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北京有過這些不一般的風俗

本文來源:壹號收藏

微信id:www1shoucangcom

2019仿佛才剛剛開始,就要結束了。

心里想著萬聖節過了,雙11也過了,聖誕節也就不遠了。

再過不久,商場和街上到處都洋溢著節日的氣氛。

隨著如今的發展,世界變得越來越小,我們的生活也越來越現代化,但是在此過程中,傳統的民俗節日卻受到了衝擊。

現在哪怕是春節,年味兒都淡了。

有人吐槽說,現在中國的民俗,好像只剩下了給晚輩發紅包,以前的逛廟會、賞花燈,都已經慢慢消失了。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隆福寺廟會

其實,消失的何止是民俗呢?

最重要的,是那份特屬於中國人的,濃濃的人情味和煙火氣。

馮驥才先生曾說,「我們一直沒有用文化的眼光來看待民間文化,這是最要害的一條。中國人的民族性情,不表現在頤和園和故宮上,而是深邃而鮮明地體現在春節的民俗之中。」

不過好在,一百年前民國的一位畫師,已經將中國的傳統民俗,悉數畫下來了。

收錄這些民俗傳統的書籍,是一本叫《北京風俗圖譜》的書。

老舍、陳平原、馮驥才、揚之水等大家都讀過,並給出了極高的評價,比如揚之水老師說:「以圖譜的形式詳細介紹北京風俗,我所知道這是唯一一部」。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北京風俗圖譜》

書中一百餘幅彩圖廣泛反映了民間傳統活動、婚葬祭祀儀式、生活用品、服裝食物、娛樂、戲劇、技藝等民間習俗。

其中很多禮俗,是現在的長輩們也不能盡知的。

讓我們來看一看,這些「不一般」的風俗都有哪些。

100年前,別樣「夜店」

當時,北京即有「夜店」了——但和今日「夜店」的概念不同,彼時的夜店是市民們晚飯後散步時駐足遊覽的地方。

夜店相連,便形成夜市。

眾多的攤販掌燈秉燭,賣的大都是折扇、鏡子、手絹等日用品,價格比普通商店稍便宜一點。

不過要小心的是,由於夜晚的燈光較暗,人們免不了會看走眼。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北京風俗圖譜》夜市擺攤兒小賣

書中也介紹到,在白天,也常常有小販沿街叫賣,賣細花、賣耍貨、賣雞毛撣子、賣切糕(是的,那個時候就有切糕了)、賣混沌,各種名目應有盡有。

這種流動攤點的形式最早出現在宋朝打破坊市限制後,而之後各朝代畫家所作的不同版本的《貨郎圖》便是明證。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北京風俗圖譜》賣荷花燈(局部)

別樣運動

溜冰是北京人非常喜愛的運動。

每到冬天,什剎海就會充滿溜冰人群的歡樂笑聲。

不過,《圖譜》中介紹的卻是一項在溜冰盛行之前的運動:拖冰床。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北京風俗圖譜》拖床冰嬉

書中記載:「簡單的冰床是在床腳釘上橫木,再在橫木底部釘上鐵板,然後系上結實的繩子,由纖夫來拉。滑動起來後,纖夫也跳坐在床邊,快要停下來不滑動的時候,纖夫就跳下來再拉。貴族們則在宮中的冰上滑冰床玩。」

在故宮所藏的清代的《冰嬉圖卷》中,就出現了皇帝「乘坐」的冰床。

由此可見,冰上運動在當時是一種全民運動形式,而現在,連滑冰都是一項稀有技能了。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清)金昆、程志道、福隆安《冰嬉圖卷》(局部)

別樣節日禮俗

《圖譜》也詳細地介紹到很多今已丟失的節日禮俗。

比如,現在提到端午節,我們記得的只有吃粽子、賽龍舟、屈原,再知道多一點就是掛艾草。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北京風俗圖譜》彩絲系虎(局部)

實際上,當時的講究非常多。

比如男子要用雄黃酒在額頭上寫「王」字以避五毒,女子要將碎佈做的小虎或葫蘆、櫻桃等懸於釵頭,或者系到兒童的胸前。

「彩絲系虎」一圖里即顯示了胸前配有小老虎的男童,而此種功能的小老虎,也曾出現在明人《春景貨郎圖》中貨郎的貨架上。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明 佚名 《春景貨郎圖》(局部)

又比如,在講到七夕乞巧節時,《圖譜》提到了「丟針兒」乞巧的傳統活動:婦女將水倒在碗里放在窗邊,把針扔到水里。

若針漂浮在水上,映在水底的影子像花一樣散開,就證明此婦人是女紅好手。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北京風俗圖譜》閨女丟針

明清之際,此類活動無論是在宮廷還是民間都非常盛行。

故宮所藏的清陳枚的畫作《月曼清遊》和任伯年的《乞巧圖冊》均表現了相關場景。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清 任頤 《乞巧圖冊》(局部)

在熱播清宮劇《延禧攻略》里,女主角魏瓔珞就和一群宮女玩過這樣的遊戲。

身為繡娘的女主角因為丟針沒有成功,還遭到了一眾宮女的取笑。

因此,要看懂清宮劇,從本書了解一些傳統習俗,也是十分必要的。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延禧攻略》第25集,魏瓔珞正在丟針

別樣服飾

除此之外,《圖譜》還記述了清末民初人民的穿衣打扮。

男性與女性、滿人與漢人、朝服與便服、鞋履與帽子……

書中都有詳細的介紹。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北京風俗圖譜》漢裝女子和清末老照片對比圖

比如在講到女子發式的時候,書中就提到圓頭、架子頭、兩板頭、鵲尾頭、抓髻頭、蘇州撅、扇面頭、平三套、雙圓頭、蒙古旗頭、旗座等讓人眼花繚亂的不同款式。

而其描繪的穿套裝、裹小腳的漢族女子,更是在老照片中得到了印證。

書籍背後的故事

那麼這本書,為何現在才出版呢?

這背後有一個曲折的故事。

書里的圖譜由北京畫師劉延年繪於1925-1926年,而委托他創作這些作品的,是本書編者、日本著名漢學家青木正兒。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1925年,青木正兒在北京留學(由新聞工作者、青木正兒研究專家永澄憲史供圖)

作為漢學家的青木正兒廣泛研究了中國的文學、戲曲、民俗和飲食文化,並和王國維、魯迅等人有著廣泛的交往。

當時,年輕的青木正兒來北京遊學,看到受西學東漸影響的中國,風俗逐漸消失,便想著要以圖譜的方式將這一切記錄下來。

當畫師完成這些作品後,由於工作繁忙,這些作品先是在日本的東北大學里保存了幾十年,後來才由日本的平凡社先後出版了單色版和彩色版。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日本平凡社出版的《北京風俗圖譜》

2015年,東方出版社從平凡社和日本東北大學取得聯合授權,耗時近四年,終於在中國國內首次引進出版了彩色版《北京風俗圖譜》。

你可曾記得,中國有過這樣的風俗?

本書邀請了青木正兒的研究專家張小鋼教授擔任譯者。

譯完此書後,張小鋼教授曾發出如下感慨:「《北京風俗圖譜》從1925 年青木博士策劃到今年翻譯成為中文,經過了九十三年的滄桑,終於在北京實現出版,頗有一種榮歸故里的感覺。」

較之日版,本書還收錄藏於日本東北大學圖書館的青木正兒關於《圖譜》繪制工作的相關信函,這對於讀者了解這本書的來龍去脈有著極大幫助。

正如張小剛教授所說,《北京風俗圖譜》榮歸故里了,但是我們更希望的,是在本書的啟發下,中國的民間文化和民間風俗的真正回歸。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