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如果只看電視新聞的話,你會錯過什麼?

本文來源:航通社

微信id:lifeissohappy

作者:書航

來自台灣的藝人高以翔,在浙江衛視一檔綜藝節目錄制過程中不幸猝死。

一時間,高以翔和 Godfrey Gao 的名字,在全球各地的主流媒體都擁有一席之地。

高以翔的家鄉台灣、他母親所在的馬來西亞媒體自不必說,而CNN、BBC、每日郵報、澳洲第9頻道等外媒共同的關注,說明這已經是一條世界性的新聞。

當我們在網絡世界吃瓜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是否做過這樣的一個假設:如果你選擇從互聯網以外的其它地方,比如說,只從電視上嘗試獲取跟高以翔有關的新聞,你會得到什麼結果?

融合途中,聲音越來越少

讓我們先從27日消息開始擴散的最初時刻說起。

最先向外界確認死訊的是浙江新聞客戶端。(不過現在再看原文鏈接,就因故「來晚一步,內容已經不存在了」。)

https://zj.zjol.com.cn/news.html?id=1335825

很多人不知道這個名字起得很官方的 App 的來頭,這是浙江日報報業集團的新聞產品,它們家同時還有一個視頻客戶端叫「天目新聞」。

這兩款產品推出的時間其實都很短,只在今年烏鎮互聯網大會開始,才以這樣的頭銜來作為報頭。

但不管頭銜怎麽變,實際上它們共享的都是母體浙報集團的采編資格,都可以看作是《浙江日報》《錢江晚報》的延伸。

如外界預料的一樣,浙江衛視對事情經過長時間諱莫如深,直到高去世後幾個小時,才由隔壁「友媒」披露死訊

在這幾個小時裏,官方微博作為最主要的發聲渠道,處於完全的失語狀態。

因為微博編輯後會顯示編輯歷史,有網友留意到,節目官博雖然沒時間通報情況,卻有時間偷偷地編輯掉贊助商 vivo 的痕跡,這也引發了輿論更多的憤怒。

https://weibo.com/5612278337/Ii7J4B4wo

誠如一位媒體業界的觀察人士在朋友圈所說,這件事充分證明了一個地方至少有兩家以上主流媒體的必要性

你可能會認為,現在國內主流媒體的數量不是太少,而是太多。

畢竟,航通社也寫過文章,講到 所謂黨報征訂難、地方媒體倒閉的問題

一些小地方的報紙,或者一些報業集團的子報子刊,能關停的基本上都關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卻還沒能培養起足夠的競爭力。

但也正是這樣的關停並轉,或曰「融媒體」建設過程,讓剩下的媒體能提供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單一

原本,一個行政區劃內都會有自己的報社、廣播電台和電視台,各自為政。

現在廣播和電視兩個實體,已經全面地合二為一。

雖然在播客、滴滴們的衝擊下,廣播媒體活得並不算滋潤,但它們仍努力證明著自己存在的價值。

比如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新聞節目,就經常有讓人意外的佳作出現。

2008年底,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學生被校方冒用信息辦理了信用卡,輿論為之嘩然。

該校宣傳部長強建周,接受央廣中國之聲採訪時,揚言要「占領天涯(論壇)」、「占領你們所有得到信息的渠道」、「我今天要做一個轟動全國的事情」,甚至威脅扣留採訪中的女記者。

隨著《新聞縱橫》欄目播出採訪音頻,強部長如願以償地「轟動全國」,此事也成為廣播媒介參與輿論監督的美談。

隨著機構改革的步伐推進,「中央三台」即央視、央廣和國際廣播電台合並為「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從此開始了「中央廚房」化,共享資源的過程

我們現在可以在廣播節目《全球華語廣播網》中聽見來自央視《新聞直播間》的節目配音,而廣播主持人也走進央視大樓,給電視新聞配音。

總而言之,現在總台的電視、廣播、網絡渠道播出的節目內容逐漸趨向一體化,少了很多差異化的「自選動作」。

這已經在讓人擔心,一些在廣播新聞中有很強突破能力的記者和編輯,會不會也在此期間被「優化」掉。

在此基礎上,有些地方則會進一步地將報紙也融合進去,讓這一地區的所有媒體形式,都共用一個「中央廚房」產出的內容。

在這方面動作最為激進的是天津。

2018 年,天津一股腦把全部報紙、電視、廣播、網絡媒體整合為一個「海河傳媒中心」。

它包含原有 6 家單位 12000 餘員工,子報子刊 16 家、廣播電視頻率頻道 20 個、新聞網站 6 個、新聞客戶端 8 個、手機報 2 份,「兩微」自媒體賬號 334 個。

在整合過程中,天津關閉了《中國技術市場報》《渤海早報》《采風報》《球迷》《假日100》《范兒》《育兒》《智力》《今晚經濟周報》《今日天津》10個子報子刊。

關閉國際頻道、高清搏擊、時代風尚、時代美食、時代家居、時代出行6個電視頻道。

調整區縣聯盟、音樂2個廣播頻率定位,停更合並天津網、今晚網、今晚海外網、天視網、天津廣播網5個新聞網站和「新聞117」「前沿」「問津」3個新聞客戶端。

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浙江也像天津一樣,實現了統一本地所有媒體出口的「大業」,那麽有可能這次我們就不會是在幾個小時以後確認消息,而是要花更長時間,最後由外省,說不準是外國的媒體才能確認……因為當地所有的媒體此時此刻都成了「利益相關」。

利益相關,難覓自我批評

說到「利益相關」,讓人不勝感嘆的還有真的跟浙江衛視、乃至整個綜藝界、娛樂圈利益相關的人士的反應。

最為利益相關的當然是演員同行,小演員們只敢懷念高以翔,說故事,點蠟燭。只有兩個人敢稍微大點聲說話

27日晚上熱搜榜有一條是 #徐崢斥責追我吧節目組# ,點進去看,原來作為圈內大佬,徐崢先也是不痛不癢的叫大家「愛惜生命」,然後編輯了微博,加上兩句「節目的安全防範意識差,絕對要負責任」。

https://www.weibo.com/1783286485/Ii9fuDZtm

黃磊也被傳出在朋友圈裏說「過度過險過激過勞都不應該被描繪為敬業努力用功拼博,而是應該被不斷地提醒和否定」。

這兩位大哥已經算是演員群體裡面極少極少敢於發出聲響的人了,儘管跟憤怒的普通網民大呼「二台(浙江台台標像個2)倒閉」什麼的相比,以上只能勉強算是「愛的撫摸」。

但說真的,我們不需要裝外賓,不需要有人來科普他們即使發出如此溫和的聲音,背後也需要多麽大的勇氣

有媒體整理出,2014年至今不完全統計,衛視綜藝當中就有戶外競技(含極限運動)真人秀20多台,主辦方包括央視以及湖南、浙江、東方、江蘇等大台一個不落。

https://mp.weixin.qq.com/s/3ywQVCaclRwKWLwJC_b11g

在這些電視台的新聞節目裏,是怎麽報導高以翔這次事故的呢?

浙江台自己我們肯定是不用指望了。湖南台的新聞提到「打造馬欄山媒體融合新地標」,《新聞大求真》講了「如何使用體外除顫器」;

江蘇的《新聞眼》快速回顧事件之後,馬上就開始強調我國心源性猝死人數、「黃金四分鐘」和急救知識。

至於新聞水平在業內已經公認頗高的東方衛視,其新聞報導也主要關注了高以翔的生前願望(希望休息一下,見見家人),和採訪醫生預防猝死的建議等等。

有意思的,是28日中午《午間30分》播出的新聞片段。

http://www.kankanews.com/a/2019-11-28/0019070515.shtml

這段新聞中,主持人提到了「為什麼要在晚間錄制節目」這個問題,並引用「一位從業者表示」說,夜間錄制主要是因為藝人這邊的檔期不好協調,同時要避開封路封樓等對外界的影響。

「從業者」指出,比嘉賓更累的是工作人員,當天早上8-9點就要到場,收工也晚於嘉賓。

節目連線媒體評論員魏英傑解讀如何避免,要點是:嘉賓要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有評估(題圖);而節目組也應該安全第一。

連線剛完事,主持人馬上用剩下一分鐘,詳細講了電視台其實已經做了足夠多的安全措施

「事實上,無論什麼類型的綜藝節目,攝制組都會優先考慮藝人的人身安全。」

主持人最後總結說:「珍愛生命,需要更合理、更科學地安排相關工作。與此同時,藝人自身也應該根據自身狀況合理安排好工作,加強安全意識。」

通篇看完,給人的最大印象就是連著主辦五季《極限挑戰》的蕃茄台,眨著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跟你說:我們是無辜的!

確實,縱觀整個《極挑》演下來,除了張藝興和王迅倆人目測吃了能有10斤切糕,也許會傷及腸胃之外,後來賈乃亮吃冰棍就只有象徵性地吃了點,還被觀眾挑毛病。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2553130/answer/733407517

只不過,即便自身無可挑剔,這樣的報導還是很容易給人一種「我們電視台已經仁至義盡了,是你藝人自己不顧自己身體狀況非要來的」感覺,其中也體現出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無奈。

結論

回到本文最初提的那個問題。現在全國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真的是人手一台手機,就算老人家有看電視的習慣,也不會拒絕通過手機來獲取其他的消息作為補充。

只要看到手機推送的新聞,你很難躲過大多數網絡媒體都在做的一個方向——對浙江衛視這個節目組安全措施的重大缺失的批判。

勇敢如鳳凰網娛樂者,甚至曝光了傳說中的「生死合同」,合同中把一切撇得清清楚楚,出事概不負責的態度,讓人感受到通體冰冷。

這樣一來,即使是平時不很關注媒介素養的人士,也不會漏過這個「知識點」。

但我還是覺得,也總有人會更相信電視、廣播、報紙的報導,或者只能看到傳統媒體的新聞。

對於他們而言,在慨嘆完生命脆弱,急救知識缺乏以後,是否有可能會意識到好像還少了什麼東西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