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橫空出世的神祕博主:美國為何對中國「耿耿於懷」?

2019年11月中旬,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博主一天多條貼文,言論主張均和主流相悖,粉絲迅速累積。

但各方面數據均未達「有影響力」的標準,貼文被轉發次數遠低於官定「500次」。

所以帳號還在。

這類博主不是沒有,但通常歷經刪文、封號,狡兔三窟長期周旋。

以下是發表於11月21日的貼文:

標題:美國為何對中國「耿耿於懷」?

美國選擇什麼對華路線與中國強弱無關,而是看中國的路線意識形態。

這幾年,中國秉持「聯俄、反美、仇日、扶朝壓韓、騙越買菲、南海建島武巡釣魚島、時刻武統台灣、擊沉美航母艦隊、一切以美國為假想敵、準備與美帝打核戰」。

完全摒棄了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精神宗旨,換了你是美國人,你怎麽想?怎麽辦?

在特朗普政府看來:冷戰後,美國構建的這個盎格魯薩克遜文明引領的國際自由貿易國際金融國際科技體系,一直在面臨來自三種不同類型國家的挑戰:

1、一些是敵視與仇恨盎格魯薩克遜文明的國家,卻還在欺騙和利用美國構建的國際體系來發展壯大自己。

2、有些不反對盎格魯薩克遜文明的國家,但卻總是故意破壞和干擾美國構建的這個國際體系的公平公正運行原則,時時刻刻只想實現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3、有些是屬於裝傻和騎牆的國家,一方面享受著美國構建的這個國際體系的好處,搭著順風車,但卻不願意為捍衛這個體系真正出力。

但。。以上這些國家都喊著一個共同的漂亮口號叫「多邊體系」。

所以,那些鼓吹「多極化」、「多邊體系」 的,基本都是騙子或者是被騙的傻子。

他們只不過是為了對抗和攻擊美國引領的當前國際體系,或者抵制和降低這個國際體系裏美國的作用而搞的宣傳手段而已,到頭來肯定是自欺欺人、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而特朗普政府要做的就是,通過堅決制裁和隔離第1類國家、有限懲罰第2類國家,大聲提醒第3類國家應盡的義務,使得這個國際體系更加公平公正。

讓多數國家自覺自願沿著人類共同文明價值觀的主航道,良性競逐,推動人類社會向前發展。

最後,那些極少數堅決不願意認同與擁抱這個方向的第1類國家,必然將在美國的制裁和隔離下,被當前國際主流體系拋棄,陷入衰敗和虛弱,無法再威脅人類文明的發展主航道。

所以,特朗普對華發動貿易戰的根本目的,就是讓中國做出選擇:

如果中國選擇繼續走毛左路線,那美國就與毛左控制下的中國脫鉤,兩國關係回到40年前毛時代狀態,讓中國脫離美國建構的國際體系!

如果中國驅除毛左路線,回歸小平的改革開放精神,那麽兩國將進一步加強政治、經濟、外交、軍事、文化合作,扮演跨太平洋地區的G2角色。

而回歸小平改革開放精神後,中美戰略互信的基礎不是經濟貿易,也不是「一個中國」政策,而應是價值觀:

「愛、和平、開放、基於自由市場經濟和公平競爭的國際貿易、文化與科學技術交流交融。」

「為人民追求更美好自由幸福生活、美好可持續自然環境、勇於探索未知世界、協商制定維護規則。」

「團結奮鬥,讓所有認同以上價值觀的人民不受威脅。」

以下是11月13日的文章,談論的是香港局勢。

放心,不會動武的,毛左只能恐嚇而已,既不可能也無法動用武力解決香港問題。

在香港動武,首先中央內部要有絕對多數授權(毛左做不到),第二外部得有美國默許,第三動武後的在港的制度和政策安排要有政治準備和外交準備,第四動武後要有利於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現在任何一項條件都不具備。

為什麼動武要美國默許?

因為香港的自由港獨立關稅區地位,靠的就是美國引領的國際體系承認。

如果沒有美國默許而動武,香港肯定就失去以前的地位,在美國制裁下變成臭港,進而深圳也就完了,深圳完了中國經濟也就完了。

這樣的「動武」對毛左顯然沒有任何好處,那還不如寧願看著香港亂(這就是毛左現在的措施)。

但是,如果香港持續亂下去,不但會重傷香港,同時也會嚴重損害中國內地的政治穩定和經濟,特別是對深圳和廣東。

為什麼?因為深圳的核心競爭力,本質上是以美歐等西方國家在全球化下,通過其信任的「盎格魯薩克遜文明」治下的香港,作為「貿易、金融、法治、物流交通跳板」,進而對接到的中國「龐大製造能力和技術人才」集中地,深圳是中國內地最靠近這個跳板的。

如果香港這個西方信任的跳板沒了,深圳當然也就與西方迅速脫離,經濟也就急劇沒落了。

深圳完蛋,廣東和大珠三角也就完了,大珠三角倒了,改革開放也就完蛋了。

這個簡單的道理,想必大家都懂。

以下是11月19日談論香港高法反蒙面法。

想不到全國人大法工委竟然在全世界關注面前鬧這種低級笑話。

依據基本法,香港高院和終審法院都是可以釋法的,只是人大對「涉及中央管理的事務」有最終解釋權而已。

本次禁蒙面法是否違背基本法,並不涉及中央事務,完全是香港自治範圍內事務,當然最終解釋是由香港法院說了算,與人大並無關係。

他特別推崇鄧小平。

以下發於11月15日:

小平路線與毛左路線最根本的差異在於,雙方存在三大不同:

1、對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常態認知不同;

2、對理想社會的認知不同;

3、對人民的定位和認知不同

1、小平路線認為,「愛與和平」是人和人之間的理想情感狀態,所以「和平與發展」是小平路線對世界發展大勢的看法。

而毛左路線認為:「仇恨與鬥爭」是人和人之間的常態,認為階級鬥爭是世界發展的推動力。

為了鬥爭,則必須時刻激發人的仇恨心理:激發社會主義對資本主義仇恨,工人對資本家仇恨,農民對地主仇恨,中國人對西方和美國仇恨,黃種人對白人仇恨。。。

2、小平路線認為:理想社會是建立在自發的經濟活動和社會自治活動上的。

所以,要放鬆各種管制,對外開放:大力發展自由市場經濟,讓私營經濟體在開放公平法治下相互競爭,去有效組織利用資源,滿足民眾和社會的需求,保持盈利,這是社會財富的最根本來源。

同時,一步步培養民眾在各個領域的自治能力,自己決定公共社會財富如何使用,才能建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理想社會。

而毛左路線認為,理想社會是建立在一個紀律嚴明控制有力的體制框架骨骼上的,提倡集中權力,「領導一切、控制一切、決定一切、桎梏一切」。

任何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必須受我控制,看我臉色,聽我命令。

毛左認為,自己不能控制的社會,那就肯定是「黑暗的舊社會」。

3、小平路線認為:執政黨是為提升人民的生活幸福而服務的。

通過強有力的黨組織和黨掌握控制的國家機器,維護好一個和平穩定統一的國家環境,然後有步驟有計劃鼓勵人民自主創造財富,自發自治建設社會,保持開放。

讓國家和民族沿著英美盎格魯薩克遜文明已經客觀證明了的社會形態前進,最終實現人民和國家的富強,文明的提升。

而毛左路線的做法是:人民是我的工具。

用我的紅色意識形態動員組織控制最廣大的民眾後,讓他們由我指揮,聽我命令,持續鬥爭,不斷革命,向著我理解和憧憬的「毛式共產主義」未來前進。

人民和黨,都是我獲得權力、擁護我的理論、實現我信仰目標的工具。

「為人民服務」是籠絡和迷惑人民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所以,雙方根本不是「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之爭,也不是「政府大一點還是小一點」之爭,更不是「前30與後30年」之爭,而是雙方對人、社會、理想世界、人民的看法有著根本的區別。

他的配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