考點附近的酒店中,一家酒店甚至住了幾十個來自廣東的家長們。

在深圳,每門興趣愛好都是必須品。在無可捨棄的情況下,捨棄的只有自己了。

那麼問題來了,這些事情都讓小學生做完了,那中學生還要幹什麼呢?綜評呀!

不過好在綜評最後是叫停了。

看到這里,還在綜評壓力下的北京家長們不禁暗暗地攥緊了手中的拳,再次流下了絕望的淚水。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