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公司你惹不起

本文來源:君臨(知名財經時評自媒體)

微信id:junlin_1980

作者:君臨研究中心

華為離職員工李洪元,因離職補償問題被弄進了看守所,修改了幾次罪名後釋放,但依然被羈押251天。

事情最早從知乎曝出,馬上各大平台相關帖子被迅速刪除,但暗流並沒有停止。

由於事情本身太過於匪夷所思,洶湧的輿情沖破了重重圍困,又再一次猛烈噴發,輿論管理方放棄抵抗,走出了一波「W」形曲折上升走勢。

史稱「251事件」。

緊接著,華為原無線地區部一名員工曝出,也是因為離職補償,被關了90天。

大家忽然發現,他們的事情並非個案,因離職問題與各大公司發生嫌隙和沖撞的人,還在若干維權群里抱團取暖。

為什麼輿情洶湧,因為這群人並非社會異類,更談不上招搖撞騙。

他們可能是慈祥的父親、孝順的子女、寬厚的兄長,友善的同學,愛笑的鄰居,他們不過是普通勞動者,生活在我們之間,是人民內部矛盾。

然而事件本身不止是勞資糾紛的問題,也是公司管理的問題,更是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

他們的命運就是你我的命運。

1

有律師戲言,在中國的刑事司法實踐中,最難的是無罪判決,其次就是取保候審。

在李洪元的身上,你可以看到司法機關在原告的配合下,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檢察院一次次退回來,又一而再再而三的補查重報,結果便是盡可能的合法延長羈押時間。

有些公司你惹不起

▲來源:微博

這不得不讓人起疑,華為的動機是查清事實真相,還是另一種高明的折磨,又或是一種殺雞儆猴式的恐嚇?

君臨本不想吃這個瓜,畢竟我們也熱情頌揚過華為的奮鬥。

但一碼歸一碼。

我們認為最狗的是,一位公民喪失人身自由長達251天,華為的官方回復既不屑解釋,也不想溝通,反而充滿了自負與高傲的居高臨下,還順便把鍋瀟灑一甩了之。

「華為有權利,也有義務,並基於事實對於涉嫌違法的行為向司法機關舉報。」

「我們尊重司法機關,包括公安、檢察院和法院的決定。如果李洪元認為他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我們支持他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包括起訴華為。」

回復的意思就四個字:「你告去啊!」

從法律角度看,華為確實有底氣說這話,但別忘了,人們立法的目的更不外乎人情,法律需要基本符合社會的倫理道德。

當然,目前瓜並沒有完全水落石出,還存在輿情反轉的可能,在傲慢的回復下也隱含著「歡迎來告」的潛台詞。

這可能意味著華為還有更多證據,來證明李元洪的不清白。

但我們還是想問:

一個渺小的個體,如何與營收上千億的企業巨頭對抗?

他們有地方政要的微信電話,籠罩著挑戰美帝霸權的道德光環,養著年薪幾百萬的專業律師,有的是豐富的智力資源,一種罪名不行就換一個。

有些公司你惹不起

就好比大象踩了螞蟻一腳,然後對螞蟻說,有本事你也踩我啊。

華為耍起流氓來,不是撒潑耍賴式,而是理直氣壯式。

在山呼海嘯般群嘲下,華為人設如泰山崩於眼前,海軍多年辛苦終毀於一旦。

其實,「251事件」本身也不是個案,它實際上是一種社會現象。

隨著經濟高速發展,一些不分姓國姓民的公司做大做強,典型如老少邊窮地區,不僅是當地經濟支柱,更是政府年終獎的提供者。

當他們「大而不倒」的時候,往往可能與權力結合,這就是吳敬璉老師常警告的「權貴資本主義」,從而形成一種「資本權力」。

無論是弄虛作假上騙補貼、下騙股民,還是全網刪文、跨省緝拿壓制質疑聲音,都是這種權力的表現形式。

這不是有些年頭沒聽到過的「三座大山」嗎?

對投資者來說,這些公司德行既然不怎麼樣,就不能指望他能老老實實為股東創造價值。

任教主不是說過嗎:

你老虎屁股摸不得嗎?偏要摸!

咱不敢摸,但躲得起。

我們只想藉此事,提醒投資者避開有著類似共性的上市公司。

2

「警察來了。」2013年10月12日上午10點20分,用手機發了這條連標點都沒打的微博之後,汪煒華失去了自由。

汪煒華,網名「天地俠影」,雪球剛上線那會兒的老用戶應該都熟悉他。

這是位長期生活在澳洲的前通信行業研究員,他的個人博客名叫「投資,從質疑開始」。

他的故事,是「資本權力」最典型的一個案例。

在那批老用戶中,他是資本市場上極為稀缺的「扒糞者」。

但不幸選了個不好惹的鬥爭對象。

他不斷質疑的某匯能源,隸屬於某大區最大的民營企業某匯集團,實際控制人孫某人是《福布斯》中國富豪榜前列的常客,2013年以225.7億元的財富值排在第26位。

不過,2018年身家沒跌多少,排名倒是跌到92位。

2012年10月起,汪煒華在互聯網上撰寫多篇質疑某匯能源的文章,提出種種質疑,大到其投資項目的價值、財務手法的合規性,小到公司公告里的筆誤。

致使某匯能源被上海證券交易所要求發佈澄清公告多達6次。

當汪煒華實名向中國證監會舉報該司涉嫌曲線買賣自家股票後,炸藥引信點燃了。

2013年9月2日,某匯能源向某大區省會公安局報案,次日該局經過審查立案偵查。

一個月多後,該局經偵人員從西向東,跨越兩個時區來到上海,以「涉嫌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刑拘汪煒華。

一個月後,改為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批捕。

2014年6月,汪煒華被檢察院提起公訴,8月,法院進行審理。

案件的是非曲直我們不過多羅列,要說汪煒華的「問題」,主要是質疑鏈條的缺環。

汪煒華的質疑實際上只能依據公開信息進行分析,進而依據邏輯進行推理,並沒有證據支撐。

這也是證券分析的難點,因為投資者無法通過諸如企業帳務處理、資金流、發票流、貨物流,或者產能情況來獲取證據。

因為這些證據的獲取,只有行政執法機關才能做到。

正如汪煒華的辯護律師做無罪辯護時所言:

汪煒華的文章,事實上屬於公眾對上市公司的監督,有利於淨化資本市場環境。

若將這樣的行為定罪,會極大地抑制社會公眾對上市公司輿論監督的熱情和積極性,而這與證券市場監管的基本理念、公民言論自由保護的思想勢必截然相悖。

而有意思的是,某匯的律師則表示:

「某匯崩盤,就會影響某大區的穩定;否定孫某人,就會影響某大區的穩定。」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法庭上公然聲稱把一個地區的穩定,繫在一個首富身上。

把黨和政府放在何處?

當然,這些歪理,都被當庭一一駁回。

但從這句話,也可以讀出另一層意思。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最終法院審判委員會通過集體負責實際上無人負責的「討論決定」,認定汪煒華損害某匯能源商業信譽罪成立,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

此時,已經羈押16個月了。

據後來他寫給紀委的鳴冤信,其中提到上門抓人的警察,兩位主審法官,看守所領導和管教,都認為這是冤案,他所有的錯,只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這世界上本來沒有鬼,但總有人裝神弄鬼。

某匯的問題,時間會給出答案。

3

曾幾何時,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歲月裡,無形中形成了「唯發展論」、「GDP論英雄」的發展觀。

本來負責提供公共品的政府一旦將經濟指標作為核心KPI,必然會產生一系列扭曲的後果。

才會產生諸如「誰不讓XX發展,政府就不讓誰好過」這樣極具魔幻現實主義的標語。

長期以來,公眾和輿論主要關注公權力,提防腐敗和官僚權力的不作為、亂作為,卻忽視了資本權力,在扭曲發展觀下,資本很容易「挾GDP自重」,動不動就威脅撤資。

經濟發達地區還好說,老少邊窮地區好不容易請來尊金菩薩,誰敢打碎了,烏紗帽不保都是小事,跨省抓人更是屢見不鮮。

「為XXX保駕護航」,就成順理成章之事。

正如天地俠影案,資本一旦作惡,行政和司法人員就算有一百個良心過不去,也無法抵禦大環境的無聲壓力。

有些公司你惹不起

2017年,廣東醫生撰文稱某藥酒是「毒藥」,被草原警方跨省抓捕

但社會的複雜之處也在這里。

張維迎說過:「適度腐敗可刺激經濟發展。」

從國家管制一切的計劃經濟轉型市場經濟,由於規則缺失導致的執法尺度空前巨大。

要不是一些官員視而不見或高舉輕放,很多今天偉大的企業恐將不復存在,也包括華為。

對此,社科院學者張曙光有妙語總結如下:

「改革過程就是一種以權錢交易為中心的以毒攻毒。」

西方早在19世紀就認識到資本權力的危害。

1879年,洛克菲勒建成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壟斷怪物,他將之命名為「標準石油托拉斯」。

此後,眾多行業托拉斯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美洲大地,他們控制了經濟命脈,壟斷了社會輿論,靠著卑鄙手段巧取豪奪,劣幣驅逐良幣,甚至通過金錢贊助影響著白宮。

有錢人的世界,雍容華貴,鶯歌燕舞。

此時的美國,資本主義處於全盛時期,一個新的帝國正處國運上升期,一切看起來似乎欣欣向榮,流淌著奶與蜜。

在奢華富裕的另一面,繁榮的長袍下爬滿了虱子,工人們不得不為了每周3美元的薪水而拼命勞作,就連半大的孩子,也要忍受長達15小時的工作。

堆積如山的社會問題,司空見慣的法治腐敗,黑手黨們拿著芝加哥打字機在街頭火拼。

貪婪的華爾街,貧困潦倒的人民,以及那個毫無作為的聯邦政府,就是當時的美國往事。

恩格斯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中所言之事,又在新大陸重新上演。

資產階級不將無產階級當人看、而只把他們當作獲取利潤的物件。

1902年,隨著羅斯福開始向壟斷資本們「亮劍」,聯邦政府才逐漸修正了資本主義,從社會保障制度建立到人權宣言,資本主義避免了走向自我毀滅,被續命到了今天。

在我國,建國後資本權力長期被人民民主專政壓制,資本權力一直被有意無意的忽視。

但隨著中國經濟狂飆突進,越來越多的公司變大變強,資本權力也日漸浮出水面。

近年來,我們看到了太多的類似故事,辭退三類人、福報996、排擠孕婦、開除病號,還有今天的「來告我啊」。

這種權力已開始屢屢撩撥社會神經,挑戰公眾底線。

更值得警惕的是,無條件的向資本權力妥協、讓步,還逐漸成為一種「政治正確」。

君臨作為獨立分析機構,在發佈文章時也深有感觸,知名老板屁股摸不得,稍微有點負面,公關大軍要不軟磨硬泡,要不就是威逼利誘。

更有甚者上綱上線為改開成果,動不動就扣否定的大帽子。

不管是官僚支配資本,還是資本支配官僚,權力是人民賦予的,那就不應有任何權力凌駕於人民之上。

官僚的危害人神共憤,資本的危害同樣侵蝕社會,更不能被掩蓋在公權力濫用之下。

4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歇斯底里,非一日之屈。

投資者也許無力短期扭轉乾坤,但可以躲開這些濫用資本權力的公司,「用腳投票」就是投資者寒光閃閃的刀把子。

巴菲特說:如果你在廚房里面發現一只蟑螂,那麼廚房里面不會只有一只,你會發現它的親戚。

順著上文邏輯,我們不得不開一輪地圖炮。

躲開的重點,主要是老少邊窮地區的上市公司。

前有瓊民源、藍田股份、東方鍋爐、東方電子、銀廣夏、藍田股份、新疆屯河、康達爾等惡名昭彰的老一輩;

後有康美、綠大某、萬福某某、獐某某等後來人。

老少邊窮地區占比之高具有顯著的統計學意義。

道理很簡單,部分省市的地理位置不佳,經濟基礎差,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個上市指標,不僅是一條來錢的路子,還是地方的臉面,想必誰也不想往自己臉上抹黑。

某種程度上,也就對上市公司財務問題視而不見、有的甚至默許了造假。

反正都是騙全國股民的錢,誰不騙就輸了,誰不騙就是地方的罪人。

北方某些省市和西部某些省市最為突出。

「投資不過XX關」,雖然是一句戲言,但戲言畢竟來於生活,經得起樸素日常經驗的檢驗,不會是空穴來風。

某北不少上市公司的財務、大股東和高管誠信、操守等方面劣跡斑斑。

不查一片大好,一查雞飛狗跳。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要在某北找。

君臨統計了下,某北三省也不過就154家上市公司,占比僅4%,有大A股鬱鬱蔥蔥的森林,幹嘛偏盯這幾顆歪脖樹?

一鍵全拉黑又有何妨。

北方某草原地區,公眾輿論一直是該區關注重點,一旦有負面輿情,刪帖速度之快讓業界側目,抓人足跡之廣可謂遍佈神州。

比如廣州醫生,抓他那個地方2018年政府報告顯示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1.25億元,而某藥酒2017年上繳稅收便達3.5億元。

就連新華社也看不下去,接連發出三問,質疑當地出格行為。

還有2018年,草原某市以「尋釁滋事、誹謗罪」跨省拘捕了在北京家中的自媒體人劉成昆,並且搜走了他常用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

拘捕原因是劉成昆在微信公眾號上的連載小說,被指影射某乳業公司董事長。

他們一定認為,利用小說反某某,是這幫酸文人的一大發明。

這家公司也算濃眉大眼的老白馬了,給投資者也帶來了相當豐厚的回報,但其所作所為,再聯繫到歷史上的舊帳,真是要打上個大大的問號。

當然,有些經濟發達地區也不省油。

比如東南沿海某市,GDP在全省排第3,但房價能挺進全國前10,經濟過度金融化,賺快錢的銅臭風氣彌漫在這座小清新眼中的「文藝」城市。

還有一些隱藏在經濟強省水面下,債台高築的市。

比如長江下遊某經濟強省,靠近省會的某市,今年債務化解方案得到財政部認可。

怎麼化解的呢?

我想某某醋業肯定出了點綿薄之力,今年8月初,該醋業公司發佈公告,認購1.5億的城建債券。

大手筆,悍然花掉去年近一半的淨利潤。

還沒完,過了一個月,又發公告出資4424萬收購大股東的商場100%股權,而這家商場淨資產僅2690萬。

比起A股其他商場股慘兮兮的市淨率,想必大股東一定忍痛割了塊金元寶給上市公司。

不然上交所為什麼馬上就發問詢函呢。

哼,一定是眼紅。

其實這家公司是君臨的愛股之一,擁有超級品牌護城河的細分行業龍頭,過去多元化胡亂發展,蹉跎多年仍屹立不倒,好不容易聚焦主業,業績見底回升,又攤上這事。

我們不禁要問,作為一個三線城市的國資主管單位,是否有足夠的資本運作能力去駕馭一家A股細分行業的上市公司龍頭,手里的權力到底是做大做強國資,還是拖人後腿?

除了地圖炮,還有行業炮。

農業股和一些小型軟件和互聯網股,是絕對重災區。

主要是產能產量、庫存、真實客戶、銷售物品、固定和無形資產,會計審計都難核實,更別說隔著十萬八千里的投資者。

比如獐某某的扇貝,潛入一片藍藍深海。

說死了就死了,說遊走就遊走,翻雲覆雨,指鹿為馬,「就看你奈我何」,一臉二流子樣。

要是地圖因素再疊加行業因素。

我的上帝,建議各位還是早日拉黑保平安,眼不見心不煩。

比如西北部某省一家名字頗為奇特的上市公司, 主營業務是互聯網服務業務,半年報上堆疊了不少「互聯網 」的大詞,但愣是看不懂這到底主營的是何方聖神。

在「霍爾果斯」這個近年名震華夏的神奇土地上,他有家全資子公司「快馬財稅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淨資產高達13.49億,占了上市公司淨資產的近一半。

半年創造了0.73億淨利潤,通過名字,可能是為企業報稅服務的。

我想,一定服務了不少戰鬥力爆表的企業。

待會我就去翻翻冰冰是不是他的客戶。

這省還有一家廣某某公司,主營中醫藥,要算半個農業股。

不看不知道,一看辣眼睛。

資產負債表上,應收票據和款項甚是晃眼,2018年收入16億,應收就擺了15億,占淨資產比例高達67%。

再看經營現金流更是驚悚,保持了連負8年,越負越多的單邊走勢。

有些公司你惹不起

手賤翻了下其他中藥股經營現金流,覺得這種異教徒就該開除出中藥隊伍。

好奇心害死貓,仔細看下了該司產品——龜齡集和定坤丸,眼睛也快被辣腫。

這兩個相傳是宮廷秘方,享受國家級保密配方待遇,光從名字就可以猜個一二,前者補陽後者滋陰。

沐浴著高原的陽光,享受著母親河源頭的季風,想必那一定是集日月精華,聚大地之靈氣。

80% 毛利率果然驗證了產品牛逼的猜想,醫者仁心,拯救了多少癡男怨女,功德無量。

但為什麼應收那麼高呢?

某山藥業不是在公告中稱,全國陽痿患者約1.4億麼;

不是剛有自媒體寫了篇90後「約素炮」的10W 麼。

我猜答案一定隱藏在經銷模式帶來的關聯交易上,這里就不深挖了。

我們再次重申,在選股方面,寧可錯殺一千,不放過一個。

本金損失的風險,是投資者最大的敵人。

尾聲

關於法律,君臨懂的不多,但還算了解一些起碼的道理。

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一件民事糾紛會上升到刑事案件?

為什麼涉案金額不大的經濟案件不能保釋?

保釋權力既然成了某種方便,那能不能賦予法院?

等等…

回顧美國社會治理方面的經驗:

從「吉本斯訴奧格登案」瓦解地方保護主義,從「辛普森案」讓程序正義深入人心,再到「佈朗訴托皮卡教育管理委員會案」敲響種族隔離制度的喪鐘。

美國的公眾輿論和司法判例在推動資本主義法治和社會進步。

在中國:

從「孫志剛案」到收容制度的廢除,從「趙作海案」到確立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從「昆山龍哥案」到正當防衛不過當,再到「唐慧案」成為勞教制度廢除的最後一根稻草。

是的,羅馬非一日建成,民族復興也無法一撮而就。

篳路藍縷,仍需努力。

昨天是第六個國家憲法日,也希望「251事件」同樣可以借助輿論和司法改革,推動社會的公平正義,實現國家治理的現代化。

再強的國家,是由一個個人民組成;

再大的企業,也是由一個個勞動者組成;

再眩暈的光環,也不能侵蝕一個公民的尊嚴和人身自由。

高層說過: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

如果人民無法安居樂業,追尋美好生活總有絆腳石,再強大的國家,再牛逼的企業,又有什麼意義?

文末,我們也奉勸某些企業,欺騙股民、愚弄市場、濫用權力。

行的了一時,但行不了一世。

人的一生,總要追問自己在歷史中的責任;

創辦的企業,也要遵循永續經營的會計假設。

人終有一死,年華逝去時,回憶起在共和國輝煌崛起的歲月里做了什麼……

不應該只剩下坑蒙拐騙的茍且。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中國財經博主老蠻:恆大的死法到底會是哪一種?

xxx

汽車廠商想請吳亦凡代言,展現品牌精神:「重新做人的機會」;營銷團隊被全員開除

xxx

重磅!美國證監會暫停受理中國企業赴美IPO

xxx

半年暴增370個新品牌,「檸檬茶」正在中國走紅

xxx

滴滴在美國上市了,市值近700億美元,創始人身家是其他互聯網大佬的零頭

xxx

中國最大出行巨頭滴滴終於要IPO了,去年1300萬司機賺了人民幣1174億元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