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產5000萬條秋褲,山東姚家坡村武裝了世界人民的大腿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本文來源:不相及研究所

微信id:buuuxiangji

作者:發財金剛

洛杉磯被陽光鋪滿的街道上,一名女子穿著自己最中意的時尚單品,向每一個看向她的人點頭示意。

她身上這條粉色碎花秋褲的腰部鬆緊帶和收褲腳的設計,不斷收割著路人的目光,讓她感覺自己像一位剛下班的超模。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圖片來源:@毒角Show

她的自信與優雅,來源於地球另一邊的泰山腳下。

這里的姚家坡村一直向外輸送著溫暖,村民們以大慈悲般的母愛給全世界穿上了秋褲。

北到新疆黑龍江,南到廣東福建,甚至吉爾吉斯斯坦和印度這些國家裡,也有姚家坡村的秋褲保護人民遠離關節炎。

「我們在非洲都有客戶,只要你能想得到的地方,就有人穿著我們的秋褲。」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村民們用一條秋褲,就實現了世界人民大團結

從夜遊三里屯的弄潮兒,到陸家嘴手捧星巴克的白領們,翻開褲腳,十有八九都把姚家坡的秋褲紮在襪子里。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根據傳統智慧的指示,你冷不冷只有你媽最有發言權。

牛仔褲里面的那層保溫隔膜,蘊含著一種來自媽媽的沉靜內斂,把秋褲紮進襪子,就紮進了安全感。

而姚家坡村裡,300多戶人家有近200戶在做與秋褲相關的生意。

全村每年生產的秋褲至少達到5000多萬條,連起來能給赤道穿一圈。

從這個角度看他們,才是全世界最關心你褲襠裡溫度的人。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圖片來源:東方IC

姚家坡村可以說像是一個量產安全感的溫床,這可能是世界上最怕冷的村子,每家的客廳臥室都堆滿了秋褲。

與想像中不同,對於生活在此的人來說,並不只有秋天是豐收的季節。

現在這沒有明顯的淡旺季之分,必須全年生產,真正到了秋天,秋褲都靠鏟車往卡車上裝。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這里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秋褲生態系統,至少給本就壓力不小的村政府解決了3000多個就業崗位,帶動周圍村子一起奔小康。

作為齊魯大地上的又一顆產業明珠,在互聯網的發掘下,姚家坡村的秋褲不停打破傳播壁壘,現在每年去村里的記者比客戶都多。

面對記者村民總說姚家坡村自古以來就是做秋褲的,做了41年,手藝早就登峰造極,一直給很多大牌代工。

「以前靠腳踩縫紉機,一天只能做幾十件,鞋都快磨破了,現在換了進口智能縫紉機,老手一天能做300多件。」

「市場上標榜的什麼歐洲貨、日本貨,基本都是我們的貨。」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隨著來探訪的人越來越多,姚家坡村民自己也沒有想到,他們在各大媒體的報道中已經加入了億元企業家俱樂部。

連在這裡工廠工作的工人,都開始因為懷疑自己的老板太摳門而要求漲工資。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坊間傳言,村里還有個農民企業家老張,開凱迪拉克,濟南五套房,兒子在德國上學,但村民至今也不認識這麼個人。

村里曾經還發動過群眾在全村懸賞,只要能說出這個人是誰就獎勵一千塊錢,到最後也沒人領獎。

「我們生產的秋褲全部純棉,保證質量,但批發價才兩三塊錢一條,一條利潤就幾毛錢。」

「之所以生意不斷,就是因為圈里人都知道我們的貨便宜,買什麼五套房。」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姚家坡村自己生產的秋褲以中低端為主,主打價格戰,靠走量,主要流向農村大集

作為村里資歷夠老的秋褲話事人,張老板一直覺得自己冤枉。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有些網紅主播來我們這進貨,三塊錢批發走,賣九塊九,一天能賣上千條,相比之下我們賣同樣的量最多掙三百。」

「雖然量走的不錯,但成本和人工一直在漲,我們秋褲的價格可不漲,一年能賺個七八萬就不錯了。」

趙大娘放下手里的靛藍色布料,「像我孫子這代人,早就不穿秋褲了。」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如果說,曾經秋褲存在的意義只是保暖,那麼隨著時代浪潮的更迭,對於美感的理解,就是今天姚家坡村秋褲壟斷事業的最大障礙。

畢竟在很多年輕人心裡,秋褲已經和中年危機劃了等號,它本身就是時尚的死敵。

根據當初《時尚芭莎》總裁兼主編蘇芒女士的看法,穿秋褲是要受到歧視的。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但事實上秋褲就起源自歐洲。

對於老外來說,穿不穿秋褲一般不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他們更關注秋褲裡面要不要穿內褲。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秋褲在英語里的稱呼很多,Long underwear、long johns、Legging或者thermal underwear其實都是秋褲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上世紀60年代美國街頭的秋褲攤位

如果你打開Amazon就會發現,上面有的秋衣秋褲就叫Qiuyi Qiuku,而且銷量還不錯。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在很多人時尚達人心里,冷是相對的,不穿秋褲是絕對的,畢竟只要你不說冷就沒人知道呢。

「想像一下,當你和你的戀愛對象第一次一起回家,對方脫了外褲露出一條起了球的藍色秋褲,沒什麼比這種情況更讓人冷靜了。」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有人說,不穿秋褲的人更像是一種理想主義者對現實主義者的嘲弄。

他們甚至從陰謀論的角度出發,認為秋褲起源於上個世紀老大哥的政治訴求。

甚至把穿不穿秋褲的問題上升到了更高的層面,說「媽媽逼你穿秋褲」就是一場現代中國人的集體無意識。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實質可能就是:他覺得他媽再也管不住他了

反抗秋褲的呼聲成了一部分人的政治正確,這無疑是市場選擇規律之外,給姚家坡村本來就微薄的利潤又一記重拳。

姚家坡村裡,開早點鋪子的老李理解不了為什麼保暖的秋褲反而都快成全民公敵了。

「現在導彈都是抗寒冷的,坦克也有空調,天冷加衣服這麼淺顯的道理,為啥這麼多人好像對秋褲有深仇大恨啊。」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根據這些人對於秋褲的理解,現在開發老寒腿特效藥,將來一定能更快的實現財富自由。」

村主任對此心知肚明,說到底市場還是由產品質量決定的。

即便是刨去缺乏美感之外,現在村里不管什麼秋褲,穿上去經常褲腳在腳踝5公分以上,坐下再站起來它就在腳踝10公分以上。

「有的乾脆站起來之後褲腳跑到小腿正中間,還是皮筋收口的,幾分鐘就能把小腿勒出一道印,還把腿毛都捋上去了,越撓越癢。」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以至於有很多男性偷偷嘗試起了女朋友的打底褲,企圖將褲襪回潮重新還給男性,並且發現比秋褲的保暖效果好的多,還不顯胖。

「彈性大,貼身暖,沒有束縛感,洗了兩次了也沒起球,保暖吊打秋褲,就是脫的時候有點娘。」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任何產品都是按需變化的,女性可能才是秋褲變革的最終推動者 圖片來源:看買家秀

在姚家坡村里的智者看來,姚家坡村只有兩條路,要麼做出改變走出去,要麼悶著等淘汰。

根據齊魯網的報道,姚家坡村已經成立了針織行業協會,把全村集結了起來,下一步準備成立「秋褲產業園」,打造電商品牌,脫離低端化,有村民還想把村子改名叫「新家坡」。

「姚家坡客戶記不住,新家坡可一下就能記住了,萬象更新,寓意飛黃騰達。」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在姚家坡村初入秋褲領域的時候,秋褲還是全國人民的剛需之一。

幾十年之後,穿不穿秋褲對我們來說更多的作用是一個打破社交沉默的開場白,即便還是穿在里面,它也不再僅僅是一條具有保暖功能的褲子那麼單純了。

但無論如何,在姚家坡村人看來,秋褲始終是凝聚著人文關懷的產物,它不應該只存在於母親的問候里。

年產5000萬條秋褲,這個村子武裝瞭世界人民的大腿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