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復旦大學改章程惹議,胡錫進:民主自由是核心價值觀,莫為政治正確引起群眾反感

2019年12月17日,上海復旦大學章程修改一事引起軒然大波。

事涉敏感,不到一天,輿論場微博和知乎都遭遇清洗,相關討論和文章都遭刪除。

惹議的章程修改中,「學校的辦學理念是其校歌所傳頌的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強調學術的價值在於探究真理,守護文明,正誼明道,不計其功」整段內容被刪除。

新增:「學校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社會主義辦學方向」以及「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為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服務」。

刪除「師生治學、民主管理」,新增「實行中國共產黨復旦大學委員會(以下簡稱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

新增「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師生員工頭腦,在師生員工中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牢牢掌握學校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維護學校安全穩定」。

教職員工之義務由「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和學校規章制度」,改為「忠誠於黨的教育事業,學習貫徹黨和國家的教育方針,堅持立德樹人根本任務,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以下內容來源:偶爾捲起風暴

微信id:gh_c7d33a222aa9

原標題:揮刀自宮的復旦大學章程

昨日看到別人轉發的復旦大學章程修改,序言中第二段「學校的辦學理念是其校歌所傳頌的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強調學術的在於探究真理,守護文明,正誼明道,不計其功。」悄然無蹤影。

在小氛圍內引起了軒然大波,大概只有一些人文社科的知識分子才會有切膚之痛,畢竟歷史未遠。

今日感覺想說點什麼,再去教育部官網查閱章程,竟發現,只剩下了修改後的序言第二段。

修改為:「復旦校名取自《尚書大傳》之「日月光華,旦復旦兮」,喻示大學是社會之光,與日月同輝。學校秉持「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的校訓,弘揚「團結、服務、犧牲」的精神,敦行愛國奉獻、學術獨立、海納百川、追求卓越。學校倡導「文明、健康、團結、奮發」的校風和「刻苦、嚴謹、求實、創新」的學風,強調堅持理想、探究真理、正誼明道、守護文明。」

少了什麼多了什麼,不言自明。

「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有些許常識的立刻就會想起那位「教授中的教授」陳寅恪先生。

陳寅恪先生給王國維的碑文中寫道:「嗚呼!樹茲石於講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茫。來世不可知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彰。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陳寅恪先生的這段話不單是為王國維所寫,更是他的自白書。

建國後,科學院邀請陳寅恪先生前去任職,他回信道:

「我的思想,我的主張完全見於我所寫的王國維紀念碑中。······我認為研究學術,最主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獨立的精神······我絕不反對現在政權,在宣統三年時就在瑞士度過資本論原文。」

「但我認為不能先存馬列主義的見解,再研究學術。我要請的人,要帶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獨立精神。不是這樣,即不是我的學生。」

試問今日孰敢如此?一代知識分子形象躍然紙上,高山仰止。

郭沫若給王國維先生的評語又是什麼呢?「研究學問的方法是近代式的,思想感情是封建式的。」

數十年後,郭沫若如何,王國維如何,公道自在人心,趨炎附勢的無恥文人誰又會憐你半分。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經常能看到大學教師「言行不端」被學生舉報的新聞,各大平台似乎也是充滿了正能量,新時代之景象令人感觸頗深。

今日之修改怕也是與時俱進,難道曾經有過獨立,自由麽?不曾有過,又有何悲憤。

明目張膽式的對以往的否定,自信不可謂不強。

就在昨日中國第一艘國產航母正式交接,大國自信想必從此而來。

仿佛昭告世人:你看,什麼自由、獨立、民主通通都不要,我仍然可以這麽強大。

如果國真的強大到屹立於宇宙之巔,但是民卻如豬玀一般,只知吃食,不要也罷,豈不是舍本逐末?

馬克思主義的最高理想「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發展」,在理想未竟之前,大概自由是要不得的。

憋著吧,憋到幾萬年以後,可能就有自由了。

最近的日子總感覺在見證歷史,因自身智力有限,無法透其本質。

但倘若後人問起,就像吾輩追問,德國民眾為何不反抗納粹,文革為何全民癲狂,總要寫一兩句話,表示有過想法。將來也好推脫責任。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談了此事。

全文如下:

我想提醒各地的一些幹部們,民主、自由這些辭彙都是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裏的內容。

我們要高舉核心價值觀的所有理念,讓它們在我們的正常語境中發揚光大,融會貫通,共同在社會主義的道德高地上不斷飄揚。

如果有誰覺得核心價值觀裏的某個詞刺眼,有必要在他們的日常工作中回避,那麽我認為,一定是他們的認識出現了偏差。

他們需要全面領會中央的精神,在思想上做一番檢討和校正。

建議各級機構做事情,一定要考慮群眾的感受,以及輿論的感受。

要努力做到把黨和政府與人民群眾溝通起來,增加社會和諧。

千萬不要為了追求極限的「政治正確」,而客觀上引起群眾的反感,反而製造了隔閡,侵蝕了社會信心。

應該強調一點,政治立場和是否忠誠,要以推動事情的實際政治效果作為主要檢驗標準,而不能光看語言表達。這對防止一些粗糙的意識形態工作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