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柳傳志。

柳傳志,素有「中國IT教父」美譽,其女柳青為現任滴滴總裁。

柳傳志創辦了聯想,但隨著聯想「其實是一間美國公司」受到批評,柳傳志在中國社會的聲望也跟著下降。

  在中國茁壯、如今被視為「美國公司」的聯想,否認停止供貨給華為,進退兩難
  不爽被罵漢奸,聯想集團官方發文:「聯想撤出中國」謠言誕生始末

別瞭,柳傳志。

本文來源:麥傑遜

微信id:wy-xcs

作者: 莫講

柳傳志終於要退休了。

據《新京報》報道,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在12月18日下午宣佈退休:

別瞭,柳傳志。

《新京報》記者還了解到,柳傳志的退休,僅以公司公告的形式公佈,不會有公開的退休儀式或退休演說。

柳傳志卸任,對此我並沒有多少看法。畢竟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卸任了。

但是每次提到柳傳志,我都會想到一個人,這個人,叫倪光南。

別瞭,柳傳志。

01

倪光南是誰?

倪光南,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中國軟件產業功勛人物,中國計算機學會終身成就人物。

在1981年的時候,倪光南在加拿大國家研究院(NRC)工作,當時他的年薪就能達到4.3萬加元,按官方匯率,他這個薪水,是當時中國國內工資的70倍。

因此在80年代像倪光南這樣的人,是當之無愧的科技大神。

這種人,當時在中國可謂鳳毛麟角。

所以那時候很多名牌企業都搶著去聘請倪光南到自己的企業工作,但是倪光南全部都婉拒了。

1984年,柳傳志、王樹和、張祖祥等11人在北京創立聯想。

成立之初的聯想,沒有錢、沒有核心技術、沒有多少可用人才,在這種情況下的聯如何才能生存下來?

這是一個大問題。

於是,實在沒辦法的柳傳志、王樹和、張祖祥,親自到倪光南住處拜訪倪光南,邀請他出山幫助聯想渡過難關,結果令人意想不到——這位曾經拒絕過無數名牌企業的大神倪光南,竟一口答應了他們的邀請。

別瞭,柳傳志。

02

但是倪光南接受聯想邀請的條件,有三個:

①不做官;

②不接待記者;

③不參加宴會。

得到聯想的答應後,倪光南便允諾擔任聯想的總工程師,與聯想一起實現產業報國的夢想。

於是,憑借這這位大咖的幫助,聯想第一年,就賺了300萬。

那麼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其實當時柳傳志和倪光南,都意識到了當時中國所有的計算機只能在英文環境中運行的窘境,而倪光南又是有能力研發出漢字系統的人。

於是憑借這個能力,倪光南在聯想研發出了13億中國人通往計算機世界的橋梁——「聯想式漢卡」,就是這個漢卡,為聯想扭轉了困境。

實際上,這個「聯想式漢卡」漢字系統不僅救了聯想,也改變中國科技產業——因為就是這個漢字系統,使電腦在中國得以大面積推廣。

別瞭,柳傳志。

憑借這一技術就把聯想拯救於危機中的倪光南,成了聯想的「技術名片」。

隨後的他,又開始研發漢卡的芯片,使得聯想年營收高達數千萬。

緊接著,倪光南又帶領團隊自主設計了主板和主板芯片,一年後,他又自主研發打印機芯片,再過一年,他又開始全力研發程控交換機…

那時的聯想,在倪光南的技術支持下,收入頗豐,形勢一片大好。

03

就在當時倪光南做出這些成就的時候,當時的科技公司華為,是怎樣的狀況呢?

當時華為的狀況,根本沒辦法和聯想相比,因為當時的華為,第一個研究所才剛剛成立——不到20人。

其實當時華為這個小公司全年的營收,都比不上聯想一個產品的營收,技術上更不用說了,兩者根本沒法比。

別瞭,柳傳志。

當時的倪光南就堅信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每天都馬不停蹄地研發,但是正是倪光南的這個思維,使得他最終與柳傳志埋下了不和的種子。

因為柳傳志認為,不能無止境地去搞研發,營銷也很重要。

柳傳志覺得,聯想應該好好考慮短期效益,不能無止境地投入到更高級別的芯片研發中,因為這樣做投入產出周期太長,如此長期大量燒錢,吃力不討好。

所以柳傳志為了讓倪光南認清現實,還當場給他潑了盆冷水:「有高科技產品,不一定能賣得出去,只有賣出去,才有錢。」

柳傳志和倪光南的這兩種觀念的差異,導致了兩人的關係迅速惡化,倪光南認為柳傳志行事霸道,柳傳志認為倪光南胡攪蠻纏,兩人隨後進行各種交鋒,而這些交鋒最終還直接擺到台面上,之後,兩人都表示無法再與對方共事。

最終在這場交鋒中,倪光南敗下陣來——聯想集團一致站柳傳志,決定免去倪光南總工程師和董事的職務:

別瞭,柳傳志。

04

就在柳傳志與倪光南發生這些不和的時候,華為當時的銷售額是多少呢?

華為當時的銷售額,是14億。

而聯想當時的銷售額,是67億。

可以說當時的華為,就是聯想的零頭多一點點而已。

但就在倪光南離開聯想後,華為開始反超聯想。

2001年,華為銷售額超過聯想,而截至2018年12月,聯想的市值是81億美元,而華為估值已超4000億美元,二者差距接近50倍。

倪光南曾說:「1994年左右,我們(聯想)進入通訊領域時,品牌、資金和技術等各方面條件比華為優越多了。」

但是,現在的華為是什麼水平?聯想是什麼水平?

別瞭,柳傳志。

倪光南曾經對媒體說:

「我最難的日子是1995-1999年期間,那時我沒有工作,被懸空了,但還在聯想,無法做別的事情。1999年,聯想把我掃地出門,對我反而是種解脫,我獲得了新生。」

「目前來看發展很好的高科技企業,都是科技人員主導的。」

「華為很令人欽佩,在世界同類企業中比思科還強,可以說是通信設備領域最強大的公司,將來有希望成為世界高科技公司的龍頭。」

「科學家與社會結合的目的,一定要出於公心,不能抱有太多的私念,否則就丟掉了科學造福社會的本意,成了某一個人打著科學的旗號造福自己了」……

05

事實上,柳傳志是一個商人,而倪光南是一個科學家。

因此兩人看問題的角度自然不一樣。

柳傳志想多賺點錢,可以理解。

畢竟誰都想讓自己的企業多賺點錢。

但是賺了錢之後還一直想賺快錢,不踏踏實實搞回自己的核心產業,這點我就不能理解了。

例如當聯想在事業上發展得如日中天時,柳傳志寧願把資金投向房地產、白酒等這些跟核心的技術八竿子打不著的行業,也不在倪光南的核心技術上再投入資金。

別瞭,柳傳志。

別瞭,柳傳志。

想賺錢可以理解,但賺到錢後,就立馬忘記了自己的本行,放棄掉自己的核心技術產業,東搞一點西搞一點,這我就看不懂了。

其實柳傳志和任正非,都是44年出生的,柳傳志比任正非還大6個月。

別瞭,柳傳志。

但是對比如今這兩個人主導的兩家公司我們不得不承認,其實任正非的戰略眼光,比柳傳志高出了不少量級。

任正非的戰略,就是老老實實搞研發,絕不搞什麼房地產和白酒,每年都以實際行動尊重支持科技人才,最終才換來了如今華為的偉大:

別瞭,柳傳志。

而聯想,起點不知比華為高出了多少,但如今卻混成這樣,真的是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別瞭,柳傳志。

06

如果當初柳傳志有足夠寬廣的容人胸懷和長遠的眼光,堅定地支持倪光南在技術這條路線上一直走下去,聯想應該不至於走到今天這種不大不強,無核心無競爭力的窘境。

其實賺到錢之後的柳傳志,完全可以再把倪光南請回來,即便不把倪光南請回來,也可以繼續按著倪光南當初規劃的戰略走下去。

但是賺到錢後的柳傳志,並沒有居安思危的意識,因為當倪光南被排擠出核心層後,他所有的戰略構思,最後也統統都被聯想所拋棄——這或許就是最終華為反超聯想,且把聯想甩出多個量級的根本原因吧。

別瞭,柳傳志。

在2018年美國制裁中興時,倪光南的助手梁寧,在一篇文章里寫道:

世人眼中,他(倪光南)是一個唐吉柯德。被柳傳志逐出聯想,曾經推動的重大項目未能完成。為了這個夢想被一個又一個人利用。他明知道自己在被人利用,還是寧可冒著一世英名赴水流的風險,還是繼續嘗試、繼續努力…

時至今日,柳傳志終於退休了。

但已經80歲的倪光南,卻還沒有停下,他還在為中國的科技事業奔走呼號。

別瞭,柳傳志。別瞭,柳傳志。

柳傳志卸下重擔休息去了。但倪光南還像唐吉坷德一樣,身披盔甲騎著瘦馬,只朝理想前進,只向夢想狂奔。

只想說:別了,柳傳志;更想說:你好,倪光南。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