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時五年,耗資人民幣千萬,他們把中國古城門變成機器人

本文來源:中新社

記者:宋宇晟

北京11月6日電

一台高達10米、重達數噸的機器人,還可以做出動作、變換顏色……

這不是科幻片中的情節,這一幕最近真實地發生在北京。

前段時間,由央美教師孫世前、范爾蒴共同打造、中央美術學院圓明園研究中心出品,一款10米高的巨大中國風機甲藝術裝置亮相中國科學技術館,隨後在網絡上引發關注。

▲孫世前、范爾蒴和他們共同打造的城門機甲。受訪者供圖

這款機甲裝置如何設計成形?背後又有什麼樣的故事?

它的設計師、中央美術學院圓明園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孫世前,近日接受了中新網記者專訪。

從城門建築變形而來的機甲

這款高10.01米的大型機甲,由一座城門建築「變形」而來。

▲城門機甲介紹。受訪者供圖

中國古城門建築是這件作品變形前的樣子。

在這個「城門建築」變形為機甲構件後,上段是頭胸鎧甲,城台部分變形為胸甲,城門、匾額、值房、吊車包容其中。

屋頂片段錯落裝飾在兩肩成為肩甲,以古建築角樑裝飾。

中段是腰臀鎧甲,屋頂片段成為裙甲,古建築角樑與裙甲結合。

下段是戰靴,腿腳部位對應建築的基礎部分——台基、台階、欄板望柱,丹陛等,包容在屋頂片段中,用斗栱裝飾,色彩與上面兩段的角樑呼應。

機甲上中下三段均以解構的屋頂來強化機甲的造型輪廓,形成肩臂鎧甲、裙甲和戰靴,同時用鴟吻和屋脊套獸、斗栱等元素進行裝飾。

爭議帶來的創新

孫世前告訴記者,「把城門變成機甲」這個想法最初源自一次有爭議的展出。

2014年,孫世前曾與某電影公司合作,把國外的機器人放在北京前門展出,結果卻備受爭議。

「當時有人質疑,為什麼要把外國的機器人展到北京的中軸線上。」

「當時覺得很郁悶。本來自己認為是做了一件挺好的事情,結果卻引來質疑。」

不過,孫世前很快找到了新的方向——把中國傳統元素融入到機器人中。

「我的一個好朋友,也是央美建築學院的老師范爾蒴,他建議,可以把古城門的形象改成一個機器人作品。」

「這個事給我的啟發特別大,於是就想做一款我們自己的機甲作品。」

▲城門機甲展出照片。受訪者供圖

於是孫世前與范爾蒴將機器人藝術與建築藝術結合,開創了全新的機甲系列。

只是沒想到一下子就做了五年。

用五年把城門變成機甲

五年中,孫世前和他的團隊用前三年時間想方案、改設計。

這期間要先設計出二維平面圖,做設計稿,然後進行三維工業建模。

為了能將城門元素融入機甲當中,孫世前也請教了許多古建築專家、歷史學者。

他告訴記者,從最開始的設計到最終展出的機甲作品,設計稿就改過十多版。

而為了讓機甲能動起來,孫世前還特意自學了編程。

▲城門機甲展出時展示「作揖」動作。

當然,這時的機器人還停留在紙面上,他更大的壓力來自於資金。

一個10米高的機器人所需要的材料、人工成本合計下來至少也要幾百萬。

孫世前足足用了兩年時間籌集製作的預算「這件作品完全是自費製作的,最後用工作室這兩年的收入才完成。」

「機器人一直影響著我的命運」

對於孫世前來說,做機器人藝術是一件特別開心的事。

他至今還能回憶起小時候在動畫片中看到機器人的印象。

他甚至覺得,在今天看來,機甲、機器人這些東西一直在影響著自己的命運。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孫世前在大連一個小島長大。

在他的印象中,童年不少樂趣來自於電視上的動畫片,尤其是其中的機器人。

「當時超喜歡,就想買這些玩具。我在商場裏看過,基本上一個玩具相當於我父親一個月工資,也沒有辦法讓家裏買。」

孫世前只好自己做。

剛開始是用紙板簡單地拼出機器人的形態。

隨著年紀增長,他用紙板做出的機器人甚至能變形了。

也是因此,孫世前漸漸喜歡上畫畫。

「後來就很幸運地考上了中央美院。當時我們學校只有我一個人考上央美。」

「同學們都說,因為我做了很多機器人,立體空間思維很好。」

▲城門機甲展出照片。受訪者供圖

重度手辦玩家

考上大學後,孫世前發現小時候喜歡的機器人依然有,只是仍舊買不起。

他甚至還記得自己當時在西單看到一款MP01擎天柱的情形。

「我記得特別清楚,那是2003年,當時那個擎天柱要920元。」

「這相當於我大半個學期的生活費,我也沒法跟家裏要這個錢,於是就開始想辦法自己去講課掙錢。」

「其實也是它促使我踏入了社會。」

▲孫世前工作室一角。中新網記者 宋宇晟 攝

這期間,孫世前開始用掙來的錢自己買機器人手辦。

時至今日,孫世前仍在工作室裏擺著滿牆的機器人手辦、玩具。

他說自己沒具體算過,「大概收了有一萬多個」。

這些各式各樣的機器人形象伴隨他從童年一路走來。

「也有人問我,這些手辦升值沒有?會不會賣?」

「它們占用了我大量的精力,但也給了我很多快樂,我不會賣它們。」

「如果真的賣了,就相當於把我的青春賣了一部分。」

「讓世界看到中國的機器人藝術」

靠著這種熱情,孫世前和他的工作室幾年來打造許多機器人形象。

除了最近展出的城門機甲,他還以十二生肖為題材做成可變形的機器人,這幾年間陸續完成了六台「生肖金剛」實體機甲。

它們有的會走,有的可以由真人坐在駕駛艙內操控……

幾天前,這些生肖機甲還亮相2019中國科幻大會現場。

▲2019中國科幻大會上展出的孫世前製作的「生肖金剛」作品。中新網記者 宋宇晟 攝

隨著不斷推出新作,孫世前與他的機器人藝術也被更多人認可。

他本人甚至被網友戲稱為「中國機甲教父」。

孫世前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從2014年到現在,我們自己研發的作品投入已經超過千萬了,差不多是工作室這五年的大部分收入,在北京大概是一套房的價格。但對我而言,這些作品遠比房子重要得多。」

但他仍未滿足:「我們想做不僅僅是十二生肖機甲,也不只是建築機甲,對應的故事我們其實已經寫了五年了。」

他告訴記者,之前去國外,總感覺中國機器人領域是一個相對空白的狀態。

「我想用這些作品告訴大家,中國也有自己的機器人藝術。」

「同時,我們也把中國傳統文化賦予機器人、機甲這種當代藝術載體之中,展示給世界。」

孫世前指了指自己工作室的slogan,就是這句話:「讓世界看到中國的機器人藝術」。

以下是孫世前的影片:

閱讀原文