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國寵物主人的電子焦慮

本文來源:中國有淘寶

微信id:gh_89075febb30e

作者:西城段景住

中國式的婚姻總講究門當戶對,祖宗的教誨不僅對於後輩,對於阿貓阿狗也是如此。

毛孩子長大後也有「聯姻」的需求,你很難想像人們會為了保持寵物血統的純正付出極大的代價。

對於生活在京津冀地區的寵物飼養者來說,北方最大的寵物婚介中心–北京官園就是送子觀音的道場,是孕育生命奇跡的福地。

每次帶著毛孩子前往這個方圓2公里不到的寵物市場,大多數人都懷揣著一種朝聖般的虔誠和期待。

由於每次婚介活動報名的人數太多,只有電話中簽的幸運主人才能攜帶愛寵前來實戰,極低的中簽率是每位寵主面臨的人生難題:是加價直接秒殺中簽,還是在市場外和同樣徘徊的寵物主人湊合?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以前家裏的小狗到了婚齡想找親家,只能到小區廣場或外頭公園野合,要相中品種、血統和情趣都般配的還真不輕易。有時即使找到了,又擔心對方是否有傳染病」。

有過搖號買車經驗的主人們,大多規勸自家的毛孩子們要耐心等待,在成長期中,學會和時間妥協是走向成熟的第一步。

在《2019年全國城鎮寵物報告》中,寵物犬已5503萬隻,寵物貓4412萬隻,而其中超過7成的犬貓都是單身,有的甚至一直宅居在家從沒有見過同類。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象牙塔裏不僅僅有童話裏的公主,還有許多貓貓狗狗

而攜帶名貴犬種出去遛彎,主人每次都能化身成社區的驕子,圍上來的不僅有大量串串,還有它們的主人。

狗繩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每位家長仿佛帶著自己方出閨閣的女兒上街,對蹲在街兩邊不懷好意的雜毛混混格外警惕。

直到你知道了北京官園,等待婚配的狗狗們各個品貌端莊血統純正身懷絕技,你從此不用擔心自己孩子吃虧,只需備齊嫁妝。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每次688-3288不等,這是「營養費」,需要「女方」家長付給「男方」

全國叫上名來的名種犬先祖有幾乎七成來自官園,血統證書上的燙金「Made in GuanYuan」是每位新生兒的入世證明。

求種、找伴兒、名種寵物的不孕不育問題,都能在北京官園一站式解決,這里有12家CPTA(中國寵物協會China Pet Trade Association )認證的醫院、80家種犬婚介中心以及200多家寵物保健中心,從出生到頭七,服務一條龍。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北京官園曾是中國最大的寵物人才市場

再急的任務,只要遞上自己家小狗的照片,交點費用,不出一周便可完婚。

而如果想找品學兼優五講四美的優等生,則要遞交防疫驅蟲證明、主人證明,還有街道開具的無傷人證明,基本一個月之內,就能和條件般配的另一伴雙宿雙飛。

擁有優秀血統的大型狗隻往往都是有價無市,因為不是所有的品種都像泰迪,有的一年只有幾天是發情期,還得看天氣和路上是否堵車影響心情。

平時為「尋偶」的寵物建立檔案、美容、照相、體檢等,海量的資料庫是老北京飼主們的福音,在京津冀一體化的進程中,優良的基因攜帶者們讓官園的名聲享譽全國。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對於泰迪來說,只要品相過得去,都能找到個不錯的對象,有的名種泰迪一天可交配二三十次,因為過硬的身體素質,是官園的香餑餑,高上崗率,可二十四小時全天候作業,雄性泰迪的主人出勤一天就能賺取幾千

在互聯網還沒普及的年代,官園的幾百家寵物婚介率先實現了內部「聯網」,即使你在某一家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還可以在手寫列印的官園婚介「內網」為愛寵尋覓知音,一本本厚實的寵物照片冊子在無數主人的手中摩挲傳遞,你像在城鄉結合部的美髮店中挑選潮酷髮型一般小心謹慎,生怕錯過一樁美妙的婚事。

這是寵物界的百合網,也是名基因庫中的我愛我家。

「除了讓寵物們結成互助幫扶對象外,婚介所還是它們主人建立良好友誼的橋梁。我們不僅撮合狗,還撮合人。」

這樣「成人之美」的寵物婚介所在北京官園形成的首都經驗,在上世紀90年代曾一度讓「寵友會」、「名犬鑒賞會」等形式的活動推廣至全國。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這里是老北京們茶餘飯後最常去的社交網絡,熟人經濟的加持,讓胡同串子們串出了人情味

事實上,官園中的貓狗婚介業務,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花鳥魚蟲盆景園林文玩才是主業,但貓狗婚介卻為官園創造了巨大的客戶流量。

無數人曾在官園圍觀配狗時找到了知己,逛一天官園身心俱疲,出門去清華池泡個澡,洗去一天的乏倦,氤氳熱浪中,胡同賢達們仍能對名犬的起源如數家珍。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這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外地人無法理解的人生體驗

一個曾經生動的官園,仿佛老北京城清澈的眼睛,拂去每隻單身狗身上的蒙塵,讓愛的接力得以繼續,傳遞香火給需要的人。

但幾年前的一夜之間,京津冀的單身狗們從此沒有了未來。

這是北京舊城改造進程中的一小步,卻足以改變中國的寵物市場格局。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從下達拆遷通知到全部清場,北京官園在地圖上消失僅僅用了10天。

官園的原址上,蓬勃發展的房地產鑄造著一塊塊金磚,剩餘的寵界遺老遺少被分流至紫竹橋西南側的三虎橋和紫竹橋的東北角。

由於聚集效應的消失,原寵物婚介的生意大多一落千丈,冷清的門面隱約傳來再次動遷的消息,時代車輪的以舊換新,將老官園人驅離出五環之外。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有沒有發現,官園拆了後,街面上的串兒變多了,這是當父母的不負責。」「我們這行算是個勤行,古人講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婚,從這點看,我們也算是積了德,但現實是,和尚都要去上街化緣了,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

老官園的金字招牌猶如苦海明燈,在陰霾中指引出一個未來,在移動互聯高度發達的當代,也搭上了跑步前進的順風車。

在閒魚上給寵物相親,是老官園人開辟出的第二戰場。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如果你在閒魚上搜索「老官園」,除去花鳥魚蟲的瓶瓶罐罐,見到的大多是寵物婚介的生意。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仿佛是這一行的黃金認證,「老官園」三個字,是載入於每一個初出茅廬血統名貴崽子身上的水印。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實體店的生意和以前沒法比,人們變懶了,連給娃找對象都要在手機上劃拉,現在只要狗狗證件齊全能看過眼,再讓兩個小家夥們視頻溝通下,只要每秒擺尾超過5次,這樁婚事就穩了。」

城市在變,交易方式由線下改到了線上,就連寵物約會也可由同城快遞全權代理,只需主人的信用擔保,快遞小哥吞雲如霧一顆煙的功夫,再將狗狗原地送回。

在閒魚上,這樣的業務截止到今年10月,已達16萬對,而還有將近9萬隻毛孩子在線等待同城約會。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閒魚上的寵物經濟從寵物的衣食住行相關消費,延伸到了寵物的下一代。

公開數據顯示,閒魚上的北京、上海、廣州、成都、深圳的鏟屎官最愛給愛寵網絡相親,仿佛化身人民廣場上的爸媽到處發傳單,健康、顏值、性格、交配經驗是他們在相親帖中提及最多、最關心的問題。

現如今,單身青年們不僅忙著給自己找對象,還要操心自家的寵物,一張萌出水的愛寵照片,幾句求愛宣言,很快就能收到家長們拋來的橄欖枝。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家住杭州濱江的一位閒魚玩家發佈了如上的相親帖後,一天內不下10個「鏟屎官」找上門。

「不發不知道,一發嚇一跳,大家都想給自己的主子找個伴。它們其實就和我們的孩子一樣,大多數都是『獨生子』,80後90後有一個共同心理是怕它們寂寞。

當然更多的是為了給自己的主子留個下一代,尤其是出身豪門、顏值比較高的。」

只要模樣過得去,哪怕頭上有點綠。

這是閒魚外貌協會的通行規則。

閒魚上的「寵物相親」,是一片難得的互聯網淨土,在這里沒有喧囂,沒有傷害,只有嫉妒和祝福,以前的胡同賢達,如今又在評論區中對各種名犬品頭論足。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組團相親獲贊更高,真誠的生活照比藝術照更容易獲得高瀏覽

火爆的數據背後,是一位位心急如焚的主人,哪怕苦了自己,也不能再苦了孩子。

「當我看到家裏的美短花花對著《貓和老鼠》中的老湯姆情不自禁時,我就知道,是時候了。」

和官園大市場一樣,也有人僅僅是來賣個吆喝,圖個熱鬧,並沒有真材實料。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在老官園時代,主人們費心保持的寵物血統在這些街頭練家子面前碎了一地。

但老官園永遠不會回來了,社會的發展顛覆了一個又一個傳統領域,它的一磚一瓦都被人翻新成周邊的路基,註視著每個後來的人。

這些不在乎血統的寵主們在逛閒魚時也有自己的快樂,不用精挑細選,也不看對方家世背景和中介的眼色,只為能給毛孩子們找個伴兒,求一份最簡單的幸福,「只要它開心就好」。

互聯網上的寵物相親,正在成為中產們的電子焦慮

▲「柯基哈求男友,要求對方是哈士柯,這樣合併同類項,就能得到二選一的名犬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