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本文來源:航通社

微信id:lifeissohappy

書航 12 月 11 日發於北京

最近幾天,在中國大陸之外的中文互聯網,出現一個新的網絡熱搜詞,是一個女生的名字。你在微博什麼的地方搜索這個名字,很大概率會一無所獲。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當地媒體報導片段

這位小姐姐到底做了些什麼,我們暫時先賣個關子。

就說社長在看到相關新聞的時候,提到她的職業是 swagger。這個詞社長還是第一次聽到。感覺上,它的構詞法應該象是從 Blog 到 Blogger 這樣。

在百度或微博搜索 swag 是什麼意思……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你只會發現它跟說唱藝術的聯繫。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好吧這肯定不是我們要找的。

實際上,剛才新聞里面提到的 swag,是一款頗為流行的手機直播 App。

它的主要市場是台灣地區,但主頁卻特意標明產品受到美國法律的管轄。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真相只有一個:Swag 上面的直播,說白了,都是小孩子不能看的那種類型

蘋果不會允許任何色情或擦邊的 App 上架。

連老大哥 P 站都上不去,swag 當然不可能例外,但 iPhone 用戶可以訪問網頁版,至於 Android 用戶就可以隨意下載 App 享受更好的體驗。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實際上,作為生態管理得最好的應用商店,能否在蘋果 App Store 上架,不僅關乎是否要觸及眾多高價值的蘋果手機用戶,還能直觀地看出你家的 App 是否合乎世界各地任何挑剔的法規管轄。

所以,這就不由得讓社長想到幾年前的一件往事:2015 年 10-11 月,台灣另一款視頻直播 App 「17 直播」因涉黃,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平台被下架兩個月。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現在讓我們先把 swag 放一邊,一會我們還會提到它。

如果你覺得這個「17直播」(17 Media)很耳熟那就對了。

是的,最近被多次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國民老公」王思聰,曾經在「17直播」的早期投資過它。

據當時媒體報導,2015 年 8 月底至 9 月初,先後有人在 17 平台直播吸毒、直接涉黃甚至兒童洗澡等,可謂群魔亂舞。

下架風波之後,17 直播沉寂了好一陣子,國內科技觀察者在得出它依靠打擦邊球走紅的結論後,也都陸續不再關注。

好在,王思聰投資 17 的金額也不是特別大,跟他後來對熊貓直播的投資相比要好得多,畢竟不至於讓他坐不了高鐵。

經過艱苦地翻閱這段時間的媒體報導,社長髮現,17 直播恢復上架以後,雖然又經歷了幾次危機,但一直活到了現在,不僅在多個國家和地區攻城略地,還差一點就在美股成功上市了。

首先讓我們回到風起雲湧的 2017 年,這是台灣本地媒體製作的 2017 全年最熱的直播 App 榜單: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眾所周知,中國和美國是手機直播最發達的兩極,分別發展出秀場直播遊戲直播兩條主要道路。

國產或由中國公司收購、孵化的直播產品,紛紛飄洋過海,在世界各地應用市場「屠榜」。

甚至就連面向中東市場的直播 App,中國公司也沒有放過。

在台灣地區及日本、韓國等市場,獵豹移動旗下的 Live.me、YY 海外版 Bigo、以及專門做出海的 Up 直播都占據不小的市場佔有率,而 Twitch 這樣的歐美勁旅也表現不俗,留給台灣本土,或專門針對台灣市場的產品空間非常局限。

在這樣的環境下,17 直播仍是依靠初期生猛的造勢,在排除了一批危險的擦邊球內容之後,還能成功在寶島站穩腳跟,此後又進入鄰近的日本市場

2017 年底,17 直播登上日本主流電視台 TBS 的訪談節目,被稱為「讓人月收入 300 萬日元的神秘 App」。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吸取了 UGC 內容監管不力的教訓,17 直播進入新市場時,加強把關,高價引進有品質和影響力的主播,這才造就了半年內打到日本市場占有率第二,僅次於 DeNA 投資的本土平台 Showroom 的成績。

2018 年,17 直播跟新加坡一個類似 Tinder 的交友應用 Paktor(拍拖)合併,成立 M17 Entertainment 公司。

6 月,M17 計劃在紐交所上市,股票代碼定為 17 的拼音「YQ」,甚至都已經在紐交所大樓掛上了條幅。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萬萬沒想到,6 月 6 日掛牌以後連續 4 天,M17 居然沒有任何一次成交記錄。

最後 M17 不得不撤銷上市。這導致公司白花了 1 億元新台幣,創始人、藝人黃立成氣得在 Facebook 破口大罵花旗和德銀兩家承銷商。

https://fnc.ebc.net.tw/FncNews/headline/44977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好在公司的主營產品發展態勢尚好。

M17 招股書顯示,其主要市場是除中國大陸外的亞洲發達市場(台灣和香港地區、日本、新加坡、韓國),2018 年 1 季度其在上述市場份額 19.2%,排名第一

僅就台灣市場而言,M17 的市場佔有率是 38.6%,是第二名的 2 倍。

此後到 12 月,17 直播繼續拿下香港和日本市場直播 App 市場佔有率第一,全球註冊用戶超過 4000 萬人,簽約主播人數上萬。

12 月 6 日,M17 宣佈獲得香港遊戲公司 Madhead CEO 曾建中領投的 2500 萬美元融資。

然而到了 25 日聖誕節,畫風突變:公司毫無預警的宣佈裁員 70 人,涉及技術和銷售部門為主。

當時 M17 全球員工近 600 人,但台灣辦公室被裁撤的工程師就占到部門的 2/3,節目部門人員裁掉一半。

這個裁員消息,也引發了當時台灣媒體對 M17 經營狀況的擔心。好事者還詢問當地勞動部門,結果是:資方沒有違規。

截至獲得這輪融資時,M17 的主要股東包括 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Yahoo日本、Vertex SEA、KTB Ventures、Golden Summit Capital 等,其中已不見王思聰的身影

媒體分析,在 17 直播與新加坡 Paktor(拍拖)合併為 M17 之後,公司盤子變大,創始人黃立成的控制權也逐漸被稀釋。

新的運營團隊為公司指明了一些新的方向,也開始著手清理一些 17 直播的歷史遺留問題。

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主播運營成本居高不下

2015 年底涉黃下架顯然對 17 直播的創始團隊是個極大的教訓,此後他們加大了主播審核和培訓的投入。

據台灣《數位時代》報導,17 直播馬上引入了「直播顧問」制度,開始系統性的培訓主播,不僅協助他們找到合適的直播內容與定位,還根據個人能力和長處,因地制宜地做才藝訓練。

在日本發展一開始,17 直播就完全引入了這個訓練機制。即使如此,相對於日本高度發達、保守,且集中於少數集團手中的藝人培訓機制,17 直播讓素人更容易被看到,形成了「半專業」的內容創造體系。

根據 2018 年招股書,M17 嚴重依賴頭 10 名「新台幣玩家」付費用戶貢獻 ARPU 值;也嚴重依賴少量頭部主播,6% 的主播貢獻了 70% 的收入。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12 月 3 日,17 直播產品負責人做了一次分享。她雖然還是想辦法拓展 17 直播的外延,並想要定義為「用科技創造即時互動」的平台,改變人們的口碑,但也毫不隱諱說自家產品其實就是被看作「辣妹直播」

「認為 17 直播是辣妹平台的請舉手。」她發問之後,現場大約一半的人舉手。

更深一步,這意味著 17 平台最倚重的商業模式,依然是「打賞」,台灣民眾依據英文發音昵稱其為「抖內」(Donate)。

數據顯示,2019 上半年,17 直播平台內一共送出 2150 萬次禮物。

如果對「抖內」的依賴不減少,17 直播和 M17 就不得不繼續燒錢,投入主播培養和挽留;而發生在廣闊的中國大陸上的搶人大戰,可謂其「前車之鑒」,主播維持的運營成本將只高不低。

這可能造成了 M17 不得不在拿到融資之後,就馬上精簡團隊。

它們的錢需要用到更有用的地方去。

在黃立成主政 17 直播的發展初期,公司曾有過多方面未來發展設想,VR/AR 當然有考慮過,而 IPO 中止後也說要去日本市場發展 70 位虛擬偶像(類似 Vtuber)。

黃立成甚至還推介過一款直播 區塊鏈產品「秘銀」(Mithril)。

但目前來看,公司多元發展的主要期望則是直播電商

在台灣,17 直播與保健食品電商網站 iHerb.com 合作推出品牌貼紙,創造更多曝光。

10 月份,17 直播又做了一款手遊《神魔之塔》的推廣活動。

同時,17 直播還跟台灣電視公司簽約,推出一檔益智節目《台視 17Q》,讓手機作為電視的「第二屏」,觀眾直接參與節目互動。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中國大陸曾有微信「搖電視」、湖南衛視的「呼啦」、東方衛視「哇啦」等 App 試圖實現類似的能力。

不過,17 直播的技術可以做到互動選單的出現與電視節目完全同步,所以獲得了電視台的認可,未來可以做進一步導購,乃至做節目播出時的同步民意調查。

只不過,因為 M17 什麼時候再嘗試 IPO 還不清楚,現在的運營數據又變得不透明,這些商業模式的成效如何,恐怕還需要時間來進一步驗證。

今年 11 月 1 日,M17 宣佈收購中國大陸競爭對手 MeMe 直播,它是由遊戲開發商趣加 FunPlus 和映客共同創立的,約等於映客的海外版。

這個消息對海外直播江湖而言意義重大,因為 MeMe 直播過往不僅在台、日等地區攻城略地,還在印度市場表現不俗。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通過本次並購,M17 不僅一舉闖入印度市場,還在所有亞洲市場的總市場佔有率一舉突破 60%。

至於中國大陸市場……17 直播從樂視拿了 1.5 億建立過一個中國辦公室,但從此之後就沒什麼消息了。

遙想當年,業界普遍不看好 17 直播的主要原因,是它僅僅依靠情色信息、大量不知真假的「美女主播」等作為噱頭招攬用戶,這類似俄羅斯的視頻聊天網站 Chatroulette ,在大量媒體曝光後也就只是曇花一現。

人們詢問,17 直播「靠曬、性與窺私欲能走多遠?

結果,我們文章開頭提到的 Swag 很好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Swag 並沒有沒落,反而因為理直氣壯地吸引成人主播,而站穩了行業的腳跟。

在台灣,以 17 直播為代表的平台,同樣讓旗下主播形成了跟內地類似的公會、經紀人體系,也有主播抱怨自己遭遇了過量勞動。

而swag提供的是一條「光明正大」(?)的道路,主播競爭激烈程度遠小於非涉黃直播,畢竟捨得下海這件事本身已經構成了足夠高的門檻。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不過這廣告詞怎麼看……怎麼別扭啊。

據報導,swag 的大尺度直播,採用「分段收費解鎖」的方式。

主播開演後,用戶需要花費少量金錢獲取入場門票;之後表演到中途就會預告接下來的節目,若想繼續,就得付出更多金錢解鎖。

一些主播——就比如本文開頭提到那位上熱搜的小姐姐——也會在 Twitter、Instagram 等地放出10 幾秒鐘的預告,吸引人們關注她們的 swag 帳戶。

我們中國大陸用戶已經習慣了對於不良信息的強監管,在這樣的環境下,也倒逼國內直播、短視頻平台不得不考慮「小姐姐」之外的謀生手段,因此誕生了 meme、土味直播等多樣化的內容方式。

但對於尚未開始嚴格管理此類內容的台灣地區而言,……既然堆小姐姐直播是最容易最快的來錢方法,為什麼我還要舍近求遠呢?

因而 swag 在台灣也沒有什麼特別好的口碑。台灣《中國時報》的調查,痛斥 15 歲小孩都能隨意下載 swag,還偷花大人的錢買虛擬貨幣「鑽石」,寫得語氣口吻,完全就像是內地的《法治在線》。

那個王思聰投資的臺灣直播 App……還活著!

對了,所以那個上熱搜的小姐姐,她到底是因為做了什麼而成為熱門話題的呢?

答案就是,她原本只在 swag 平台上付費下載的一部分視頻內容,被人偷錄以後放到網上,她因為盜版收入降低而崩潰,要以違反當地著作權規定為由狀告相關網民。

當然,這遭到不少網友的嘲笑,比如「敢拍就不要怕外流啊」。

很多時候,色情站點都沒有什麼用戶體驗可言,因為這是所謂「剛需」。

但如果有像 swag 這樣的地方,開始注重用戶體驗,獲取又比較簡單,那麼當然是更好的選擇。

P 站前幾天感恩節期間推出299 美元的終身會員,只是其花樣修煉「用戶體驗」道路上的一例。

P 站這個商業模式建立的基礎,是有人願意為 720p 以上的更高清視頻、直播、跳過廣告等附加服務買單。

但即使不付費,可以收看的內容也已經極為豐富,況且 P 站沒有任何保證說,你付錢就可以不會被分析個人數據。

實際上 P 站一個主要的商業模式,就是分析用戶數據。

但互聯網上又不是只有一個 P 站,其它各種大大小小的網站,既有網盤和 BT 分享,更有直接點就能看的在線點播,盜版內容也很容易獲取。

實際上,現在非高清的此類視頻都逐漸免費提供,放在幾年前也都是要收費的。

所以,能在成人領域真的站穩腳跟,也說明人們不再「饑不擇食」,而是分出了細分的用戶圈層,可以更精細化的進行分類營銷和多次付費,並把願意持續付費的高價值用戶,和只是搭便車的免費玩家區分開來。

最後,我們必須要嚴肅的說一句:

即使在再怎麼開放的社會,人們大概還是不能允許一個少兒都可以隨便接觸的此類產品出現,也因此,現在看起來還風光的 swag 一定會限制自己的發展極限。

而且,這類商業模式容易形成路徑依賴,長久以後,你除了賺這種錢,已經不會其它的賺錢方式了,而公眾也不會再用其它的眼光來看待你。

這也許就是走這條路要付出的代價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