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東北,遠在加拿大俄羅斯,中國人都能為可憐的南方人提供雪地代寫服務

2019年11月中旬,黑龍江哈爾濱連下多場大雪,「雪地代寫」服務又出現了。

以下是新聞影片:

有黑龍江大學生趁勢推出「免費」代寫服務。

問他為什麼不收錢?

他說:「東北人都是活雷鋒」。

以下是影片:

以下內容原發於2018年底,當時雪地代寫服務正夯。

自媒體《跳海大院》發現不只東北,遠在加拿大、俄羅斯都有當地中國留學生提供這類服務。

來源:跳海大院

微信id:meerjump

作者:院辦大人

你以為是玩笑?

人家真的在用這個賺錢!

院辦身處的廣州,終於在大雪節氣到來的這幾天,把溫度降到了冬天該有的15°。

而地圖的另一邊,腦瓜靈光的北方人,抓住「南方人沒見過雪」的噱頭,已經把他們靠天吃飯的無本小買賣——「雪地代寫」服務,開展得如火如荼。

一開始院辦刷到這樣的信息的時候,還以為只是段子。

但是,慢慢的發現,居然真的有人在曬單?

難道現在的段子手都開始走向了實體經濟創業之路了?

不過確實,哪裡有需求,哪裡就可以開展一門生意。

南方人對雪的渴望程度僅次於錢。

花點小錢請人到雪地裏撒點野得到的快樂,比中彩票多多了!

而在北方人看來,這表面上是一種沙雕服務,實際可能是一條新的致富路。

於是,沙雕嗅覺一向敏銳的院辦,決定親自試水,對「雪地代寫」服務測評一番,看看能否摸清該行業的現狀及商業前景。

雪地代寫商的定價策略

作為一門新興的「非生產型」業務,微博和閒魚是最大的交易場所。

只是隨意逛了一圈,院辦就發現該服務的價格水分嚴重。

單東北市場而言,從5毛一次到10塊一位,沒有中間商,價差照樣巨大。

堪稱一項打破了「價格圍繞價值上下波動」之經濟規律的經濟奇觀。  

從邏輯上講,只要你家門前有雪地,你就可以搞雪地代寫。

所以不難想樣,從事該行業的潛在從業者數量之大。

對於這樣一個新興行業,行業標準化不完善,所以難免價格顯得混亂。

大多數的雪地代寫商的定價策略,是以字數來算,一個字多少錢,或者一個名字多少錢。

但是影響價格的因素有很多,比如有的代寫商,字寫好看,就會要的高一些,有的在人煙罕至的地方幫你拿命來寫,價格肯定也不低。

還有的除了幫你寫字以外,再順便堆個雪人什麼的,那也是另外收費了。

▲來自山東的一單「雪地代寫」

比如,以上的這張圖,雪地的雪少的可憐,而且坐標是來自「並不太北」的山東,所以應該售價不高。

如果碰巧你還熟悉砍價,那麽這單的價格,應該可以砍到1元1字以下。

再比如,如果是中國最北的漠河地區,或者是在美國曼哈頓中央公園的雪地上承接的雪地代寫業務,那麽這單的價格,那就海了去了。

測評這種事情,當然要從高端的幹起。

所以,今天院辦的測評,就從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國外雪地代開始吧!

測評!來自加拿大的午夜雪地代寫!

外國的雪就是比較大,這讓在加拿大發開展業務的小伙伴,在寫文案的時候,都有足夠的底氣說:包清晰、包大雪。

同樣地,院辦先找對方說明了來意。

並問她,可以現在就寫嗎?

因為地球自轉帶來的時差,彼時正是加拿大的夜晚,讓「跳海大院」幾個大字刻印進異國的雪地,沐浴於加拿大風格的燈光下,還是讓人有點小期待的。

賣家顯然也是這樣認為 ▽

加了微信我們直奔主題,說希望她現在就除去幫我們去寫字。

這位在加拿大的姑娘說一個字4塊錢。

在遙遠的加拿大雪地上寫字,4塊錢一個字,這個價格雖然有點高,不過,也算對得起這個洋氣的定位了。

▲看不出這是加拿大,我花這錢幹嘛!

對方用「親」這樣的敬語,讓人不自覺地feel到一種本土化的親切感。

手閒的院辦院辦去翻了翻姑娘的朋友圈,果然,雪地代寫只是她微商創業大項目中的一個小浪花——她是做微商的。

作為一名專業的從商人士,對方的想多賺錢的小心思商業頭腦無時無刻不在轉動。

我們讓她在加拿大的雪地上寫的14個字裏有2個是標點符號,所以提出讓她送我們標點符號。

對方一口答應下來,然口風立馬就變:反一段不足10s的視頻加30塊……

院辦的內心暗道:奸商。

▲不,發的主要是您

不僅如此,跟未入社會的學生妹子不一樣,微商朋友深諳商業之道,怕我讓她寫完回來不付錢,還必須先付全款她才出去幹活。

當然還有個原因是現在外面太冷了 ▽

院辦說到底也是好說話的人,同意了,立馬轉了78過去。

說那時那時快,姑娘的商業細胞又開始活絡了:

結果院辦一問價格,19.9

講一段話?姑娘你學播音主持還是唱美聲?這麽貴?

反擊,必須反擊,世界就是被這些資本邏輯搞壞的!

▲一口價:9塊,其餘的話不再多說

事實證明,我大姨媽親授的砍價秘法真的很管用。

不一會兒,姑娘終於出門寫字,並發來了修好的照片 :

▲我可以從這小粉裏看到她的少女心

姑娘說她花了四十多分鐘修好了上面那個圖,萬幸資本鼠疫還沒有完全服腐蝕她的靈魂,修圖她沒收錢,免費送的。

但實不相瞞,院辦本人居然更喜歡沒有修過的原圖 :

▲平心而論:其實姑娘的字挺好看的

Fine,總價87塊錢。

加拿大的雪上代寫有點小浪漫,但還不能滿足院辦的野心。

於是我們在尋找「獵物」的時候,發現我們找到了更飛的代寫:莫斯科列寧像雪地代寫服務!

莫斯科沒有眼淚只有雪地代寫 

如果說加拿大的4元/字是「雪上代寫」中的奢侈品,那麽,在更遙遠的莫斯科的代寫服務,可以稱之為天價了 ▽

▲右下角這個不起眼的「賣掉了」,實不相瞞就是本院買的

不愧是待莫斯科的人,文案寫的都比較戰鬥民族氣,「表白 撕逼/ 沒有眼淚 /大雪紛飛」,四個字放一塊,可以組一打油詩了。

想來跟對方打交道必然收獲故事,所以,院辦立馬跟對方聯繫上了 :

▲以上是一個讓人看到心都要揪起來的故事

人有多大膽,價有多敢喊是麽?

Fine,莫斯科不相信眼淚,只相信金錢。

50塊錢5個字,搭地鐵150,這…..才是天價吧。

這時候,對方一再強調她的返圖將極具藝術氣息,雖然院辦也是真的窮私以為對方想錢想瘋了,但出於對前蘇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藝術、先鋒派藝術等的嚮往,竟還是有點心動了…….

金錢限制不了院辦對藝術的追求,最終,院辦下單成功。

對方承諾,這次將免費返一個由紀錄片導演專業的朋友拍的小視頻。

為了等這個莫斯科的雪,院辦每隔半個小時掏手機出來看看有沒有消息。這麽等了11個小時。

北京時間凌晨一點,這位朋友給院辦發來紅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敢相信我們居然可以省下兩百塊經費!

雖然院辦是第二天才看到的,但這個朋友也仍對沒法給我拍到莫斯科的雪感到愧疚。

院辦覺得算了…尤其我翻了翻他的朋友圈,發現是個很帥的哥們兒後。

▲對不起,見錢眼開的不是他,是院辦,沒有人能見到紅包不點開,沒有人!!

雖然這個莫斯科的雪地代寫測評以失敗告終,但是至少咱不虧。

國內市場百花齊放,從代寫到堆雪人

院辦兜兜轉轉,我們又回到了國內。

國內的代寫商裏,也混雜著一些沒有想到真的會有生意的網友。

你向他諮詢代寫服務,他卻以為你在跟他開玩笑?

這點看來,留學生群體的代寫商還是更加認真負責一些。

▲啊不然叻?

終於,我們找到了一位靠譜的新疆代寫商,據說那邊正在下著嗷嗷大的雪。

一聽到嗷嗷大雪,院辦的心都笑開了花,這才是院辦想要的那種最爽的感覺,在嗷嗷大雪裏留下我們的字跡。

▲從閒魚聊到了微信

2塊錢一個字,比加拿大的便宜了一半,而且人家不是禿雪,是嗷嗷大雪啊!!

我想都沒想,立馬下單。(主要是莫斯科省下了200塊可以讓我慷慨花錢)

▲嗯,哥們兒數學挺爛的。

沒想到哥們兒非常熱心腸,他說要給院辦找塊雪特好的地兒,開車出去找!

半個小時後,他發來了照片和小視頻(小視頻是送的)。

▲為表誠意他還在明處和暗處都寫了一個!

▲良心代寫商!五星好評!

雪地代寫業務的測評差不多了,但是,眼尖的院辦又發現了這些代寫商除了雪地代寫,還有很多其他延展業務,可能你也在朋友圈裏見過這樣的價格表,但是這種東西是真的靠譜的麽?

我們既不想聽別人在雪中嚎嗓子,對直播吃雪也不感興趣。

但讓遠方的朋友給我們堆個雪人,這件事點燃了每一個院辦的少女心。

二話不說,我們光速找到了能堆雪人的合適賣家,她來自美麗的大連,雖然開價是天價888,但是院辦認為天底下沒有談不成的生意:

「你好,我想堆個2m的雪人。堆好後在旁邊留個名字,可以嗎?」

賣家以東三省的實誠跟我們講:只要錢到位,啥都接。(前提是堆的雪人不能超過她的身高。)

我們很上道地把報價翻了一倍多,但憑直覺院辦已隱約感覺到,即便給188,她也不一定能堆出個1米5的雪人。

於是我們互相加了微信,以便細聊轉賬。

賣家果然說她堆不了1米5的雪人。

不是這錢她不想賺,是因為今天大連的雪真的少,這跟院辦頭頂似的髮雪量,看起來真的不成氣候。

雪量雖少,但北方人想賺錢的心跟南方人想看雪人的心,不僅達成默契連熱情也一點都沒減。

於是我們各退一步:

最後,雙方協商達成一致意見:我們出52塊錢,她給我們堆一個30cm的雪人。

經費緊張的院辦,嘗試以她這種奇怪的開價方式去還價,但她似乎不接受我們的南派8字結尾的玄學……

▲只要你想,沒有什麼數字是不吉利的

在敲定價格後,這個大連妹子,終於問出了大部分北方人壓心底的疑惑,為啥非得看雪人????

南方院辦非常生氣!我就是要看雪!

收到訂金26塊錢後,賣家麻溜出門。

期間,她給我們不停發來了進度小視頻展示:「我出門了!」、「第一層雪已經收集好了!」…

不到半個小時,下圖左側的第一層雪已經變成了右邊醜萌醜萌的那一坨 ……雪人。

▲像院辦撓禿頭想紮把頭髮

而對於院辦這種審美高級的生物而言,這種級別的雪人真是太樸素了,我們提出了要求:

最後賣家已經完全忽視我的要求了——沒有!都沒有!老子要冷死了。我似乎聽到了她的內心。

算了,沒有就沒有吧。對一個普通的南方人來講,有雪人已經很開心了。

所以我們提出最後一個要求,讓賣家在雪人的肚子上寫5個字:

等 你 來 跳 海

沒想到賣家回復…

馬薩卡,賣家突如其來的熱心擊中了院辦,她肯定以為我是一個剛失戀難過得要死,想在大冬天看雪緩解心情卻只能找北方人拍小視頻的苦逼孩子。

換句話說,她以為我看了這個醜不拉幾的雪人就要為愛去跳海了。

Anyway,加了些錢給對方後(在外面堆雪人確是也挺冷的),她再度出門,挪了個地,把5個字給加上了,然後,拍了一個看起來就很有跳躍感的視頻給我們 ▽

▲差點看成等你來跳舞…

價值57元,「等你來跳海無敵可愛小雪人,我想送給喜歡本院的所有院友 ♥。

ps 這位大連妹子其實人挺好,她還給院辦送了一項友情終身服務,對此,院辦感動得不得了。

希望她看不到這個文章,不然我就沒終身雪人看了。

身未動,心已遠。好了,現在院辦雪人也擁有了,在各個犄角疙瘩也留下了院辦的足跡。

院辦們大多都是南方佬,這種沙雕測評在做之前,我們自己都覺得好笑,但是沒想到,當你真的收到一張張商家返圖以後,卻是真的莫名開心。

生活中,有的時候快樂來的就這麽簡單,花個十幾二十塊錢,來個雪地代寫,其實跟你夾娃娃差不多,而且你還不一定夾得到。

試試看吧,可能你拿著代寫商發來的訂制照片時,你也會跟院辦一樣,心裡湧上一陣現充的幸福。

話說,有人要喝珠江水麽?或者南海的海水?院辦也是可以幫你代喝一下的,費用好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