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法院正式受理: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

本文來源:HyperAI超神經

微信id:HyperAI

作者:神經小兮

2019年11月1日,杭州富陽法院受理了一起訴訟案。

來自浙江理工大學的特聘副教授郭兵,因不願接受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人臉信息采集,在要求退卡被拒之後,便將對方告上了法庭。

於是,該案成為了消費者起訴商家的「人臉識別第一案」,引起了人們廣泛的關注。

不滿面部信息采集,他將動物園告上法庭

事情是這樣的。在2019年4月 ,郭兵購買了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年卡,購卡時被承諾在該卡有效期一年內(自 2019 年 4 月 27 日至 2020 年 4 月 26 日),可通過驗證年卡及指紋入園,期間不限制入園次數。

到了 10 月 17 日,郭兵收到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一條簡訊,告知他「園區年卡系統已升級為人臉識別入園,原指紋識別已取消,未註冊人臉識別的用戶將無法正常入園」。

在此之前,園區並未與郭兵進行任何協商,也未徵得他的同意。

10 月 26 日,郭兵到園區確認,園區工作人員表示信息屬實,還明確表示,如果不進行人臉識別註冊將無法入園,也無法辦理退卡退費手續。

郭兵認為,人臉識別系統所收集的面部信息,屬於個人敏感信息,一旦泄露、非法提供或者濫用,將極易危害包括原告在內的消費者人身和財產安全。

於是在 2019 年 10 月 28 日,他向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提起了訴訟,目前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

這也是面部識別技術被推廣以來,首例訴諸法庭的案件,被稱為「國內人臉識別第一案」。

這個事件引起了大眾對於個人隱私權的重視,也引起了人們對於相關技術法律監管的思考。

以下是新聞影片:

早在 5 月,舊金山就開始禁止人臉識別

不過,在國內「人臉識別第一案」發生之前,美國舊金山就在這項技術的使用上,開啟了法律監管的先河。

在2019年 5 月,舊金山城市監督委員會(Board of Supervisors) 的一次投票中,官員們以 8 比 1 的投票結果,催生出了世界上首款禁止人臉識別的法令:

禁止政府機構(如警察局、治安官辦公室、交管部門等)購買和使用人臉識別技術。

同時規定,購買任何類似的新監控設備,如自動識別車牌號系統、帶有攝像機的無人機等,都需要得到市政府的許可。

▲官方稱:此舉旨在加強新技術的監管並消除個人隱私泄露的隱患

發起這項議案的政府監督員亞綸·佩斯金(Aaron Peskin)說到,「我們可以擁有安全,而不必成為一個安全之城。」

「我們可以有好的警察,而不必成為警察之城,這是基於建立可信的社區,而不是通過這類科技。」

  美國舊金山通過史上第一個「人臉識別禁令」,警察想用來抓罪犯也不可以

隨著人工智慧技術的發展,面部識別技術越來越成熟,也越來越受到市場的歡迎。

演唱會場館、家庭、商店、學校,甚至快遞櫃,都紛紛開始採用面部識別系統。 

▲被用在公共場所的人臉識別系統可以追蹤每個人何時何地做何事

與此同時,人們也越來越擔心這些系統的部署地點、準確性、以及用於訓練系統的人臉數據來源等問題。

Aaron Peskin 就擔心該技術「從根本上具有侵入性」,因此倡議不去使用它。

在舊金山這項禁令提出之後,美過的其他州也陸續推出類似的法令。隨後全美國開始推進相關的工作,以規範生物識別技術的使用,包括面部識別和其他基於人體的生物識別方法,如指紋識別。

積極引導,讓科技向善

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在人們提出人臉識別技術侵犯個人隱私之前,這些技術都早已被應用在很多場所。

消費支付,辦理銀行卡,入住酒店,過安檢,種種場景都在逐步應用起人臉識別系統,「刷臉」這件事正在滲透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深圳機場刷臉快速通道

毋庸置疑的是,技術有著雙面性。

一方面,人臉識別技術能夠協助警察辦案、識別嫌疑犯等,提高辦案效率;另一方面,它也造成人們覺不自由、隱私被侵犯、識別出錯等負面影響。

為了讓技術更好地發揮其優勢,起到更多積極的作用,我們需要從其自身和外部監管兩方面入手。

技術難點尚未突破   

根據亞馬遜的博客,華盛頓州警長辦公室自 2016 年以來一直在使用「亞馬遜識別」,以「將報告嫌疑犯的識別時間從兩到三天減少到幾分鐘,並通過使用新系統在一周之內抓捕了第一名嫌疑犯。」

但該人臉識別系統的準確性也堪憂。

2018 年 6 月,ACLU 稱,亞馬遜的面部識別技術錯誤地將 28 名國會議員認定為因犯罪而被捕

因此,包括 ACLU 在內的二十多家非盈利性組織,聯名向亞馬遜 CEO 傑夫·貝索斯上書,要求他停止向警察銷售人臉識別系統 Rekoginition

▲2018 年 Rekognition 識別錯了 28 名國會議員

2019年 8 月,ACLU 對 Rekognition 進行了一項測試,他們基於 25000 人的犯罪嫌疑人基礎資料庫,上傳了 120 張立法者的照片讓 Rekognition 一試身手,結果系統將 26 名立法者都誤判為犯罪嫌疑人

這讓 Rekoginition 的可信度再次降低。

除此之外,該系統在對膚色識別上,也存在「偏見」。

在測試中,系統對膚色較黑的面部以及女性,識別準確度較差。

深色膚色的人,會更大概率被識別為犯罪嫌疑人。

這些準確度所造成的錯誤識別,都可能產生嚴重的後果,甚至造成生命危險。

因此,ACLU 認為,在充分提高技術的準確度之前,這些技術必須被停止使用。

立法監管亟待完善  

另一方面,比起歐美國家,國內的隱私保護力度,仍有很大的不足。

今年 9 月,陌陌旗下推出的換臉軟件「ZAO」,一夜之間刷屏網絡,而狂歡之後,擔憂隨即而來。

ZAO 的用戶協議不僅讓 ZAO 可免費使用並修改用戶的肖像,還可以將它任意授權給第三方。

在一片質疑聲下,ZAO 最終修改了用戶協議,確保用戶的肖像權不被侵犯。

而就在 ZAO 的風波剛平息不久,曠視公司用於課堂上,監控學生的人臉識別產品又引發爭議。

「侵犯學生個人隱私」、「不尊重學生、不信任學生」、「增加了學生壓力」等質疑聲四起。

▲界面中顯示,學生趴桌子、玩手機、睡覺以及聽講、閱讀等行為的次數

所以,這些技術如何被正確安全的使用,還是法律上和監管者們需要探討的地方。

耐心些,給技術以時間

在這個時代,我們的確越來越依賴技術,也享受到它帶來的前所未有的、充滿科幻感的體驗。

但背後會帶來的安全問題,也成為它們發展道路上的一道阻力。但不要忘了,時代都是滾滾向前的。

1803年,英國工程師特裏維希克製造出了蒸汽火車,它可以在鐵軌上奔跑,裝載的貨物也比馬車多許多。

但是這台蒸汽火車身上卻包含了無數的小毛病,經常會出現一些小故障,走上一段距離就要停下來維修,所以它也沒有被大多數人接受。甚至還會發生翻車事故,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

馬車主們認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戰,形成了一個聯盟,用各種理由抵制火車的推行。然而,數百年過去了,馬車早已退出了歷史舞台,火車成為最重要的長途運輸工具之一。

再近一點,當年鐵路還沒有鋪遍中國之時,高鐵的規劃和建設,得到了不少質疑的聲音。但現在去看,就知道這些高速飛馳的列車,成為了中國經濟發展中重要的一環。

人臉識別雖有爭議,但一旦將安全和隱私問題界定清楚,它給日常生活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當然,很多技術都還尚在萌芽成長的階段,我們需要報之以耐心,給予技術正確的引導,才能走向更加光明的未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