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民到了海外,為什麼繼續當中國網民?因為價格

▲美劇《Silicon Valley》

本文來源:矽星人

微信id:guixingren123

作者:CJ

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熱愛中國互聯網服務的矽谷人。

他們身處異國他鄉,卻沉迷於淘寶「剁手」。

堅持跟隨中國的健身軟件Keep練腹肌,買國內視頻網站會員追《權力的遊戲》,使用名字像中移動充話費贈送的咪咕音樂,在王者榮耀美服裡和中國同胞廝殺。

但是,他們真的不是飽受批判的「走出國門,還試圖活在中國的世界裡」。

而是在中國互聯網生態裡長大,來到海外,「全球比價」後,心甘情願做回中國互聯網原住民、來享受高性價比互聯網服務的人。

換句話說,買過了淘寶10元錢的手機殼,就絕不會願意買美國亞馬遜賣100元的同款——這差價,真的不是智商稅嗎?

當“中國互聯網原住民”來到海外

矽星人就和幾個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互聯網原住民們聊了聊,來聽聽他們「絕不讓中間商賺差價」的故事。

矽谷淘寶拼拼俠

在科技公司環繞的矽谷腹地,拼拼俠團長Windy以一己之力輻射400人大群。

每周會有一個21公斤的空運大包,飛躍太平洋投遞到她家門口。

買買買的都是華人主婦,下班開車來取包裹的都是華人工程師。

這是一群拼拼俠,是淘寶拼單轉運節省運費,讓他們相聚在海外。

Windy加入微信群的時候只有一百多個人,現在已經到了快400人,而這個群僅僅覆蓋矽谷的一座小城。

「拼拼俠」中有許多家庭主婦,甚至有來美幾十年的「老中」。

隨著原本擔任群主的朋友臨近二胎產期,Windy擔任了一段時間的群主。

淘寶訂單湊足21公斤可以發貨,Windy的群每個星期都能拼到一個包裹。

出國之後,高昂的運費原本強制戒斷了淘寶剁手的習慣,Windy有一年多時間沒有用淘寶。

但當她決定重新做起烘焙師,發現在美國「蛋、奶不是最貴的,包裝反而更貴」。

一個好看一點的甜品包裝盒,都要4美元多。

Windy發現,同樣的貨品,在淘寶和亞馬遜上的標價幾乎一樣,只不過一個是用人民幣標價,一個是用美元標價。

比如她要用到的奶油裱花袋,淘寶上15元人民幣能買200個,而在亞馬遜上,要15美元。

這憑空飛躍7倍匯率的價格,實在讓人無法下手。

如果沒有淘寶,Windy的矽谷烘培工作室可能因為成本過高而開不起來。

亞馬遜的兩日達服務還不是免費標配,需要買每月18美元的會員,因此到貨經常需要等一個星期。

哪怕是淘寶5天空運過來,也比在亞馬遜上購物發貨要快。

何況亞馬遜上一些需要等十幾天發貨的貨品,一看就是從中國進貨在美國賣,還要等一個轉運的時間。

對海外中國人來說,買這種商品就自覺有些智商欠奉了。

Windy所在的拼拼俠群里,甚至有移居海外幾十年、沒有在國內經歷過淘寶改變生活的老華人。

他們一旦感受到國內淘寶轉運的便利,也加入了海外淘寶大軍。

差價不大的產品,Windy就在本地購買。

但她發現有些拼拼俠「真是什麼東西都要從淘寶上買」。

調味料、衣服、鞋子、裝飾品、手機殼、耳環、書、孩子的玩具、化妝工具……

有時連她也感到詫異——幹辣椒這樣在華人超市隨手都能買到的東西,為什麼還要下個單從大洋對岸運過來。

周杰倫海外中年粉

灣區工程師小陳是咪咕音樂的用戶。

這款中移動的音樂平台,乍聽之下讓人以為是充話費送的。

小陳是周杰倫和林俊傑的歌迷,然而他發現想在海外聽他們的歌曲,還需要在不同的App上買會員,經常切換,並不方便。

在一個公眾號文章上發現咪咕音樂之後,小陳成為了重度用戶。

上下班聽,寫代碼的時候聽,每天聽一兩個小時。

最近,他甚至在平台上找到了《野狼Disco》這首散裝港台金曲混東北喊麥蹦迪的年代感寶藏歌曲。

不聽,就跟不上國內流行文化「右邊畫個龍,左邊一起畫彩虹」的節奏。

當“中國互聯網原住民”來到海外

小陳還沒有充過咪咕會員費:「感覺沒有必要」。

他也會使用妻子的YouTube會員,但「一個月十幾刀的會員費還是太貴了。」

畢竟Netflix一個月的會員費,幾乎可以買國內視頻網站一年的折扣黃金年卡。

Cassie在美國讀本科的時候,靠著刷《步步驚心》寫完了期末論文。

她所在的校園好山好水好寂寞。

每逢周六日食堂中午才開門,節假日食堂和便利店根本不開門。

她經歷了一次滿學校瘋狂找自動售貨機買巧克力的饑餓遊戲,開啟了海外生存的第一課。

在英國讀研究生寫畢業論文時,她接著刷完了《花兒與少年1》《花兒與少年2》《花樣姐姐》等花式旅遊大戰綜藝,看到鄭爽就在她宿舍旁邊的特拉法加廣場枕頭大戰。

那天她也拿起枕頭,和各國青年互抽了5分鐘後,逃離了一地羽毛的戰場。

最悲傷不過是綜藝節目看完了,論文還沒寫完。

而在雙十一的時候,仿佛整個圖書館中國學生的電腦頁面都是淘寶。

Cassie在美國成家工作後,她的Chrome瀏覽器里裝滿了翻牆回國的插件。

就算是廣告她也喜歡看,那些中國式浮誇表演和煙火氣讓她覺得無比親切。

今年看到國內老同學發朋友圈:周杰倫「夕陽紅粉絲團被迫營業」,打算教育一下年輕人什麼是「流量」。

她才突然意識到,他們這一批周杰倫的歌迷,都一只腳踏入了中年人的定義。

她循環播放周杰倫的歌單的平台,已經從高中學校邊的音像店,變成了Spotify。

突然有一天,她回到網易雲音樂找一首老歌。

網易雲音樂先是要求會員權限,於是她充完了會員,頁面又跳出來,因版權限制,該歌曲不能在用戶所在地區播放。

那些熟悉的歌名變成了灰色,連頁面也點不進去。

她再也沒法去讀那些999 ,和青春一樣又傻又甜的評論了。

當“中國互聯網原住民”來到海外

穿越東西方的任意門

在古早動漫《哆啦A夢》中,有一種「任意門」,可以穿梭到任何時空。

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App平台、互聯網,就是每個人的任意門,讓他們能夠不受地域限制,享受全球化的服務產品,尤其是價格低廉的中國互聯網服務。

美國的健身視頻往往是幾十美金一個月,而且體驗還老舊,一心想練出腹肌的小A奔向了19元人民幣包月的健身軟件Keep,不僅有個性化定制課程,還有熟悉的中文講解;

紐約大學金融工程系學生小B,在比較過美國各類在線課程服務和價格之後,也開心地選擇了刷中國CFA網課;

更別說Chrome商店里那些有上千上萬好評的插件,讓多少海外的華人可以一鍵翻回國……

他們由於巨大的價格差異或是文化習慣,都會為中國服務平台貢獻一個海外數據點。

一個典型的美國用戶,願意買一年120美元的Costco超市會員,一個月18美元的亞馬遜會員享受兩日達服務,一個月9.99美元買音樂平台Spotify會員,並給外賣司機和餐廳15%的小費。

而一個遷徙到海外的中國互聯網原住民的心理則是:

我得買多少東西才能抵得上Costco會員費?

江浙滬包郵同城一日達難道不是免費標配?

我付了外賣費為什麼還要付小費?我還是自己開車去吃吧。

他們也用Uber打車、用上Kayak定機票、用Yelp找餐館……

但他們還多了一扇任意門,門外就是中國互聯網低價高標準的服務,點擊幾下鼠標、下載一個APP,出售可達。

當然,倒過來使用這扇門的人,也到處都是。

中國仍舊是製造業大國、「世界工廠」,相比於歐美國家,中國的網購到處都是批發價。

這也催生了新時代的海外電商。

Windy的好友就打算賺這個匯率,把中國的商品掛到美國亞馬遜平台上銷售,還請她幫忙支持。

Windy出於友情去買了幾單,但其他商品,她還是不會在亞馬遜上買。

就連美國本地的華人居民,也放棄了Home Depot一年包換的裝修建材,要去訂中國不退不換等發貨的裝修建材,因為性價比真的好太多了。

這群活在中國服務裡的海外人,受益於地域和語言優勢,開心地在門兩邊穿梭,無法自拔。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