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共享單車霸主ofo收攏殘兵低調求生什麼都做,仍在徵人,仍在退用戶押金

2018年12月中旬,排隊要ofo退押金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千萬人,為當時的大新聞。

以ofo押金99元和199元計算,退押金總額在人民幣10億-20億元。

本文來源:tech星球

微信id:tech618

作者:馬微冰、楊景詒

自從9月份ofo再次搬家,新的辦公地便成為關注的焦點。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獨家獲悉:ofo9月從海澱中關村的互聯網金融中心搬離後,現在已經搬到朝陽區酒仙橋的一處共享辦公空間。

從2014年創立至今,此前ofo已經搬了5次家,此次已經算是ofo的第6個辦公點。

▲新辦公地點前的ofo單車

近日有用戶發現,ofo尚未退還的押金可以通過購物返還押金。

在繼押金換金幣、押金做P2P之後,五度搬遷的ofo,一直在變化花式的償還押金,並試水眾多業務。

  中國共享單車ofo申請退押金人數已破一千萬人,創始人:為欠的每一分錢負責,勇敢活下去

ofo搬進共享辦公空間,年租金約500萬

從中關村到酒仙橋,ofo搬進了自2014年創立以來的第6個「家」。

自2018年被曝出無法正常退押金以來,數次傳出「ofo人去樓空」的消息。

Tech星球曾經獨家報導 ofo悄悄搬離中關村

ofo的上一個辦公地點北京互聯網金融中心,因合同到期,已經在9月搬走了。

至今ofo已搬過5次家,前5次的辦公地點均在中關村範圍內。這一次,ofo不僅搬出了中關村,甚至遠離了海澱,來到了朝陽酒仙橋。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從ofo 最近發布的招聘信息了解到,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辦公地點位於酒仙橋一座寫字樓。

11月28日,Tech星球來到該寫字樓實地探訪,發現該樓共有19層,12至19層則被一家共享辦公公司租下,而ofo則在該共享辦公空間租下了一整層。

Tech星球聯繫到該共享辦公公司的銷售人員諮詢,對方稱「有幾層被大客戶整租了下來」,但不方便透露大客戶公司具體名稱信息。

隨後,Tech星球在核對了各層入駐的公司後,確認了ofo的所在的樓層,詢問一位從該層出門的員工:這裡是否是東峽大通的辦公地點?

該員工先是肯定地回答「嗯」,然後眼神閃躲,並反問「你有什麼事嗎?」

這家共享辦公空間在電梯、茶水間,以及辦公室門口均設有門禁系統,Tech星球詢問保潔人員是否可以進入,對方表示拒絕,「剛接到通知,不允許放外人進來。」

▲ofo目前所在辦公地出入口

ofo第五次搬家並未對外公布去向,搬到酒仙橋後也一直很低調。

Tech星球實地探訪發現,ofo所在的樓層,不像其他入駐公司張貼了公司logo或者擺放了描述公司業務的標示牌,從門外看去ofo員工坐在共享辦公空間的格子間中,員工進出門的工牌上也未印有ofo的標示,從外界難以辨認出這就是ofo的辦公地。

根據這家共享辦公空間銷售人員的說法,一層能容納150~180名員工,這也意味著目前ofo的員工數不足200人,一層寫字樓1000平米的空間,就能滿足員工的辦公需求。

上述銷售人員介紹,該共享辦公空間每個工位的收費標準大約在2500~2700元/月。如果按每層180個工位推算的話,ofo每年租用該辦公場地的費用約為500萬元左右。

花式退押金,官方幾乎銷聲匿跡,公司還在招人

根據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在ofo新辦公地了解到的信息,ofo總部目前大約有將近兩百名員工,除了原有的共享單車業務外,仍有多項其他業務在開展。

對於ofo的用戶來講,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的押金能在什麼時候退還。

自從2018年11月,ofo陷入資金危機,有用戶發現押金無法立刻退還,開始有大批用戶在ofo辦公樓前排隊退押金。

此後,ofo也推出了多種退押金的方式。近期有用戶又發現,ofo在其APP首頁上線了「天天返錢」的活動,首頁顯示「無需排隊,直接退還押金」,並表示目前已向用戶返利近700萬元。

但是,用戶體驗後卻發現,一旦參與活動,押金只能通過購物返現方式提取,若消費的現金額未達到押金上限,剩餘押金也將不退。

此外,對於不同押金返現提現次數也不同,若要拿到99元全額押金,則需要購買上千元商品。

花式退押金的ofo再次將用戶的情緒激化。

一位尚未退還押金的用戶說,今年4月,自己排在8715796位退款的位置,在11月下旬排在7590238位。

據此推算,7個月時間裡,已經有1125558名用戶退還了押金。

▲2019年11月下旬和2019年4月退押金排隊人數的對比

但是,由於ofo退押金的方式不同,之前還和互金平台PPmoney合作,將押金變成P2P資產,引發爭議後火速下架。

隨後又推出押金變金幣消費,但商品種類少、價格相對過高,僅有少數用戶選擇。

還有用戶表示,自己之前的押金被兌換成了滴滴的打車券。

因此,7個月100多萬的退還人數,無法推算出以現金退還押金的具體數額。

截止目前,Tech星球發現,依舊有1600萬用戶在排隊等待退還押金。

今年以來,ofo一直低調行事。官方微信「ofo小黃車訂閱號」自從今年3月8日,發布「月卡僅需3.8折」的推文後,一直處於暫停更新狀態>

直到11月1日,推送了一條英語資源營銷文章,但目前已無法查看,顯示「該內容已被發布者刪除」。

ofo官方微博的更新,也在停留在今年8月,對單車5元/輛回收傳言的聲明。

ofo的創始人戴威,今年以來也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

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最新的消息,兩天前,寧波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法院對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和戴威發布了消費限制令。到目前,戴威身上共有34條消費限制令,比「下周回國」的賈躍亭還要多兩條。

雖然ofo官方幾乎銷聲匿跡,但是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發現,ofo還在招聘人員。

根據最近發布的招聘信息,可以看到ofo目前在招的崗位有近20個,崗位類型包括公關主管、招商加盟經理、工程師、單車維修人員,以及商城的運營、品控、增長、招商等職位,工作地點涉及北京、天津、南京、常州、銀川等地。

並且,據前往ofo新辦公地應聘面試的人士透露,HR表示,目前ofo的業務線有很多,具體的不方便透露。

但從目前ofo在招的崗位來看,以及今年ofo推出有樁車,積極嘗試智能電動車等新業務,ofo或許正在籌劃復興藍圖。

「已經變天」的共享單車市場

ofo從陷入危機到現在,一直在試圖重回共享單車主流戰場。但時過境遷,如今的共享單車市場,早已不是ofo當年風頭正勁時的格局。

共享單車業內人士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透露,今年6月份,在上海有數輛裝著ofo單車的大卡車,直接運往焚燒廠,將整車焚燒回收。

據另一名接近共享單車代工廠的人士表示,2017年各大代工廠已經不再生產ofo和摩拜的單車,隨著美團收購摩拜,這些工廠轉而開始生產「美團黃」的訂單。

共享單車行業由ofo和摩拜二分天下的時代已經結束。現在的共享單車市場,則以美團、青桔和哈囉為主,北京街頭為數不多的ofo小黃車與其他車輛相比,也相對老舊,騎行體驗更差。

以前在滴滴出行App上,「騎車」選項卡下會出現ofo、小藍和青桔三款單車的logo,而如今在主界面下,只能看到青桔的青色單車標誌。

滴滴相關人士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回應,滴滴和ofo的合作仍在繼續,用戶仍然可以使用滴滴出行掃碼騎行ofo小黃車。

從滴滴APP的頁面改變,不難發現滴滴正在有意大力推行青桔品牌,淡化ofo和小藍的標誌。

曾一度拒絕被滴滴收購的ofo,正逐漸被市場遺忘,ofo的回歸主流之路必定艱難。

▲滴滴APP掃碼騎車頁面

時間倒回18個月前,滴滴CEO程維和ofo的CEO戴威兩人就滴滴收購ofo進行談判,彼時ofo尚有2000名員工和30億美元的估值,但是戴威在談判中拒絕了收購計劃,並在內部會議中說,「如果有人覺得自己不想戰鬥到底,可以選擇馬上離開公司。」

到了2019年6月,處於破產邊緣的戴威主動找到程維尋求收購,反被程維拒絕。

作為曾經的共享單車霸主,ofo不願退場,戴威不想謝幕。

從2018年開始,ofo經歷了多輪裁員,從巔峰時期的6000員工,到只剩下近200人。

試水P2P、賣線上線下廣告、公眾號接廣告、涉足電商領域、試水滑板車,鋪設開屏廣告以及變賣公司資產,ofo正想盡一切辦法維持公司運轉,退還用戶押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